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她苏甜可口在线阅读第2章

作者:一枚青梨 来源:晋江文学城

要说白小荼跟罗珂珂的关系,算半个青梅竹马吧,两人从小都能见鬼。

小时候罗珂珂被寄养在白小荼奶奶那儿好些年,基本是有事没事就往白奶奶那边跑,学习一些驱鬼术,是跟白小荼一起学的,一来二去两人关系熟了。

因为两家离的不远,两人经常凑一起玩。

后来白奶奶去世,白小荼的父母离婚,她被她母亲带走,之后就再也没回老家,不过她们私下经常联系见面,关系并没有因此淡漠。

罗珂珂是在Z市读的大学,白小荼则是在A市,距离上次的见面好像是三个月前,罗珂珂压根想不到白小荼会去做什么抓鬼任务,一时间有点担心她的安危。

定位显示的是Z市东边的位置。

好家伙,那边都是土豪居住地,基本都是一套别墅外带一大片的树林,一小片区域一个户。

罗珂珂开着车子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差不多已经到达白小荼给的定位范围,沿途道路岔道很多,稍不注意就会开错。

这片区域被称作有钱人的天堂,占地是Z市的三分之,称之府阳区。

府阳区中一共有66套别墅,每套别墅搭配周边一片林子,林子有大有小,其中的道路错综复杂,要是不熟悉路完全找不到目的地。

远远的,罗珂珂看到前边路口那道熟悉的身影,立马一踩油门过去。

车子开到路口刚减速,白小荼就打开副驾驶的门窜了进来。

“左拐,左拐,右拐,直走到底。”

罗珂珂轻呵一声,照着这个路线开过去。

“住在这边都是大富豪,请你抓个鬼才五万啊,到底是鬼不值钱还是你就值这个价?”她调侃了一句。

副驾驶座上,短发娃娃脸,模样可爱的像是瓷娃娃的白小荼翻翻白眼说道:“别提了,早知道就不接这个任务了,雇主简直就是变态!”

罗珂珂:“说来听听。”

白小荼:“本来这事吧就是解决雇主她女儿撞邪的事情,三万块,来了之后发现这房子有点问题,那只大鬼当着我的面折腾了点事情,雇主就让我顺带解决了,特么一只大厉鬼就给我抬了两万,命都要没了好不好,现在就是我要不抓到那只厉鬼,之前那三万酬金雇主也不给我了,他大爷的!你说变态不变态?”

“所以现在的重点是钱不够合心意还是厉鬼不好抓?”罗珂珂不由得嗤笑。

白小荼咬牙切齿:“都是重点!”

是,厉鬼要抓,钱也是重点。

“话说,你怎么做这个了?”话题一跳,罗珂珂好奇的问了一句。

“我在A市加入了一个办事处,专门处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是在一次抓鬼的时候被办事处的人盯上,拉拢我加入,我看酬金还挺高,反正也没找到工作暂时赚点生活费吧。”白小荼无奈的说道。

罗珂珂了然,试问一个任务就好几万甚至更多,没有人不会心动。

不过她可不会,她胆小啊,不敢去招惹那些非人哉的东西,一直以来都是秉着鬼不犯我我不犯鬼的态度。

毕竟抓鬼这事风险和未知太多。

要知道自从跟夏侯辛枫成亲后,她的身边要是有鬼徘徊,那家伙察觉到了分分钟把鬼逮了丢进地府,夏侯辛枫据说在地府当差,偶尔也会抓一下鬼,可能也是鬼差之类的职务吧,罗珂珂也不是了解很多,也不感兴趣。

反正,有夏侯辛枫在,她的身边干干净净,鬼不敢过来招惹,她也乐的清静。

“说真的,自从小时候跟你一起抓过鬼,到现在我都没跟鬼接触过。”罗珂珂尴尬的说道,唯一接触的鬼就是夏侯辛枫。

白小荼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以前见面的时候她也没问,想着罗珂珂也是跟她一样偶尔撞见道行低的小鬼行侠仗义处理一下。

“那你现在还能看见吗?”她顿时有些后悔把罗珂珂喊过来,本想着找点助攻,合着助攻指数为零啊。

“能啊。”

“我奶奶教的东西还记得吗?”

“记得。”

“那就好那就好。”白小荼稍微放心了。“看看情况吧,如果真的棘手咱们直接走人。”

罗珂珂点点头,识时务者为俊杰,该逃走时就逃走,这是白奶奶的经典语录。

很实用!

车子很快就开到目的地,第38号别墅。

别墅风格偏欧洲宫廷,有小庭院,喷水池,院子中的花坛里种满了娇艳欲放的蔷薇花,各个颜色都有,花香浓郁很是养眼舒心。

粗粗看过,38号别墅不算大,在府阳区的别墅中算是中等偏小的。

车子停在停车场,两人不紧不慢的走向别墅。

罗珂珂环视四周,开口说一句:“风水看着还不错。”

她不懂什么风水,就是单纯的觉得看着舒服。

白小荼不可否认:“这个地方正儿八经的弄过,整个府阳区包括这些别墅的位置都很有讲究,形成一个大风水阵,我大致看过,地段好风水好什么都好。”

罗珂珂:“那为什么还有鬼?人为的?”

白小荼撇撇嘴:“可不是。”

看到保姆阿姨出来接她们,她们不再说话。

这幢别墅住着一家三口外加一个保姆阿姨一个专用司机,一共五个人,以及三条狗。

雇主卢家清是别墅的主人,在Z开了几家连锁超市,生日红火赚了大钱,年近半百的他晚年得女疼爱的不得了,也是她的女儿喜欢府阳区的房子,他才购买了这幢别墅,目前一家人已经入住快五年了。

对待罗珂珂的到来,卢家的人显得不是很热情,也就保姆阿姨现身接待,进了别墅后,罗珂珂并没有见到其他人。

“白小姐,老爷有吩咐,今晚如果你处理不了只能换人了。”在客厅稍坐片刻,保姆阿姨端了茶水过来,然后训练有素的面带微笑来了这么一句。

白小荼皱皱眉说道:“等下我跟我朋友看看,处理得了处理,要是太折腾就算了,之前的钱我也不要了,天黑之前就离开。”

保姆阿姨微微点头:“那两位请随意,有事喊我。”说完,转身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我觉得事情悬了。”罗珂珂端起面前的柠檬水喝了口,酸酸甜甜挺好喝的,不由得多喝了几口。

在进来的时候她就感觉到了里边的阴气很重,让她不太舒适,毫无疑问是个大家伙。

就凭她们两个半吊子的还想抓大鱼?反正她自己都不信。

白小荼耸耸肩表示默认。

昨晚她跟那只恶鬼交过手,并不好对付,想着今天把罗珂珂喊来加点战斗力,合着人家就是个清闲的主,这么多年都没抓鬼,这事情肯定没戏啊。

但既然来了试试吧,万一老天眷顾真让她们把鬼抓着了呢。

“啊对了,你们家那位呢?”白小荼猛地想起这个事情,问了一句,作为无话不谈的好闺蜜,她可知道罗珂珂结冥婚的事情,只是她不知道对方的性别跟她们一样罢了。

想到夏侯辛枫,罗珂珂尴尬的笑笑,恶鬼对恶鬼,结果还真不好说,但重点是,她不知道怎么把那厮召唤出来啊。

“我要是快死了,她应该会出现吧,你就别想着她了,她已经回下边了。”

按照夏侯辛枫出现的频率,她一般隔三差五的出来冒泡,早上刚冒泡,之后好些天不会再出现,除非自己遇到什么危险。

见此,白小荼也不再说什么。

现在白天,卢家清和他的夫人出门了,家中就剩12岁的女儿和保姆阿姨。

保姆阿姨刚才见过了。

“雇主的女儿什么情况?”在别墅中转悠的时候,罗珂珂好奇问了一句。

白小荼:“就是之前出去玩冲撞了什么,阴气入体,我已经处理了,休息几天就好了。”

罗珂珂点点头,这个倒是小事。“那只厉鬼什么情况?”

想到那只厉鬼,白小荼都有些恶寒。

“昨天过来把卢佳菲身体中的阴气处理完,雇主就让我留宿一晚,我知道他也是怕我没把她女儿身上的阴气弄干净,我就留下了,半夜的时候三只狗上窜下跳发了疯似乱叫,一只撞墙死了,一只被掐死狗头生生扭断,就是那只恶鬼干的,除了司机不在场,其他的四个人都看到了,虽然他们看不到鬼,但那两只狗怎么死的都看的清楚,雇主也相信鬼神论就让我顺便把那只恶鬼抓了。”

“后来呢?你没跟那只恶鬼沟通?狗招惹到他了?”

白小荼摇摇头:“后来我找了好几遍,找不到啊,别墅中除了那家伙残留下的阴气,完全找不到鬼影。”

“会不会已经离开了?”罗珂珂试探性的问。

“我倒是希望这样,但是想想哪只恶鬼跑到人家家里就杀狗的?行吧,就算是狗招惹他了,这不还有一只在。”白小荼总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因为昨晚她注意到那只恶鬼看向卢家清的眼神很凶狠,那分明是有着什么深仇大恨。

当然,或许恶鬼都是那副德行,但她心里就不放心。

一楼的房间一间间的找完,白小荼在各个门窗入口处贴了符纸,再厉害的鬼进来都会有动静。

一楼检查完,两人准备上二楼检查。

这套别墅有三层,顶层是阁楼,卢家清的女儿卢佳菲就住在阁楼。

就在她们上了几个台阶时,楼上猛地涌现强烈的阴气,两人很有默契的停下脚步,对视了一眼,然后收敛气息小心翼翼的上去。

二楼大致看了一下,没什么问题,有问题的是二楼前往三楼的楼梯处。

那道楼梯处,一个人影站在那,浑身被浓烈的黑气包裹,看样子是个男人,他手中拽着呜呜呜挣扎哀嚎的泰迪,面前是跌坐在地上,神色惊恐的卢佳菲。

延伸阅读

凯歌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x1gt.shtml
凯歌人物装饰画长时间的精心细致筹备,前期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完善产品,凯歌的诞生是一个光

帝诚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pldg.shtml
帝诚玩具生产餐具、厨具玩具产品。产品有吸板(大、中、小)卡头袋、芭芘餐具合装、盒装、

PicaLeLa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g8cg.shtml
序言汇灵登珠宝公司长期以来一直以“很越时代的设计理念”和“现代与传统相结合的值得信赖

集善堂红糖姜茶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gnsy.shtml
姜茶、桂圆红枣茶!厦门集善堂各省市旺热招商中…厦门集善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从

金太阳幼儿园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6adv.shtml
金太阳幼儿园由上海金太阳教育集团举办,以国际最前瞻性的教育为核心理念,以幼儿戏剧表演

学习星儿童学习桌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s7qx.shtml
学习星儿童学习桌采用出众的升降模式,精密机械传动,拥有结构发明,严格按照中小学生身高

永来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ylq6.shtml
永来红木家具位于木雕之乡东阳,丰厚的人文底蕴和传统的木雕工艺滋养着它。永来红木创办于

TERSE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n9nk.shtml
广州握登国际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设计、研发、生产、销售、进出口贸易、品牌连锁经

安弗客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sant.shtml
安弗客模式以高端汽车文化为媒介,以会所平台为载体,帮助成功人士在特定城市搭建起高端会

学有帮帮在线教育平台加盟  http://www.jardinsromans.com/bj4e.shtml
北京玩嗨乐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9月,由多位中小学教育专家和技术精英团队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漫:萌犬降临在线阅读第9章

    我们念念不忘的,不过是自己在脑海中想像了千百遍的画面,一碰到现实也许就碎掉了。……霍翟乔听到楼下女儿的哭声,忙跑下来,“悦儿,你怎么了?”小丫头一见妈妈哭的更厉害了,一抽一抽的。翟翟乔忙伸手抱女儿,眼睛询问的看向霍翟傲。霍翟傲抿抿唇没有说话,有时他也看不明白蒋裴欣,对别人恶毒也罢了,为什么对自己的亲

  • 生而为王[快穿]第一章在线阅读

    前记少室山与武当山相距不远,张无忌随同俞莲舟、张松溪、殷梨亭三人入内拜见张三丰,又见了宋远桥及俞岱岩。宋远桥听说儿子在外,铁青着脸,手执长剑,抢将出来。张无忌等均觉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一齐跟到了大殿。张三丰也随着出来。宋远桥喝道:“忤逆不孝的畜生在哪里?”瞥眼见宋青书躺在软床之中,头上绑满了白布,

  • 幸好后悔来得及在线阅读第三节

    一道炽红地光芒划过星空,仿佛连昏暗地宇宙都照亮了,映在指挥官面无表情地脸上。“我靠,管家快,还有什么办法吗?”正疼地浑身通红像个龙虾般地少年船长看到这一幕,顿时吓得连疼痛都淡了几分,“没办法了,船长,只能动用随机跳跃了”。“行了,别管什么跳跃,能暂时活下来就好。”少年一咬牙,决定了下来。接着,一人一

  • 唱天下白之第七章(7)

    来人是个女人,二十岁上下,面容姣好,一身青灰色的粗布衣裳有些大,衬得她有些老气。见二人回来,女人低垂着眉眼福了福身子,道:“可是焦公子?”闻言,焦七有些惊讶,竟然是找他的!再次确定了一下身边的人姓杜名墨,焦七才应道:“哎,哎,我就是焦七,姑娘你可是要找我,找我何事?”“正是,”女人抬头看了焦七一眼,

  • 快穿之寿终正寝在线阅读第五节

    秦嵘后悔没有让君乙留下来保护张喜顺,至少当他看到宴英酒馆被一把火烧成灰烬的那一刻,他是后悔的。皇室的人在秦嵘去往柳宁府的途中已经将宴英酒馆团团包围,张喜顺的仗义令他与酒馆都成了灰烬。自此,这间在清城中存在了五十年的精致老酒馆就此消失了。酒馆的老掌柜此刻在哪里?他们不知道;下一刻要去何方?他们也不知道

  • 千骑卷平岗第6章在线阅读

    头脑清醒的宇文述见来的人不是自己要等的杨广,有点失望。但是杨广能派儿子来看自己,说明他还是很看重自己,宇文述这样想道。宇文述见坐在自己蹋前的赵王殿下跟自己寒暄完了之后,居然没有像其他来看望的人一样就走,而是左顾而右盼。病重的宇文述虽没有平时精明,但也瞬间明白这个小王爷是有话要跟自己说,而且是想单独跟

  • 穿越之古代幼儿教师第7章在线阅读

    第七章。“……真累。”容争一大早就被喜玉从被窝里拉扯起来,自己来到这里竟然一天懒觉都没睡过,生气的瞪着头上的屋顶。“我不想起来,为什么我要干活,容容今天可以不干活吗?”“不行!”喜玉将他的被子丢到脚下,拿过衣衫丢到容争头上。“赶紧穿,不然等瑾全公公发现你偷懒睡懒觉,你就等着屁股被打开花吧!”“我穿就

  • 穿书之我成了男配(女穿男)之少年锦时

    送冯宸出城后,王小虎独自返回,他没住在安南城里。他随王福住在离玉龙山最近的葛家堡,那样方便他们进山打猎,何况他们也没钱在城里买宅子。所以,城门离他的家不近,可这段不近的路,王小虎却走的很慢。回家的路上,王小虎没有了嬉皮笑脸,不再是平日里给人那无忧无虑感觉的少年模样。而是眉头紧缩,好像在准备做出什么重

  • 被迫成为娇软美人[穿书]第9章在线阅读

    最初,混沌初开,只有天界与地狱之分,人界妖界不过是很后来才出现的。天界有金乌鸟,于是有光,然地狱黑暗,仅有冥火维持一点光亮罢了。然不知何时,冥火里竟诞生了一种可发光的魔物——地狱幽蝶。而安司影正是那冥火中出生的地狱幽蝶,她是最初的魔兽,拥有与生俱来的魔气。所以出入牧野之南,对安司影而言可谓是小菜一碟

  • 狂暴双世界第6章在线阅读

    踏出车厢时,晚间寒风让维罗妮卡哆嗦了一下。卢修斯提着她的猫头鹰笼子头也不回走向自己的队伍。新生拥挤在一团取暖,大家站的非常紧密。有新生抱怨着自己买短了的巫师袍,因为这会让路边的杂草扎着脚踝。维罗妮卡低头看了眼,她的袍子正好遮住脚踝,没有过长。波特问她,“你很冷吗?”“还可以。”她拎了拎袍角,“我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