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异特天帝在线阅读第六章

作者:孙忠义 来源:飞卢小说网

夏日午后明亮炙热的光线让纪春有些恍惚,她还没有想清楚自己下来是要做什么,却已经下意识的向车子那边走去。

拉了一下车门,一顿,打不开,她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带车钥匙和包。她准备回去拿,转头便看到了沈风,手里拿着她的包和手机。

“你忘记拿包和手机了。”

她接了过来,从包里翻出车钥匙,还来不及按开门键,车钥匙便被他一把拿了过去。

“纪春你怎么啦,你要去哪。”

纪春没有回答,伸手就想把钥匙拿回,沈风见她如此,更不敢把车钥匙给她,反手便把钥匙藏到身后,

纪春不理她,自顾自的抢钥匙,下一刻,便扑倒了他怀里,沈风楞住了,几乎站不稳,下意识得抱住了她。

怀里传来微弱哭声,委屈而无助,和他认识的纪春仿佛不是一个人。沈风一下子失了心神,在这烈日骄阳下抱住了滚烫的她,没有放手。

“沈风,你会开车吗?”

“会。”

“那你陪我去一个地方。”

“好。”

车子缓缓的行驶在市区的道路上,沈风不经常开车,注意力便都放在了路况上。而纪春安静的坐在后座,也没有说话,这样的安静一直维持到了目的地。

下车了的时候,纪春已经与平常无异,仿佛刚才失控的女子,不是她。

那是一家酒店,门口有人正在用气球和鲜花布置着,旁边放着一副新人的照片,照片里的男子年轻英俊,女子秀美可人,两人甜蜜对视,看来是婚庆公司在布置迎接客人的主题墙。

纪春从旁边路过,在照片面前停了好一会儿,才走进去。

“你要喝什么。”纪春坐在酒店的下午茶区,问沈风。

“白水就好。”

“帮我上一壶红茶,然后加一份巧克力慕斯,再来一杯温白开。谢谢。”纪春说完将菜单递给服务员。

傍晚时分,酒店外面走进来一群人,居中的是一个新娘打扮的漂亮女子,看样子就是外面照片里的人。纪春选的这个位置很好,能看得到大厅,而大厅的人若不特地往这个方向看,是不会发现这里还坐着人。

纪春抬头,神情莫测的看了过去,沈风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新娘满脸幸福,人群中笑得明媚灿烂。

“你没事吧。”沈风这会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别担心,我只是来看看。”

“没事,你要做什么我都陪你。”

纪春闻言,呆了很久,笑着说:“我真的就是看看。”

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这里,她早已经放下了。却在听到他要结婚的消息,心中还是升起了无数情绪。

他和她曾经最灿烂无忧的时光紧紧相连,他们曾经一起上课,一起逃课,一起吃饭,一起唱歌,一起哭泣;她曾经给他写过情书,他曾经为她写过诗;他们曾经相拥入眠,约定去这个世界最美的地方,说好了这一生都不会分开。

只是,后来,他们还是输给了命运。

更晚一些,新郎和新娘出现在大厅,迎接宾客。

纪春她静静地看着,脸上并不哀伤,只是有些许感伤、惋惜。她静静的一口一口吃着蛋糕,仿佛在细味着自己逝去的青春,那一块蛋糕她吃了许久,许久,等她吃完,新人已经入场。

“我们走吧。”纪春站起来,说。

夜幕降临,城市的喧闹却更甚,出来酒店大门。对面便是一条繁华的街市,纪春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转头说:“我请你吃饭吧,今天让你看笑话了。”

沈风突然觉得有些心疼,酒店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她的脸上带着笑意。而那笑意背后满是悲伤、孤独还有对这个世界的不解。

他看着她,柔声的说:“好,你想吃什么。”

“不知道。”

“那你慢慢想,你看到什么想吃的,我们就吃什么。”

“嗯。”

他们沿着街道,穿过喧闹的夜市,熙熙攘攘的人群,带着满身烟火气默默走着。

“前面有一家烧烤店,烤年糕和鸡爪一绝,我请你吃。”走到一个街口,纪春停下来说。

店门口摆了几张桌椅,并没有空余的位置。纪春熟练的从冰柜里选好了食材,递给了老板。

“是小纪啊,好久没见你和你男朋友过来了。”

“最近忙。”

“年轻人忙点好,还是跟以前一样麻辣?”老板接过食材,问。

“一半不要辣,一半辣。”

“好嘞,你等会儿,我给你再支张桌子。”

“好。”

老板从角落里搬出一张折叠桌,往路边一放,招呼他们坐,只是看到沈风的时候楞了一下,却也没有多言。

“要什么饮料。”过了一会儿,老板娘走过来问。

“啤酒三瓶。”纪春转头问沈风说,“你喝什么。”

“凉茶就好。”

那一夜,纪春安静的吃着喝着,偶尔和沈风闲话几句,只是没有提起今天的事半句。

只是快醉的时候,她哼起了一首歌。

“”我一个人站在放眼无际的荒原

看着地的尽头,天的边缘

看不见

我一个人等待经过无限的时间

感觉所有回忆旋转围绕我身边

我还记得当初曾经和你

一起走到这个地方

静静躺在彼此身旁

看着月亮等着太阳

我说从此这一颗心

再不会有别的方向

你也承诺将我双手

紧握着不放

然而现在你我走过

多少时间更替轮转

同样地方却已换上

不一样的景象

……”

后来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沈风将她抱回了车上。又抱回了工作室,把她放在她房间的小床上,她下意识的弓着身子,瘦弱的身体显得是那么的脆弱,像一只受伤的幼兽。

沈风倚在墙边,看着她,也看着挂在墙壁上自己的画。身体里翻涌着想把她搂在怀里的欲望,第一次,他对另一个男人生出了嫉妒。

他听见自己心动的声音。

.

第二天,纪春睡到中午才醒来。

“老板,沈冰块说你又感冒了。”范美柔递过来一杯水,“老板,你这身体素质不行啊。”

“美柔,你知道又爱又恨是一种什么感觉吗?”

“不知道。”范美柔摇了摇头。

“我现在对你就是又爱又恨。”

纪春没有再提起那晚的事情,继续按部就班的忙碌着。

新店的数据上升极快,到了八月底,一个季度的库存已经销空,纪春原本也不敢太乐观,准备的库存并不多。

眼见着销量快速增长,纪春反而有些手足无措了。她苦恼了几天,四处取经,甚至回家问了自己爸爸的意见。

临了去了一趟老亨那里。

“开弓没有回头箭。”她一边说一边接过老亨递过来的茶,一口喝了下去,再一次被烫得跳脚,她哀怨的看了老亨一眼,她很想也倒一杯这么烫的给他灌下去,但是奈何有求于人。

“做得不错,有什么我能帮的吗。”老亨笑眯眯的说。

“我得换个办公场所,原来那个房子太小了。”她吐了吐舌头,怀疑已经被烫脱皮了。

“帮忙也可以,就是以后不许叫我老亨了。”

“好的,师父。”

“也不许叫我师父,我好好的二八青年,就是这样被你叫老的。”

“那难道叫你亨利。”纪春面露揶揄,老亨这个名字是有来头的,老亨年轻时,喜欢欧亨利的小说,开了画廊便很洋气的起名为亨利画廊。但是油画街的画工,大多读书不多,哪里知道欧亨利,就开始叫他亨老板,后来就变成了老亨。

造化弄人啊。

“嘴这么贫,信不信我下次给你烫成哑巴。”

“行,行,行。”纪春讨饶,“那您老打算叫什么。”

“宋玺,玉玺的玺,记好了。”

“不是,你老这整哪出。”

“记得上次你见着的那美女了没有。”

“哦,那个啊。”纪春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自己想得对不对,“不是,是哪个。我记不太清。”

“就是上次那个,我挺喜欢她的,可是她也跟着大家叫我老亨,我总觉得不对味。”老亨叹了口气。

“所以,你决定换一个新的艺名。”

“你好好说话,那是我从小叫到大的名字,我爷爷给我起的。”

“您爷爷野心挺大的。”

“你会不会说话。乖,叫两声来听听。”

“啊”

“你还要不要我帮忙了。”老亨话语里充满威胁。

纪春抬头望着老亨,喃喃了半天,也没有叫出口:“不是,太难了,你这名字我总觉得和你不对路啊。要不这样,我保证以后真心实意、诚诚恳恳的叫你师父,行不。”

老亨不满的看着她,纪春觉得心神一颤,求饶道:“您别吓我,我怕。”

“算了,地方我帮你找。”老亨摆了摆手,跟赶苍蝇似的,示意她可以走了。

“谢谢,师父。我告退了哈。”

.

沈风从那一夜之后,反而开始有意无意的回避纪春,纪春偶尔在大厅忙碌,他也是躲在画室里专心画画。

一天夜里,他以为纪春已经走了,推门出去,才发现纪春趴在桌上睡着了。屏幕微弱的光线照亮她的脸,她的眉头微蹙,睫毛微微颤动,睡的并不安稳。

他楞楞地看了她很久,走过去,想把她叫醒。可是手却下意识的伸过去,轻轻抚摸她的头发,心里是长长的叹息。

“回房间去睡吧。”他叫醒她。

“额,睡着了。”纪春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又迷迷糊糊地站起身回了隔壁,留下沈风一人安静无言。

.

九月,纪春便搬了新的办公室,位置就在油画村边缘的仓库房。

而这个仓库房原本的租客是一家高端画廊,一楼兼顾展厅和仓库,二楼用来做办公和住宿,租金合适,设施完整,交通便利。

纪春来看房子的时候差点没有跳上天,她围着房子转,和一直追着自己尾巴打转的犬科动物无异。

“喜欢吗?”老亨看她如此,也很得意。

“喜欢。”纪春点头如捣葱。

“那乖,叫声宋玺来听听。”老亨逗她。

“宋玺,宋大爷,宋玺大爷。”纪春觉得你大爷就是你大爷,想叫什么都可以。

工作室的东西搬过来都简单,就是墙壁上那些画拿下来的时候,留了一堆坑。这个时候纪春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样是不对的,连忙联系了补墙面的师父过去修补。

师父修补完那一天,沈风陪纪春去收拾剩下的一些东西,纪春看着修补如新的墙面随口说了一句。

“你说都补好了,房东肯定不知道那里曾经被我钉出了那么多坑。但是墙壁会一直记得。”

沈风还不知道如何接口,纪春已经转移了话题,她走出门,指着隔壁的一室一厅说:“你不知道我刚开始有多苦,很多东西都不懂,遇到的问题太多了,就只能一边哭一边解决。想想自己那个时候才真的不容易。”

“幸好现在都好了。”她按了一下电梯,对着沈风笑着说。

“会越来越好的。”沈风也看着她,笑着说。

“谢谢你画出那么好的画。”

沈风没有接话,在心里对她说:“谢谢你,给了即将放弃的我希望。”

延伸阅读

教育中国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gys2.shtml
教育中国(www.80edu.com)是以视频网站、手机(PDA)终端为载体,以分众

中安谐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n382.shtml
在中国很过80%的安检设备生产技术由美国阿森纳提供阿森纳创办于2002年,目前产品覆

朱野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xrvf.shtml
朱野家具总部拥有出众的生产设备,标准安全的生产厂房,精益求精的制作生产工艺以及一支高

尚品国际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ga0h.shtml
少基础教学,一对一教学,毕业均可达到中级以上技师水平尚品国内外皮革护理学院的品皮具护

敦信模型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gp0q.shtml
军事模型礼品,工厂诚招各省市经销商,少加盟费,让您无忧当老板!

晋邦国际化妆品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pv9d.shtml
晋邦国内外化妆品以“精细效果务实自律”为管理理念;以“德才兼备有为有位”为人才理念;

三和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xfv5.shtml
三和节能灯人们必须节约能源才能够让能源供人们长时间的使用。为了实现节约能源,人们在购

宙能电力设备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neb8.shtml
宙能电力设备位于北京市门头沟区石龙经济开发区电力商圈。宙能电力设备整机结构设计合理,

虚实境vr体验中心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gsh6.shtml
暂无

道休加盟  http://www.ikonamutfak.com/n5wk.shtml
道休婴儿车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义乌市道休电子商务商行的诚信、实力和产品质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全息网游]杂牌术士三生石2

    木谨一夜好眠,睁开眼,凝望着天花板有些出神。没有再做噩梦,难得的一个夜晚,或许是他让我心安吧。漂泊了这么久,走到哪里都没有家的感觉,只有在他身边才会心安吧。注定要遇见吗?这一次我们的结局会变吗?我还是离开吧。离开他,即使我多么的不愿意。可是我已经没有勇气再一次尝试了。木谨的手抚摸着那块石头。木谨起身

  • 网游之三国群雄争霸灵柩山(求收藏)

    凭这柄杀神剑倒是能让嬴政出手一次。“看在这柄剑的份上,朕可以帮你一次!”嬴政看了眼牛魔王说道“多谢龙帝相助!”牛魔王跪拜行了一礼,这是封神之后他第一次行跪拜礼,没有办法,嬴政的实力摆在那里。“敢问龙帝何时动身?”牛魔王有些焦急。他的那些手下可都被燃灯抓去了,他们截教的门徒能怼的过燃灯的不多,大部分都

  • 蕾吉娜在线阅读第十节

    李天和五万余人一起用完了午饭,于阴凉处休息一小会后就又再次启程了。华盖大轿也一同出发了,阿娇乖巧地坐在李天旁边,双眼连眨都舍不得眨地凝视着李天那俊秀的脸庞。阿杰也骑了一匹俊马跟随在大轿旁边。这边李天也已经开始了“冥龙决”的修炼。只见李天再次翻开了羊皮纸,仔细看了看后,说道:“此功第四层法诀中说修炼成

  • 血染凌霄天第七章在线阅读

    “药研哥?”沉浸在兄长终于苏醒的欣喜中,五虎退反应慢了半拍,他有些疑惑得再次喊了一声兄长的名字。随着兄长的目光注意到站在门边的七实和这两个人隐隐之间对立的气氛,他有些慌乱。磕磕巴巴想要向药研介绍一下七实,却在对方异常严肃的眼神里咽下了想要说出口的话语。“我是鑢。因伤承蒙五虎退收留片刻,不胜感激。”被

  • [综英美]哥谭搬砖图鉴第四章在线阅读

    凡人也有修仙者,但因为修炼资源和功法的限制,永远无法突破炼气期。一旦踏入宗门,便可成为一名仙徒。一个凡字,一个仙字,道出了两者间的天壤之别。因此,哪怕眼前的仙徒也是炼气期的修为,少男少女们见到他们恨不得顶礼膜拜,纷纷拿出细心保管的白色玉牒,高高举起,生怕一个不慎,惹怒了仙徒,被取消了资格。莫非墨飞快

  • 火影:兼职奶爸的老师在线阅读疑惑

    早年间,著名心理学教授“荣格”曾经说过,人类的情绪就如同天边的云,捉摸不透又千变万化。情绪这种东西,奇怪得令人难以解释,有时,你在一个热闹无比的场合里,往往会有着非常冷静而清晰的头脑,但是,当一切事都静下来的时候,你的思绪却往往会混乱起来。聪明的人会善于把控自己的情绪,并且在某种不利的情况下,自我引

  • 我的机长大人在线阅读第三章

    嗡!空间剧烈震动,一声嗡鸣响起。与此同时,神火上方突然出现一道亮光。光芒越来越亮,渐渐无法直视。在闭上眼睛的瞬间,肖恩隐隐看到一个身影,仿佛正从亮光深处走来。“是汝赐予吾新生吗。”片刻之后,一个清脆的声音忽然响起。“嗯?”肖恩不禁一怔,试探着睁开眼睛,下一刻,整个人愣在原地。只见一个小女孩站在面前,

  • 我哥哥是黄飞鸿在线阅读第7节

    不得不说,网吧的网速就是要比学校好上太多,没过几分钟,光芒一闪,三人与其他两名队友又来到了熟悉的场景。召唤兽峡谷!一回生二回熟,肖云长也不在感到陌生了,与上把如出一辙,在商店里购买了猎人的宽刃刀和两瓶生命药水就蹦蹦跳跳的前往野区红BUFF处准备打怪。”靠,回来!云长你不带眼吗?“曹德龙tab一看就知

  • 拽命小丫环在线阅读第二章

    死水一般的沉寂。谢宝真感到一股凉意顺着背脊攀爬上来,浑身血液冻结,继而那凉意化作一股无名之火迸发,从胸腔一路烧到了头发顶,雪腮涨得通红。她是个骄纵惯了的孩子,出生起便生活在父兄的羽翼之下,不见半点污秽,未经一丝波澜,顺风顺水地成长到了现在,终于尝到了信仰崩塌、至亲背叛的滋味。谢府一向母慈子孝、夫妻和

  • 奥特曼列传第九章在线阅读

    “不是吧?选个角色愣了半天?”周卫玩**还不忘回过头瞄下一旁发呆的叶欣“我在想哪个角色比较适合我”叶欣虽然没有玩过网游,但对于12岁玩尽“小霸王”、15岁征服“街机”的他来说,和选角打交道还少吗“不用想了,直接选‘老马亲儿子’,大众的选择没错”周卫拍拍胸膛,一副自信的样子“‘老马亲儿子’?什么‘老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