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列表
仙侠小说
  • 清晨,几个女生就被自家经纪人从梦乡里拉了出来,美容院里,让烤地瓜姐整理好几个人的发型和妆容,就开车载着几人往位于釜山的拍摄场地赶。闵妤恩从被窝起来开始就一直闭着眼睡觉,昨晚练习的很完,回宿舍后又和郑宜琳打了几盘**,现在累的眼皮在不停的打架,压根就睁不开眼。靠在自家艺恩姐的肩上睡觉,非常的舒服。釜山
  • 就当云凡从光团内拿出时全场哄然大笑,就连云凡的哥哥--云天,都是眉头紧皱,不为什么,就因为云凡拿出的只是一柄生锈了的凡铁,没错是生锈了的。刚刚对云凡投来不和谐目光的那几个人捧腹大笑,指着云凡说:“果然,此剑配你天衣无缝,我一看就知道外门大赛第一绝对是你的,哈哈哈”云凡不慌不忙的回答,但眼眸当中的是嘲
  • 盛夏的晌午闷的厉害,湛蓝的空中没有一丝云,头顶的太阳仿佛变成了两个,连风都是热的,令人昏昏欲睡。云锦从内府局领了这个月的用度,刚到常宁宫门口,便见一身穿绿色襦裙的宫女走了过来。云锦认得她是兰贵妃的贴身宫女绿竹,也不想搭理她,转身就往门内走,却被绿竹一把拉住,绿竹望着她道:“云锦姐姐这是刚从内府局回来
  • 离开春野武藏之后,她漫无目的地游荡了很久,最终迷路进了群马山中一个宁静的小村子。她来的时候正是夏季,漫山遍野的树荫就像是万顷绿波,将整座山都笼罩在苍翠的梦境之中。一团又一团的花丛盛开在她一路走来的小道上,远处还能听见泉水流淌的叮咚声,和山下村民们的欢声笑语相得益彰。这是个很好的地方。蹲在村口的人家思
  • “我开讲道法三次,三次讲道已过,我鸿钧即将身合天道,从此非破坏洪荒大势不出。”鸿钧面无表情地说道。众人纷纷跪求鸿钧莫要离去,但其实巴不得鸿钧赶紧走,尤其是最前面几个,谁都不想整天有个人压在自己头上。鸿钧也不去管他们,接着说道“昔日我游走洪荒得到不少灵宝,日后我也无用,便在如今赐予你们,当做防身之物。
  • 哈利了解事情经过后,思索片刻,并没改变决定。萝丝的想法我们做大人的大概也能猜到,十有八九是因为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势同水火的关系,以及和阿不思过分亲近的斯科皮。这并不怪她,选阵营一向是霍格沃兹的风气,萝丝太过精明,又很清楚自己想要的那个高远的目标——就像赫敏,这是她的选择。哈利和我们都选择尊重她。“刚
  • 今夜的月亮格外明亮,将整个皇宫的小道,照得异常清晰,也不用担心路面上,会有什么磕磕碰碰。在经过宣德殿门外时,微微瞥了一眼,里面尽是漆黑一片,宣德殿是皇帝专有的寝宫。她心里还想着,谢湛会不会彻夜批阅奏折等等。某人不定和哪个女人床头打架床尾和呢?她的心,没有来由的揪了揪。又抬头看着这月光,不免替自己未来
  • 与灵灵这番交流其实也不过片刻,弄明情况后,叶依帆一步一步走向前去,施施然走到炮哥面前道:“听说你要砍死我,现在我都走到你面前了,炮哥,还要继续吗?”大厅内是一片死寂!炮哥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叶依帆,脸上一阵红一阵紫,精彩纷呈。他今晚带得都是自己最强悍的精兵干将,寻常五段境星士都未必撑得住他们的轮番进攻,
  • 陈烨来到赵府几日,院子里就三个人,没事就是看看书,思考思考人生。从赵晓的口中得知,赵家生意主要是做瓷器生意,自己有窑厂,有工人,生意也只是局限于南方地区。瓷器烧制技术水平还算属于上层,只是苦于没有门路生意,无法向上层人士铺开,这也是赵见财什么对大女人有这么高的期望。问题是他也对瓷器了解的也不多啊,只
  • “哟,我躲,躲,躲。”火球匆忙飞退,哪知还是被林茹息的冰剑刺了过来。“啖!”就在这万分危机的时刻,一颗龟纹石飞来,打落林茹息的手握冰剑。“谁?哪个施的石头。”林茹息错愕,回头看向兵士们。“嘿嘿嘿,堂主,你气也该消了,该收手了吧?”原来这颗龟纹石是林茹息的车夫老易打出来的,他从战车旁来到林茹息的面前,
  • 010:大帝之手“女主殿下,我真不知道我家主公去哪里了,我要知道,我就不用孤孤零零的一个人呆在这个破屋子里默默流泪了。”钟无艳说着擦了擦眼角的泪滴。“你不说是吧?行。”苏妲己点了点头,“那我就先把你拿下,你们主仆情深,我不信他会扔下你不管。”说完,她双手合十,就像一个跳大仙的,口中叽里咕噜的念叨了起
  • “啥?你听谁说的?是那娘们儿不!她血口喷人……”话虽这么说,但陈老五这口气,怎么听怎么觉得虚。他们家老三是啥人,他可比别人清楚,那是脱了裤子就只认娘们儿,爹都靠边站的主儿,这事儿他还真就做的出来。“你可拉倒吧。那半夜三更的往人家寡妇屋里钻,还死人家灵堂棺材里了,你说你清白?谁信呐!”老李鄙夷的看着陈
  • 谢凌说我一表人才,倒是说的一点都不错。我本来就不丑,只是皮肤略微有点黑。吞了白如霜的内丹之后,这唯一的缺点也渐渐消失了。不仅皮肤如玉石般光洁,气质上也变得高雅许多,和从前土里土气的农家少年相比,好像换了个人一样。狐狸精都是颜值派,在白如霜内丹的改造下,我镜子都不敢多照了,生怕一不小心爱上了自己,嘿嘿
  • 谢酒捋着后来那些狗血又惨烈的剧情,突然想到那个推自己过来的灵魂,那不就是原主吗?她是不是受不了这狗血剧情所以趁机跑路让她来继续,难不成这剧情不能崩坏,必须一条道走到黑?想到这里,谢酒就坐不住了。她下地试了试,脚步有些虚浮,头有些晕却也没有大碍,估计是灵魂还没彻底适应身体。待适应了身体,谢酒走去东间。
  • 尤里坐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回答。“好啦走吧”龙人不知不觉的,就上前去拉妹妹的手了。尤里一惊后,低头害羞着慢慢的站了起来。龙人这时才发现已经握着妹妹的手了,又想放手,可根本就动不了,只好硬着头皮上。“走……走吧尤里”。龙人带着妹妹出了门,可是好慢,尤里走的很慢。尤里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所以给哥哥说:“哥哥,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