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列表
都市言情
  • 长殃的话刚落,便见那突然窜出来的蛇已经到了若池上神眼前。下一秒,本来笔直飞过去的若池上神顿时微微侧过身子,握剑的右手一提,迎面而来的那条蛇便直接成了两半,垂直的落入了下面滚烫的岩浆中。一切不过是发生在一个呼吸间,石桥上的长殃见了,不由松了一口气,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刚刚为何突然那般着急的喊了一声,以若
  • 苻融既已将王睆带入宫中了,便逃不脱苟太后的眼目,她不仅第一次随苻融入宫就被苟太后注意到了,其后苻融每一次带她入宫的行踪,苟太后皆心知肚明。当初苟太后虽然答应等着苻融把自己找到的心上人带到自己面前来,但究竟是留了个心眼,她留在苻融府上的亲信以及值守在苟太后宫外的宫女都已经发觉了苻融总喜欢带着这么个姑娘
  • 现在正是北宋哲宗元佑六年春末夏初之际。一辆来自江南之地扬州的马车正停在了嵩山脚下小镇。沿着镇北的大路上山,就是海内驰名的禅宗祖庭少林寺。王进财,一个异常贴地气的名字,一位来自扬州的土财主。在经过将近一周的车马劳顿,王进财总算从扬州赶到了千五百里之外嵩山脚下,停马下车,正是悦来客栈门前。王大财主此行目
  • 我又看到了妈妈,虽然看到的还是她那朦胧的背影,但是我还是倍感亲切。我又一次奋力抬腿,想去追赶,可此时双脚像被灌了铅似的,动弹不得。“妈,妈,我是金童,你等等我,等等我”妈妈还是没有听到我的呼喊,又一次在我面前消失了。我哭了,我好像听到自己哭的声音。我睁开眼睛,这是我才发现自己蜷着腿斜躺在座位上,自己
  • 露天的清茗学院广场,人头躜动。薛校长提前到达已在做入学演讲。词稿日复一年,这些老师头胀的人人都会背.....“又是一届新面孔啊。”许今晓多年前也曾是其中的一员,不经意间也为人师表了,心有些感慨,甚至戚戚然。“我说完了,下面有请学校各大专业老师做专业科普,”薛校长对着许今晓他们示意。许今晓拍拍衣服第一
  • 我在深山里修行听到了你的声音师傅说,风来了,铃响了,你也该下山去了。后来,我回到了那座山里,笑着对师父说,风走了,你走了,所以我回来了。只是眼角掉下来一滴泪。师傅说,既然懂了,那为什么哭呢。我笑着说,该走的走,该留的留。这滴泪,是不该留的。你爱过吗?在最应该璀璨无惧的时候。医院里。安素静静的坐在椅子
  • 不过李洁是不可能出现在这里了,他在小餐馆已经喝的有些高了,温老哥是爽快人,喝酒也是,喝的很猛,幸好李洁也同样不认为一口酒抿一点那叫喝酒,也喝的很猛,今天温老哥兴致不错,看来生意还行,喝的满脸通红,他的一斤半干完后又拿了半斤,此时李洁的一斤也空了,本来要喝啤酒,却顶不住温老哥的劝,只得和温老哥分了那半
  • 第二天,秦清很早就起来了,她刚下楼,比她早的还有秦晋鹏,曲岚,老爷子,都已经在吃早餐了,她看了看墙上的时间,才6点30而已,除了秦慕天,大家都起了。“早啊,清儿。”曲静岚笑眯眯地看着秦清,很亲切。“早,伯母。”“早,伯父。”“秦爷爷早。”秦清站在楼梯口,向大家打着招呼。“快过来坐。”老爷子乐呵呵的,
  • 危啸惴惴不安地跟着向东青走下楼,上了向东青的豪华座驾,一路上两人并不多话,危啸自觉言多必失自不用提,向东青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就简单问了问最近的安排。十点过后街上车子少了很多,当车子经过高架桥的时候,危啸突然开始想家。当娱记的时候经常回家很晚,看着街两旁大楼中的万家灯火,想到其中有一盏是自己家里的,
  • “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乐儿小姐,我,还没有名字,父母还没来得及起就饿死了,我……”泪儿滴下。“没事,往后你就叫流云吧,行如流云。”赶紧帮她擦一下眼泪,总有一些人不幸。“带你认识一下,这是离落。”“你好。”离落做了个鬼脸。“那个是日暄。”指着正在练武的人给她看。翌日,“乐儿姐姐,咱们去郊游吧,今天
  • 徐阳勉力起身,为了十五日后的吴越剑士大比,现在正是拼命学剑的时候。又勉强对了几局,终于,对越女剑的领悟,七窍通了六窍,只剩下一窍不通了......好吧,徐阳承认自己不是练武的天才,资质恐怕比这次穿越的路人甲,哦不,是剑士甲还差,起码剑士甲二十八岁的年纪,已经是越国屈指可数的剑术高手了,不然也不会派他
  • 第二天清晨,黄守善终于能够躺在自己的床上好好睡上一觉了,昨晚一整夜在教授寂凉如何使用手机,识别人类的字,知识,常识,等等一切东西,让他觉得身心俱疲。对于他来说,其实就算是很久不睡觉也没事的,毕竟身体机能已经超越人类了,吃饭喝水睡觉这些事情只是为了体验人类的生活才做的而已。但是疲惫这种状态按道理来说是
  • “你会让我离开的,对吗?”女人胆怯却又带着稍小心机的问话让左少卿越发觉得眼前的人儿的有趣,唇角慢慢勾勒出近乎残忍的笑容。“如果让你离开,那你送你来的那个人欠我的钱该如何还?”话如晴天霹雳一般,让安雅呆愣在了原地。她一下明白了为什么一向不喜欢她的秦院长今日为何如此的讨好她,原来她这样做仅仅只是想让她用
  • 刺猪的大小与另一个世界的家猪的大小,看起来要小一些,但结实有利的四肢,防御中上的背刺,却是要比家猪更能生存。但遇到了更加大的巨狼……巨狼乖巧地蹲在溪水边,嘴里咬着刺猪薄弱的颈部没有松开,一双冰冷的双眼此刻微微有些亮。蓬松的狼尾并没有在乎石子硌得慌,有些激动地在地上来回扫着。像极了正在邀功的大狗……延
  • 莫遇紧盯着襄止的眼睛,他的眼睛很幽深,让人摸不透,漆黑,又恍若星辰般明亮。这样美的一双眼睛,和顾七珏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觉。顾七珏温和,光明磊落,可是他却有种看不透的阴鸷。襄止同样凝视着莫遇的双眼,喉结上下动了动,缓缓开口:“属下,现在是主人的死士。”莫遇打量着他许久,唇角上翘,旋即勾起一抹笑意。很好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