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被世界宠爱的纲吉君[综]在线阅读第十节

作者:木铎屿 来源:晋江文学城

次日一早,午门朝觐的各级官吏都看到了威名赫赫的骠骑大将军胡仲勇,当初轻车简从出帝京时,谁也看不上他,而如今,跪倒在薄雪中,袒露左襟,却是任谁都不敢小觑。

一炷香后,皇帝叫进,大臣们陆陆续续进殿议事,只留下胡仲勇依然跪着。此时他才意识到,今上不仅仅是他的姐夫、知遇之人,更是统御万方、天下共主的皇帝陛下,不觉悚然,冷汗直流。飘飘扬扬的雪花似乎感知到他的寒意,不停的飘落在他的发上、衣襟上、袒露的皮肤上,他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他多希望皇帝能像老父亲一样,咆哮着举棍就打,反正皮肉之苦于他是家常便饭。可是姐夫这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胡仲勇听见有人宣旨觐见,茫茫然跟着宣旨太监,穿过一道道回廊,经过一座座殿宇,来到了勤政殿内,又一次跪下。

“你看看,你干的好事!”皇帝将一沓厚厚的奏章劈头盖脸的扔向他。胡仲勇心中一阵松快,皇帝愿意骂他,就还是原来的那个姐夫。他捡起几本奏章,装模作样的看了两眼,抬起头,嘿嘿的对着皇帝傻笑。皇帝都被气乐了,也是,这些佶屈聱牙、晦涩不明的奏章,胡仲勇怎么看得懂呢?

皇帝转头吩咐吴大海:“去,熬一碗姜茶。”吴大海得令刚要离开,皇帝又吩咐:“传御医,给这个不长进的看看腰伤。”

胡仲勇的热泪瞬间涌出,姐夫没有忘记他,还惦记着他的腰伤。去岁追击北疆异族,天寒冰厚,他不慎从马上摔落,被后马蹄伤腰部,将养了许久才好转。姐夫当时赏赐了好药好医,如今还惦记着。

听着他的嚎啕之声,殿内众人不由呆滞,纷纷眼观鼻鼻观心。皇帝哭笑不得:“好了好了,多大的人,闯了祸就知道哭,也不怕太子笑话。”

“太子?”胡仲勇立马止住了哭:“太子啥时候来的呀?我怎么没看见你啊?微臣见过太子。”

太子忙见礼,幼年时见过几次胡仲勇,深知他的脾气秉性, “见过舅舅,舅舅真乃性情中人。”

“太子快别笑话我了,给我留点面子吧!”胡仲勇红着老脸,带头傻笑起来,勤政殿内又是一阵大笑。

正事还是该办的,太子代为宣旨:“胡仲勇身为部帅,纵兵扰民,致使边民不安,罪实不小。姑念尔忠心报国,累有战功,故从轻处置,罚俸一年,降级留用。”

胡仲勇当然知道皇帝有意大事化小,怎敢辜负皇帝的美意,又是*咒发誓,又是承诺重金安抚边民,好一通忙乱后,总算了解了北疆边民一案。皇帝留胡仲勇宫内用膳,特命皇后相见。

因另有旨意给董御史,故着吴大海去董府宣旨。次日,董瑜进宫谢恩,皇帝温言安抚,欲升董瑜品级。董瑜坚辞。

“董卿可有什么心愿?朕可助你达成。”皇帝猜测,董瑜辞赏,一来显示自己为民请命,而非为自身贴金;二来是别有所求。

果然,董瑜正色下跪:“回陛下,臣想为故太师求个荫封。”

“王太傅?”皇帝心念电转,故太师是隐太子的老师,隐太子故去后,又为今太子老师。然其多次犯言直谏,指责今上苛待隐太子后人。皇帝大度,没有追究,百官自然看在眼里,虽不至于墙倒众人推,雪中送炭是肯定没有的。

“吴大海,着吏部马上办理,明白回奏。”皇帝想了一下,又吩咐董瑜:“你去问问你家几位舅兄,愿意在京,抑或是实缺外放,不要有顾虑。王太师的学问、人品都是一等一的,他家的孩子朕信得过。”

“谢皇上厚恩。”董瑜得了皇帝吩咐,出宫后直接赶往王府,他得和岳母、几位舅兄好好合计合计。

延伸阅读

燕雀传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fa155.cn/ayjq.shtml
“快闪开!”谢无别汗毛都竖了起来,常年在外游猎在生死边缘摸爬滚打的经验促使他大喊道。

我爱你上瘾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fa155.cn/9jo.shtml
王文怡在车上听着他们的谈话,了解到他们是一批幸存者,准备前往幸存者基地,名叫SH5号

暖阳冬冉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fa155.cn/y16c.shtml
夜幕降临,皎洁轮廓隐隐约约,白天的繁荣渐渐落慕,夜晚的灯火辉煌,就像天上闪烁的星星,

灵魂摆渡之龙血天师之狂武锤宗之变(3)  http://www.fa155.cn/szmf.shtml
不多时,凌逸从池塘里跃上岸,从玄铁戒内取出一套白色锦服干净厉落的穿上。“玄铁戒”是一

武臻至尊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fa155.cn/swq3.shtml
一个年纪七八十的老人,又是世界顶级富豪,根本没有骗自己的必要,而且,柳叶天也相信这种

翼星尘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fa155.cn/gga4.shtml
五月初,豫王赵衡奉命南行,整顿南直隶、湖广两省军务,总理抗倭事宜。沈静随行。虽然走的

争虚救救我  http://www.fa155.cn/gaxp.shtml
安贝贝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了,穿着橙色的吊带裙,白色的T恤,外面还

传说有个女巫废·第一季魇症  http://www.fa155.cn/6qcy.shtml
虞歌有些莫名其妙,他看看顾执安又看看自己,难道他看起来像是那个魔物吗?泠伯一嗓子喊来

男神变成女装大佬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fa155.cn/gewp.shtml
第二天,露珠早早的醒来,奔向自己的小厨房,洗洗涮涮,看见了,灶台下面的蔬菜大米。叶南

圣魔世纪天宇家庭煮夫  http://www.fa155.cn/hcx.shtml
陆则来翠湖雅苑住的次数寥寥可数,所以问了楚杭杭经常去的买菜的地方,两人开车过去。楚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月牙弯在线阅读第六章

    “林海哥哥!我们去做过山车?好吗?”诸葛大力内气其实很要强。虽然没在林海面前表现,但很喜欢玩刺激运动,比如蹦极、爬山。别看她是个女孩子,但坐起事情来,就是一名学霸,还没有她不会的项目呢。……“没问题呀!”等从过山车上面,下来,林海勉强站稳,表示自己不慌,还能在玩一次。“林海哥哥!你是不是想吐?”诸葛

  • 诸天万界许愿池之第一个世界(4)

    叶不落醒来时只觉得大脑疼痛难忍,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像是铅块般被强行塞入了自己的大脑,记忆里的少年同自己长着一模一样的面孔,叶不落便如同附身般体验了一把少年从嗷嗷落地到蹒跚学步,从弱小逐渐走向强大的经历,直到少年被一群黑衣人逼到了悬崖边从而一跃而下。少年的性格和自己很像,少年处事风格也同自己很像,叶

  • 都市之献祭诸天在线阅读第七章

    “埃莉诺·恩霍兰,中文名艾俪,1980年8月31日出生于中国南方一个叫醴楚的小城市,现年15岁,家里总共四口人,父亲普里阿摩斯·恩霍兰,艾心药业的董事长,母亲艾钰,大学教授,她还有个双胞胎姐姐,名叫伊莱恩·恩霍兰……”“等等,”彼得就近在房檐上落了脚,忍不住打断他,“你说她还有个双胞胎姐姐?”电话那

  • 天才基本法芝士世界续写第二章在线阅读

    深夜,寒冷刺骨,黑云压城,郢都下城区一座三层楼的木房熊熊燃烧,火光耀眼处才给周围带来足够的温暖,四周百姓被这大火惊醒,高声疾呼“走水啦”、“救火啊”,呼喊声,噼啪声,锣鼓声,呲呲声混做一团,一位少年贴在墙边,看着这火颇为得意,笑自心始,是那样的真,那样的纯,人越来越多,打赏了几位穿着破烂的少年一大笔

  • 洪荒之血色莲香第十章

    向莫钧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树影重重有些出神。“哥,你发什么呆呢。昕妍姐姐过来了,正陪妈妈在客厅聊天呢。你好歹出去见见她吧!”向莫瑶走过来打断了向莫钧的沉思。向莫钧眼中闪过一丝恼意,脸上却带着平时的浅笑:“瑶瑶,我不是说了不要来打扰我吗?还有,黎昕妍是我什么人?她过来为什么得我出去见她?”他不是不知

  • 倚天之绝世无双之这就有异宝了?

    他大吃一惊,手指怎么突然不疼了?难道自己那手指还有变故?想到这里,他把心一横,暗道:活着算,死了干!豁出去了!他立即迅速的解下缠着左手的白布,只见白布散尽后,一只小巧的小手指仍自存在左手之上,似乎从来就没有断过。他面色终于大震!刚才瘦子罗亲口跟他讲自己手指已断,而且自己醒来时确实感觉到小拇指处疼痛不

  • 荷尔蒙镇在线阅读第二章

    我这刚下楼就看见了传说的三少,那长的还可以就是样子太嚣张,他挡在我面前说道:“哟,这不是学妹吗?怎么在这里呀,刚刚大少召见你了是吧,是临幸了你,还是怎么样啊!”我白了那个三少一眼,那个三少顿时火冒三丈说道:“这么嚣张,摆明不把我放在眼里,就算是有大少罩着又怎么样,大少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及我钟品亮一

  • 都市:从特效大片开拍第三章

    话说花荫靠在老太太的肩上睡去之后,做了一个梦。梦里她见到了早已逝去的奶奶,她奶奶身穿着洁白的衣裳,正乘着祥云看着花荫。花荫看着奶奶,觉得鼻子酸酸的,“奶奶,带我走吧,我想回家。”而她奶奶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指了指她。花荫抽泣着,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自己。只见她身上穿着一件猩红的衣裳肩上披着霞帔,头上挽

  • 九重天地之同学会风波

    “明天海天至尊楼办同学会,楚杰你来不来?”“不去了,在海天至尊楼,肯定又是那个富二代想装逼了,我才不要去给那群傻逼捧臭脚。”“但是。。。”楚杰关闭死党的微信,躺回自己的破木板床上,看着这个不足10平的潮湿房间,楚杰不由得一阵苦涩浮上心头。大学毕业后的一年时间,楚杰可谓是尝尽了人间冷暖,找工作四处碰壁

  • 斗战圣天第2章在线阅读

    叶阳刚想问问系统房子的事就又有一个开着吉普的冲了过来。“哼,不知死活,二级头跟我这么嚣张?”坐在吉普车上的玩家似乎远远的就看到桥梁上蹲了个人,离着老远就停下车子。叶阳瞅准机会趁着停车的空挡一枪爆头“您使用98K击杀了mengmengdewo”“这名字怎么看都不萌啊,不会是个扣脚大汉把?”叶阳打了个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