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女主,请按剧情来水乡(修图)

作者:梦云淡风轻 来源:晋江文学城

“铁蛋,回来吃晌饭了——”一声悠长又略带焦虑的呼唤在空旷的野地里响起,隐隐带点回音。

天穹上万里无云,只有一轮白亮得令人不敢直视的烈日悬在高空,略略西斜,猎猎肆虐着暑气。空气里没有一丝风,树叶子一动不动,没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这是午后,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太阳曝晒之处,半个人影子都没有,连狗都躲在最浓密的树荫底下,喘着粗气,伸长了舌头散热。

这里是蓉乡的一隅,蓉乡是有名的水乡,到处都是溪流和水塘。一块接一块的不规则的水塘连成一片,每片水里都倒影着一个太阳,白花花的刺人眼目。因为长达两个月的干旱,水塘里只剩了半塘水,插在水中防人撒网偷鱼的树枝露出了水面一大截,此刻都孤零零静悄悄地支立在水中,只有蜻蜓偶尔落在顶端,作短暂的小憩。

随着这声悠长的呼喊,空气仿佛被震动了一下,以声波的形式向旷野传播开来,立刻又恢复了宁静。过了好一会,一片略泛涟漪的水中突然发出“哗啦”一声大响,一个赤\*的身影从水中冒出来,惊跑了水底静栖的鱼虾。水从他的头顶往下淌,沾水的黝黑皮肤在太阳下闪闪发光,他甩了一下右手,然后将脸上的头发往后拨,睁开了黑亮的眼睛,原来是个七八岁的男童,还未及总角,长得虎头虎脑的。他左手提着个沉甸甸的腹大口小的篾制鱼篓,一步一拖地走到水塘边的苦楝树下,篓子里装满了蚌壳和田螺,还有几尾脱了水张着腮努力呼吸的小鱼,这是他大半个上午的收获。

他眯缝着眼在太阳地里站了一小会儿,待身上的水干得差不多了,从树荫里拾起衣服穿上,然后趿上草鞋,爬上堤埂。扯着嗓子回一声:“诶——娘,我就回来了。”然后将沉重的篾篓系在自己的后腰上,甩开步子往村子里跑,篓子撞着他的屁股,一颠一颠的,“哗——哗——”作响,惊醒了沉静的旷野。

路过一个荷塘的时候,他顺手揪了片硕大的荷叶顶在头上,然后一手扶着新帽子,一路飞奔进了村。村口立着一个石头牌楼,上书“杨村”,村里的人多为杨姓,故得名。

牌楼后是一条高大浓密的樟木道,到林荫道的尽头转个弯,就看到了位于村子西边自家的房子。房前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樟树,樟树枝繁叶茂,洒下大片阴凉,娘正倚在门口的阴凉地里纳鞋底,麻绳透过鞋底,被拽得“哧溜”作响。

“娘,我回来了。”他放下头顶的荷叶,解下腰间的鱼篓,放在台阶前靠着。

他娘看了一眼还在往下滴水的发尖,不由得叹了口气:“你又下深水了,不是说好在水边摸的,这天虽然热,但是深处的水还是冷的,腿最容易抽筋了。林子早就回来了,你一个人在水里,要是有个万一,你让娘怎么活?”

铁蛋是个遗腹子,大名杨沐,他爹是个木匠。铁蛋未出生时,他爹被人请到漪水河对岸去打家具,一天傍晚过河回家的时候渡船翻了,他是在水里长大,自然淹不死,但时值深秋,因此感染了风寒,后来发展成了伤寒,第二年春天就去世了。铁蛋娘杨母悲恸欲绝,幸亏当时怀了铁蛋,不然就得被族人收屋赶回娘家了,铁蛋就是他娘的命根子,万不能再有闪失的。

铁蛋耷拉着脑袋:“娘,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下次一定和林子哥一起回来。”

杨母又叹了口气,收了鞋底:“好了,进屋洗手吃饭吧。”顺便将荷叶捡起来,放到堂屋的风车上风干。

蓉乡的水塘极多,而又以荷塘为最,种植荷花是当地的最大特色,当地盛产莲子、莲藕。荷花全身都是宝,本地人家每年都要收集不少荷叶风干了包裹什物。

饭菜从温着的锅里端上桌,菜是清炒苦瓜,还有一碗榨菜汤,饭是稀饭,是因为天热,也是因为这个家生活拮据,干饭荤菜是不常吃到的。杨母将饭菜摆上桌之后并不急着吃饭,而是将铁蛋带回来的篓子倒进一个木盆中,小鱼虾拣到一个瓦盆里,舀了点水进去,有好几条呢,晚上可以做个鱼汤。儿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家里却难得见荤腥,也只有夏天的时候,他自己才能摸点鱼虾改善下生活,这也是她不禁止他下水的缘故,杨母微微红了眼眶,轻轻叹息了一声。

“娘,今天我摸得不少,下午我们将田螺都煮了,挑了肉,明天拿到市集上去卖吧,听林子哥说能卖个好价钱呢。他家都卖了几回了。”铁蛋一边喝粥,一边说。

杨母端上碗,夹了一筷子苦瓜:“先吃饭吧。”其实她是想将田螺留着给儿子吃的。

铁蛋又说:“娘,林子哥说了,今晚上带我去钓黄鳝,如果钓得多,明天可以一起拿去卖呢。”

抓鳝鱼的方法有二,一种是钓,一种是用篾漏抓。所谓钓黄鳝,就是将诱饵穿在一根带钩的细铁丝上,在池塘、水田、溪流边找到黄鳝洞,将饵放在洞边,待黄鳝一咬住饵便往外拉,装入桶内便够了。另一种方法比较简单,篾漏是用竹子破成的细条扎成的,口小腹大,形似瓶子,底部的竹条向内凹陷,并不完全密封,留一个孔,而顶部的瓶颈处却是密封的。在篾漏内放上用火烤过的蚯蚓,将漏安置在水田或池塘的出水口,泥鳅与鳝鱼闻香而来,从底部钻入漏中觅食,却进得去出不来,只待天明去收漏便可。后一种方法适合春季雨水充足的时候使用,现下干旱已久,水田已无水可放,要抓鳝鱼,只能前一种方式了。

杨母听儿子这么说,便叮嘱道:“那你要小心长虫,晚上别穿草鞋了,穿布鞋和长裤去,记得把裤腿扎紧。早点回来,没钓到就算了。”

铁蛋乖巧地点头:“我知道,娘。”

吃过饭,娘俩将田螺淘洗干净,煮了一大锅,得了二斤螺肉。晚上铁蛋喝了鲜美的鱼汤,天黑后便跟着林子出了门。这一晚收获颇丰,抓了几十条肥大的黄鳝,还有不少泥鳅。

第二天一早,杨母除了带着田螺肉和鳝鱼上街,还从自家菜园里摘了一些新鲜蔬菜一起去卖。鳝鱼和田螺肉在乡下算是常见的野味,住在街上的人也是爱吃的,所以很快就卖掉了。杨母拿着换来的钱,买了点针线,还给铁蛋买了一块饴糖,剩下的都收起来,孤儿寡母的,确实要有点钱傍身。

回来的时候顺便去隔壁吴村的吴员外家交针线活。吴村是个大村子,吴员外是这一带最大的**,家有良田数百亩、水塘数十顷,因为乐善好施、公正平和,颇受邻人尊敬。杨母平日里就给吴家做点针线活,逢腊月、节庆去吴家帮短工。自己家仅有两亩水田和半亩水塘,水田在娘家兄弟的帮衬下种些水稻,稻子产量低,丰年的时候粮食尚且紧巴巴,歉年的时候米粮根本就不够用,日子过得很是艰难。半亩水塘用来种籽莲,每年收一些莲子,这就是最主要的经济来源。

杨母领了新活计回到家,铁蛋正拎着水桶往家里提水,他人小,只能提半桶水,饶是如此,还是有水泼出来打湿了裤子。杨母赶紧走上去接过水桶,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铁蛋才七岁,就已经知道帮家里挣钱、做家事了,刚在吴家,吴家的小少爷们都在院里寻蛐蛐儿玩呢,这真是各人不同命。

接过母亲递过来的荷叶包,打开一看是饴糖,铁蛋立刻眉花眼笑,赶忙往厨房里拿菜刀切糖去了,娘一年也难得吃一回糖的。

“娘,这块给你。”铁蛋递上一块糖。

杨母看了一眼儿子:“你吃吧,娘不爱吃糖。”

“娘,你也吃,我有这块就够了。我的牙都松了,吃多了怕粘牙。”铁蛋龇着牙齿给母亲看,他已到换牙的年纪了。

“那就留着以后吃。”

“天太热,糖会化掉的,娘,你就吃了吧。”

铁蛋对此深有体会,去年杨二伯家修屋,落成的时候上梁(当地的习俗是新房上梁,瓦匠将糖果、花生、少许铜钱从房梁上撒下,以图吉利),他抢到两块糖,吃了一块,将另一块用干荷叶包起来留着以后吃,结果糖跟荷叶融成一团,分都分不开来。

延伸阅读

艾富春加盟  http://www.gourdblossomjewelry.com/blbf.shtml
艾富春加盟详情深圳艾富春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深圳市彩信集团公司下属全新品牌运营公司。旨

洁水管材加盟  http://www.gourdblossomjewelry.com/pxze.shtml
德国洁水管业有限公司已形成年产6000吨管材、管件的生产规模,目前公司员工200多人

奥控加盟  http://www.gourdblossomjewelry.com/x98o.shtml
杭州奥控电气技术有限公司是一家以推广与运用工业自动化高新技术为己任的化工控技术公司。

鸳鸯金楼加盟  http://www.gourdblossomjewelry.com/6ptz.shtml
“鸳鸯金楼”是一家主推9999黄金产品的全品类珠宝品牌。其产品包含:9999黄金系列

经气堂加盟  http://www.gourdblossomjewelry.com/6w2d.shtml
经气堂骨筋溻渍连锁立足于市场,以直营店体验式营销模式经营,通过顾客感受效果,以口碑来

钓鱼王钓具连锁加盟  http://www.gourdblossomjewelry.com/sbov.shtml
钓鱼王钓具连锁加盟_公司简介武汉中逵钓具贸易有限公司是整合钓鱼王集团的品牌与产供销资

怡生元加盟  http://www.gourdblossomjewelry.com/673p.shtml
怡生元是厦门怡生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一个专注于药食同源的医药品牌,研发以“药食同源

三国志加盟  http://www.gourdblossomjewelry.com/x16t.shtml
三国志手机壳主要从事移动手机配件的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本公司主要经营手机外壳、手

银舸家纺加盟  http://www.gourdblossomjewelry.com/gx2u.shtml
银舸家纺是中国早的家纺品牌之一,是中国民族家纺品牌的代表,也是中国海派家用纺织品的代

连锁食疗加盟  http://www.gourdblossomjewelry.com/6fto.shtml
汇民百旺科贸(北京)有限公司简介HuiminBaiwangScience&Trade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写给自己开心的YY大雷文十年

    夕阳西下,金色的余晖,淡淡的倾洒在天源村这片安静,宁谧的土地上。翠绿林间不时传来几声悦耳的鸟鸣,悠远婉转,村间山边静静流淌的溪流,不时响起的几声‘叮咚!’的水滴声,如银铃般清脆,甚是动听。慢慢的斜阳已经落去,夜幕已经降临,黑暗开始笼罩在整片大地,一轮皎洁的明月慢慢的升起。柔和的乳白色月光,似水银泻地

  • 都市之震撼万界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9章嫌犯“孽畜!”躺在地上的黑蛋眼神无比冰冷,抓住了鱼精的爪子冷冷说了一句,随后一个翻身就将鱼精翻按在了地上!“你这孽畜,真是找死!”反将鱼精按在了地上,黑蛋举起拳头重重落下,一拳就将鱼精的脑袋砸进了泥里。“你!你怎么!”被一拳砸中脑袋,鱼精只感觉到整个脑壳都要被砸裂了,他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

  • 都市之我的小说能提现在线阅读第6节

    “你放心,只要愿意帮我这个忙。梅姨我保证守口如瓶,不会透露关于你半点风声的。”“说吧,怎么帮?”那娇滴滴的呼救声反复在他耳边回荡。杜建国脑子越来越乱。他的心一横,算了,事到如今,也只能答应,好尽快脱身前去救人。“是关于我老公!”梅姨的神色黯淡下来,说话间,眸中泛起了泪花。“这个死鬼!出国到现在十来年

  • 待宰羔羊机场事件

    华阳市作为京川省的旅游城市,每天来往的各国各省市的人流可以说数以万计,除了旅游外,H市也是全国闻名的手工艺制造出口大市,每年都能为国家的GTP做出一定的贡献。所以H市的安全保卫工作一直都是H市的重点,华阳市机场更是安保工作的重点。机场出仓口,随着从飞机上下来的大量乘客出现在机场出口……嘭……,一声巨

  • 凭我一身华衣,成就一世相伴在线阅读第十章

    “接枪!”在赫连狼借力飞遁的时候,那大明将士看着附近的金兵开始围过来了同时也看见了那个俊俏的白衣将士被人围着,很艰辛地躲闪着,便把手中的长枪扔回给他而那俊俏的白衣将士一接到枪便一个横扫,把周围的金兵扫开的同时快速找地方躲闪,因为周围的金兵越来越多了这时,那两个穿着金兵衣服的人都聚在那个大明将士旁边,

  • 她假装很乖[电竞]之第二章

    “阿婴,你是阿婴。”一身紫服华袍,满脸慈祥的江枫眠,激动地看着眼前的小孩,他没认错,眼前这个小孩子肯定是魏长泽和藏色散人之子魏婴,因为魏婴长得实在太像他父亲了,任谁一看都知道两人的关系。魏无羡没想到江枫眠会来得这么早,上辈子是什么时候被带回江家的他早不记得了,所以等到遇上江枫眠的时候才反应过来,不过

  • 全世界都在等宿主翻车之抓鬼狗子帮(4)

    说他像个亡国之君,其实还挺贴切。白瑟的表情寡淡,眼中总是带着一种“亡国”的色彩。他始终保持着一种姿态,像一个心如死灰的皇帝,望着自己的山河破碎,家眷被屠杀,自己被俘虏,却什么都做不到,只能放空脑子和心,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发生在他身上。平时,除了迷茫、疑惑、求助,其他时候,他的表情都是那种“亡国”的

  • 今天复明了吗第九章

    下午柳异送柳宣去上学,车子开过市中心的时候,柳异突然想起朱玉华说的死前在桌游吧玩笔仙的事。“哎,柳宣,你知不知道这附近有个桌游吧?可以玩笔仙的。”柳异觉得这些高中生可能比较热衷于这种东西。“好像听说过,我有同学去过。”柳宣想了想,开始指路,“好像是那个路口左转,就在路边的。”柳异顺着柳宣的指示放慢了

  • 都市乘猪快婿在线阅读第6章

    等了半天,也没见着什么小哥哥,待的许也都无聊死了,只有顾星儿还是神采奕奕地坚持着。好在这咖啡店在郊外,空气还不错,附近还有一处一处小花园,许也赶紧出来透透气。许也穿了一件碎花的长裙,坐在在花园的长廊上,百无聊赖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有小朋友,有老爷爷老奶奶,还有年轻的男女,许也脸上露出不自觉地微笑,她

  • 玄幻:每天培养一个好习惯基因药剂

    第十章索尔和洛基很淡定的在一旁,并没有参与其中,他们对于振金这种据说地球最坚硬的金属并不感兴趣,旁的不说,雷神的锤子材料是uru,用恒星的内核当作锻造模具,还附加了奥丁的祝福,能够增强使用着的魔法能力,振金再坚硬,也只是很好的防御材料罢了。现在所有人都已经聚集了,托尼收到哈比的信息,告诉他别墅已经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