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凌风降临奔跑吧兄弟利益

作者:绝尘、风流 来源:飞卢小说网

命运如河,众生若鱼。

奥斯的死而复生事件在哥特城、伊兰郡,甚至于在神圣帝国的影响比奥斯预估的还要大。因为某些夹杂其中的巨大利益,很多的目光此刻都关注着整个事件的进展,所以奥斯所期待的命运的落子其实在他复生之后,就已经悄然展开。

奥斯推开厚重的会议室木门之后,看见埃塔神父和斯坦利祭司正在亲热的交谈着,完全看不出两人其实存在着竞争关系,奥斯也假装不知,向两位行了一个晚辈礼之后,便等待着斯坦利的开口。

“光明神护佑,我们又见面了,小奥斯。”斯坦利等待奥斯行礼问安之后,微笑的迎向前来,一边走一边开口道。“这次我过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通知你一下,今晚在城外的玫瑰庄园有一场晚宴,艾默德执政官邀请你和他一同前往。”

奥斯愣了一下,玫瑰庄园他听说过,那是哥特城举办最高等级晚宴的几个场所之一。

哥特城依山而建,虽然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城区,但并不是规则的四边形,四个城区只是大致按照方位而划分,而且占地面积差异很大,最大的城南区,是平民区,紧挨着城门,接着是商贸繁华的城西区和贩卖奴隶、骡马的城东区,最后是集中了哥特城及周边几十乡镇绝大部分财富和权力的城北贵族区,城主府和哥特大教堂全都坐落于此,前者是世俗权力的掌控,后者则是神权的代言。

哥特城与其它的伊兰郡城市相比,只能算是小城,但是它在伊兰郡的政治地位却很高,因为哥特城里的贵族数量在全伊兰郡所有城市里排第一。

哥特城周边盛产索罗兰草,这是治疗外伤的主要药材之一。在神圣帝国还未建立之时,哥特城的索罗兰草就很出名,许多商团都慕名而来,而神圣帝国建立之后,这里的药材市场逐渐成型,繁华的商贸促使很多当地人一夜暴富,有了大量财富之后,很多人便通过政治献金成为贵族,然后组建武装,再建立功勋,得到封地。

恩斯特家族就是其中的一员,现任家主费尔南多. 恩斯特是世袭子爵,哥特城参议院的议长。家族封地离哥特城不远,只有二十里地,恩斯特家族闻名遐迩的玫瑰庄园就建造在封地之中,风景秀美,占地很广。

在此之前,奥斯从来没有去过玫瑰庄园,因为他只是一名辅祭,根本不够资格,即使他的辅祭是世袭。整个北城区小教堂,也就埃塔神父有这个资格被邀请。但是这次艾默德大祭司让一名祭司前来邀请他,还会亲自带领他前往,那说明事件的发展情况目前来说对自己是有利的。

想通了这一切之后,奥斯忙拘谨而谦卑的回答道:“这是我的荣幸。”

看到奥斯的态度之后,斯坦利祭祀很是满意,赞许的说道:“小奥斯,不用紧张,今晚会有马车过来接你,到时候你只需跟随执政官阁下前往就行。”

说完又面向一旁的神父开口道:“好了,埃塔神父,我还要回去回禀,就不在这里多呆了。”

埃塔神父右手在双肩轻点,回应着:“有劳斯坦利祭司了,我送送你。”

这次会面在几句话之后便结束了,但是这次简短的会面却让奥斯稍稍心安。

当然,聪明人并不止奥斯一个,埃塔神父在送走斯坦利之后又找到了奥斯,亲切和蔼的关心着奥斯的身体,或许他也感觉到这样太刻意,像是随意交谈一样对奥斯说道。

“你从小便在咱们小教堂长大,这是第十六年了吧?”

奥斯内心其实很厌烦这种刻意的关心,但是以前他一直都是呆呆傻傻,再加上身份地位的悬殊,也不得不恭敬的应付。“是的,埃塔神父,我在咱们北城区教堂已经十六年了,我很感恩教堂给予我的一切,也很感激神父您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说完,还很是正式的给埃塔神父行了一个祷礼。

埃塔神父连忙扶住奥斯,他很是满意奥斯的恭敬,又接着和蔼的说道:“以前因为你年纪尚小,还有一些人暗中的阻拦,你的明确职司一直没能确定下来,导致你只能做一些迎客和打杂的琐事。这次呢,你经历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很明显的感觉到你比以前成熟了很多,而且,你本来就是一名辅祭,你应该要承担更多的重担,所以我决定让你从现在开始就接管咱们北城区教堂的苦修堂事务。”

奥斯听到埃塔神父的话后没有丝毫的意外,但是他依然做出一副诚惶诚恐,受宠若惊的样子,更为感激的向埃塔神父再次行礼。

“光明之神在上,感谢神父的栽培,奥斯定然不负神父您的重托,坚定不移的跟随您的脚步,将神的光辉与旨意传播给更多的信众。”

事情的发展就是这么的戏剧,又是这么的现实。

奥斯知道,如果没有今天艾默德大祭司对他表现出的亲昵姿态,他的生活肯定还会是一成不变,埃塔神父也就不会支持他掌管苦修堂。但是,当手握哥特城信仰权杖的艾默德站在他的身后时,埃塔神父就不得不做出一定的表示,不然他自己的地位也会摇摇欲坠,在整个圣教历史中,虽然有很多的越级对抗并成功的事情发生,但是这些能够成功的案例都有一个共性,低地位的人背后永远都站着不止一名强大的后援。

相比于奥斯,匆忙离开的斯坦利祭司则很不淡定,此时正恭谨的站在哥特大教堂的一间房间内,向一名中年人仔细的汇报着之前发生在北城区小教堂的一切。

中年人就是哥特城的教务执政官艾默德大祭司,身穿黑衣红边的宽大教袍,左手把玩着一只十公分大小的纯银十字架。等到斯坦利汇报结束,他思考了一会,抬头直视斯坦利的眼睛,然后才开口问了两个问题。

“你确定几天前你去做弥撒时他已经死亡了吗?有没有探查过是否是因为死灵术?”

斯坦利听见艾默德的询问,急忙回答。

“因为他的身份特殊,是世袭辅祭,所以我当时使用了探灵术,绝对不会出错的,埃塔祭司和艾琳娜修女都在现场,他们也能够证明当时奥斯已经死亡。他复活后我特地又给他施加了治愈术,整个法术完全的融入了他的身体,没有任何异常,治愈效果非常完美,绝对可以排除死灵术。大人,恕我直言,这是神迹啊,上报教皇厅,绝对可以成功成为神眷者的。”

艾默德的眼神非常锐利,就像狮鹫的目光,盯的斯坦利压力倍增。

“以后有人问起,你也要这样照实回答。”

斯坦利心中一喜,知道艾默德是默许了他的建议,也暗示他可以对外传播这件事,并将此事直接定性为神迹,用舆论来推动“神眷者”的上报,如果成功,对艾默德,对他都是巨大的政绩,艾默德有很大几率可以直接升任都主教,而自己作为事件的主要参与者,也绝对会顶替艾默德的位子。

斯坦利明白了艾默德的暗示,于是神态更加恭敬,口中诚惶诚恐的说道:“请大人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

“好了,你先下去吧,这件事事关重大,并不是你我能决定的,由上报到审判还需要经过很多大人物的认可才行,我们只能做一些前期辅助的铺垫。”艾默德挥了挥手。

斯坦利忙点头称是,后退着退出房间,并轻轻的掩上了雕刻着光明主神与命运女神的宽大房门。

看着斯坦利的退去,艾默德才收回视线,继续把玩手中的十字架,同时自言自语道。

“神眷者吗?希望这是次机会吧。伍德,我做出了选择,现在该是你选择的时候了。”

神眷者所带来的巨大政绩,可以令整条线上都主教以下的所有人都能提升一级,当然,掌管一郡教务的都主教虽然不能立刻原地升为红衣大主教,但是有着这个政绩,在做满一届都主教之后,没有重大过错的情况下,他将会是所有竞争者当中最有希望的那一位,所以,大陆上对神眷者还有另外一个称呼,“红衣大主教的阶梯”。

当然,由于神眷者的评选规则,神圣帝国各郡每年只能上报一个名额,然后经过教皇厅的综合评定和审判之后,才能最终确定每年是否有神眷者的降临。毫无疑问,并不是上报就必须选出一位,事实上,上一位降临的神眷者是在五年之前。即使明白这件事操作起来的难度之大,可是艾默德依然决定抓住这个得之不易的机会。

“红色的教袍确实比黑色顺眼很多。”艾默德大祭司闭上了眼睛,享受着穿透巨大落地窗进入房间的明媚阳光。

黑衣红边是大祭司教袍,而红衣黑边则是都主教教袍了。艾默德口中的伍德便是伊兰郡的都主教,他的教袍便是红色镶黑边。

圣教成立三千多年,早就建立了完善的等级制度。

修士白色教袍、辅祭白袍黑边、大辅祭黑袍白边、祭司黑色教袍、大祭司黑袍红边、都主教红袍黑边、大主教大红教袍,所以又称红衣大主教、而教皇则是金色教袍。

关于这一点,蛮族历史上最伟大的狐族祭祀西塞罗两千年前曾今说过一段经典的评论,“人类总是喜欢用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衣物、饰品,来炫耀自己的财富和权力,华而不实,充满恶心的肮脏的贪婪的欲望”。而与他同时代的神圣帝国君士坦丁大帝对于西塞罗祭祀的刻薄评论只回答了两个字,“狗屁!”。

延伸阅读

爱丽港斯国际洗衣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6uyd.shtml
法国“爱丽港斯高质洗衣”,坚持新理念,新工艺,新设备,新模式讲求服务差异化。几十年的

转转熊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g15s.shtml
转转熊哺乳用品主要生产的是以奶瓶奶嘴温度计、水温计、等婴儿专门制作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靓车仔洗车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h2d.shtml
北京中科亚欧科技开发中心成立于2002年5月28日,属集体所有制企业,是一家集科研、

德尔美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a2yz.shtml
德尔美保健品产品遍及整个欧洲,美洲和中亚地区。德尔美保健品以真诚、严谨、热忱的态度对

汉正牌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y6r6.shtml
汉正牌职业装是一家以服装设计、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制服公司。主要为各大中型企事业单位生

纳琦环保光触媒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63e2.shtml
北京纳琦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高科技环保技术企业,8年来一直致力于光触媒的研发、生产

建雄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py9p.shtml
建雄玩具总部经销批发的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

悦天瑞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azw4.shtml
悦天瑞鞋垫总部主营以竹炭包和汽车用品为主的产品,公司有完善的电子商务服务和技术体系,

安德烈金珠宝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gdl7.shtml
一、来自韩国奢华珠宝品牌:费艾顿珠宝金饰(苏州)有限公司是集珠宝销售、电视剧制作以及

旭发加盟  http://www.satchelcohoes.com/gc6l.shtml
广州市旭发新材料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白云区钟落谭,毗邻于白云国内外机场。现已成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败家赘婿第九章在线阅读

    香蕴听后,心思皇后一直最重规矩,又威仪严肃,自己怎敢她说这种事,便道“也没那么想,只要家里过的好就行。”“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只愿明年,月圆人依旧。”二人一时无言,四目相视,含情脉脉。忽听咚的一声,望向湖中,几只不知名的鱼儿跳了起来。“那是什么?好大个

  • 进化吧!小麻雀在线阅读第5章

    她在想,啊城在边关会不会不适应,那里的饭菜要是不可口怎么办......边关,颖城。薛城已经到这里的时间不短了,虽然之前一直生活在南方,但是这些日子下来他也已经习惯了北方的生活。他接到七娘子怀孕的消息时已经到了边关,当时他兴奋极了仿佛浑身充满了劲。已经有四个多月了,自己离家四个多月湾湾也怀了将近五个月

  • 我是男二我怕谁英雄救美

    蒋言无奈,只能打电话和霍晟刚汇报情况。霍晟刚先是怔了一下,然后就让蒋言回公司。苏乔安回到家里的时候,家里静悄悄的,一片静寂。不过看到桌子上摆放的东西,很絮乱,就知道霍晟刚回来住过。她放好手上的行李,然后开始收拾屋子。终于,家里的一切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干净,温馨。苏乔安看着,满意地点点头。她抿着唇,

  • 越走越歪的人生路在线阅读第二章

    滴答……滴答……我听见有水滴落的声音。“你……还有……”朦胧中,还听到有人在说话。他(她)的声音忽近忽远,显得很不真实,令我分不清男女,。我……我好困……就像三天三夜没合眼一样……但我有种感觉,我不能睡,我得醒来……我用尽全身力气挣扎着,努力将意识一点点凝聚……最终,我感觉我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为

  • 超神学院之七七在线阅读第七节

    第7章“……”看着夏小天那一本正经的样子,那十几个人深深的把他的相貌记在了心中,从今以后,只要有夏小天的地方,他们一定要绕着走,打又打不过,又没他不要脸,惹不起,他们还躲不起吗?“你们出门只带几千块?”十几分钟后,看着搜遍了他们全身才搜出来的几千块,夏小天气的差一点一脚踹翻他们,作为一群职业敲诈的,

  • 吃鸡网恋又甜又强在线阅读第七章

    陈晨把法师长袍装备上后,顿时他的属性又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昵称:千幻星辰职业:见习法师等级:8生命值:210魔法值:240物理攻击:10魔法攻击“140物理防御:35魔法防御:35敏捷:45幸运指:5声望:11因为装备了法师长袍的缘故,陈晨的魔法量已经高达240,而一个火球术需要的魔法量是10点,也就

  • 不科学的姬战世界白骨冢

    那时年少,他与妹妹不是嫡出,自幼被哥哥姐姐欺负,他印象中只有那个脸上总有浅浅酒窝的女子,总会背着爹爹,拿些好吃的给他和妹妹,在他被他们欺负后,总是第一个找他们说情,第一个不计他不是嫡出扶起他。甚至于他被压到金朝抵做人质,也是她背着家人偷偷带着过冬的棉被棉衣,只身一人来寻他,只是……当他听说岳飞将军在

  • 明月悍刀行第四章在线阅读

    “通知所有组员开会!有案子!”清晨,深水市警署,刑警大队刚刚上班,做为刑警队队长的刘振英一进入警局边对刚刚来上班的一位刑警队员说道。刘振英手上抱着一个厚厚的文件夹,这都是昨晚半夜接到消息起床,半夜收集的资料,看似他是从家里才出来上班,其实早在半夜他就亲自去了其他几趟分区的警局,调来了一些资料,经过整

  • 我怎么又天下无敌了在线阅读第五章

    从与那个男人见了一面后。接下来几天,邵晓啸都没在家里看到那人。不过,在这几天他倒是把张妈给哄好了。不哄好不行。张妈先前硬是把他当做贼一样防着的。但凡有淙淙出现的地方,张妈都是防的死死,哪怕淙淙想过来,张妈都能找到无数个理由阻止,这让邵晓啸不得不使出些能耐将张妈拉到自己的营地来。将饭菜端上桌,邵晓啸便

  • 重生之学霸进化论越级越级 再越级

    清晨,吕图还没醒来就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额头,然后摸胸口,摸肚子,把脉。睁眼一看,是个老头子,再看老头身边豆芽站在那神情隐隐地有些担忧。吕图一看到豆芽心中立即安定下来,重又闭上眼睛,任由老头对自己上下其手。老头摸好了久才放开手,坐那里思索着,沉吟着就是不开口。豆芽着急:“大夫,怎么样了?”老头又沉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