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列表
霸道总裁
  • 第十章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一年一度的秋季运动会开始了。韩斯衡的比赛在第二天上午,他早早就叮嘱乔臻一定要来看。当天早上,乔臻从衣柜里翻出一条淡蓝色的连衣裙换上,将头发松松地扎了个马尾,穿了双灰色的平底鞋出了宿舍。还没等她走到操场,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喧嚣声和欢呼声。各系的学生会都派了代表在操场边缘处搬了
  • 教导主任这句召唤家长的话一出,期待地看着他们的表情,当看到他们面色各异时,他得意一笑,果然自己威严十足啊。李蓁蓁生怕见到原身的父母,不管记忆中原身的父母对她多么不关心,但亲生的,难免还是看出有所不同吧?现在她还处于必须天天找苏鑫续命的状态,还没做好见他们的准备。于是她小声地说道:“主任,我觉得这个事
  • 次日早上。杨晓夕和张敏桥开车朝着目的地“西岭神殿”进发了。绕过许许多多的小村庄过后车子再也无法在崎岖的山路上进行了。只能将车停留在附近的小镇上给人看管。买了两匹马代步前往“西岭神殿”。狂奔几个小时后进入了深山地带已是傍晚。杨晓夕拿出地图看了看。顿深感悟的对着张敏桥说道:“以这样的路程来看。应该还有几
  • 朱蒂走进咖啡厅的时候,陆蔓蔓和阿科正暗搓搓地猫在角落,吞咽着不吃白不吃的黑森林蛋糕。感受到周围气场突然变化,陆蔓蔓抬起头,看到朱蒂,她擦了擦嘴里的奶油,对阿科小声说:“好像...砸场子的来了!”朱蒂漫不经心扫了陆蔓蔓一眼,便立刻抽回目光,她根本没认出陆蔓蔓。虽然两个人在比赛中交手过很多次,但陆蔓蔓戴
  • 自从夏侯爷给她分配过来几个人以后,夏倾心就过着无比舒坦的生活,不知道梅苑那边的人是不是被敲打了,一直都没来找她的麻烦。又是一个艳阳天,夏倾心体内的不安分因素又出来作怪了,“绿篱!本小姐想出去玩,你要不要陪我去?”绿篱看着坐在秋千上还不安生的夏倾心无奈的说道:“奴婢要是说不陪小姐去小姐是不是就不去了。
  • “小姐,您是千金之躯,是侯府的小郡主啊,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小桃可怎么办啊!”“恩。我知道。”谢流萤点头。小桃:“……”接近愣住整整五秒,才反应上来,一脸错愕的看着谢流萤。“小姐,您……您……”“我怎么了?”“您第一次点头了,接了奴婢的话!!”“……”谢流萤这才想起,原宿主谢流萤是个脑残的货色,典型的
  • 与此同时,远在南方的梁国,正在举行盛大的庆功宴。二十年前,梁国王后生下一位王子。此子降生之时,半个梁国的人都看到漫天红光,天边的火烧云,仿佛一只巨大的麒麟腾云驾雾而来。都说这是天降祥瑞,此子将来定是一代明君。梁王非常高兴,给这位王子取名南宫城,立刻册封此子为太子。南宫城自幼便显示出与众不同的能力。他
  • 夜晚、丁十七做了个梦,一个离开山神庙后就没有再出现的梦,狭小潮湿的空间中,丁十七…不….是段方山,那时他叫段方山,这是他记住的唯一和自己有关的东西,狭小潮湿空间中,段方山仰起脸向上望去,上方有光落下,不太强,不规则,似乎有什么挡住了部分的光,他一直这么仰着脸,心中充满了恐惧和悲伤,他不知道这恐惧和悲
  • 从那次的樱花林相约后,守约对孟瑶的在意越来越多,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深深的印刻在守约的脑海中。他忽然发现孟瑶的微笑真的很特别,说不上是格外的美丽,但是就是有一种魅力,让守约觉得见到她的微笑后全身都轻松了很多。那一天那一刻也许真的改变了很多,让守约有了前所未有的放松。渐渐的守约有了一个小小的习惯,
  •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门口,不知道古明宇什么时候走了进来,他脸色沉郁,浓眉微蹙。乔娜一件古明宇来了,立刻上前,挽住他的手,将他拽到了古米悦面前,告状,“表哥,古米悦欺负我和姨妈,这里明明是我的房间,她却把我的东西都不知道弄哪里去了,现在还要赶我跟姨妈走。你看姨妈,气得胃都疼了。”古明宇闻言,先是看了
  • 马仔甲:“七星聚首,这可不是小事啊!”马仔乙:“是啊,我入会这么久还没见过大会长和其他几位会长一起出现呢!肯定是出大事了!”马仔丙:“哎?怎么没见到七会长啊?七会长呢?”马仔丁:“你们还不知道吧?七爷被那个叫刘剑飞的小子给抓走了,要不然其他几位会长全都出现,还把咱们七星会的大小头目及弟兄全叫来了么。
  • 王虎婆两眼一黑,左右卖不上价这干脆赔本了,只能接前面的话茬了。“话是你说的,年底要拿不出银子,就别怪我这做长辈的狠心。”说罢回屋拿了三两银子,把婚事退了。人群散去,小仙也一脚深一脚浅的跟着王富贵往家走。眼前突然弹出浅蓝色的可视屏幕来。嗯?这是啥?VR投影?抬手竟然可以触碰,这是什么?5g时代的新福利
  • 文二爷果真出了一笔钱给买了三口棺椁,把丧事给办了,葬了这惨死的三口。在花溪村村,人们一提起这件事时,没有不给文二爷竖大拇指的,都说这老文家的兄弟是真沾了文家大院的光。可是没有一个人知道,那天晚上,文二爷是按兵不动,见死不救。入殓那天,海棠的身子还是很虚,在两个兄弟媳妇的搀架着,看着文天明和他父母入棺
  • 永历九年七月十七,诸事顺利,宜嫁娶。戌时已经过了三刻,宣王府依然一片热闹,大红的灯笼,窗户贴着红色的喜字,劝酒划拳的声音老远都能听到,沈佳音坐在铺着大红喜被的床上,空气中都是浓郁的花香。而沈佳音却觉得头上十几斤的首饰坠的她头晕脑胀!她的盖头还未掀,眼睛能看到的只有一片红色。“萱宜,给我倒杯水过来!”
  • 人潮不断的街道上,一辆出租车像无头苍蝇般横冲直撞,见着路口就拐,见着巷子就钻,也不管有没有走了回头路,足足把一出警匪戏演到了极致。沈桐坐在后排直冒冷汗,问:“师傅,你们这儿不限速的吗?”司机:“限!待会儿你得多付钱!”沈桐:“别怪我多事啊,现在这情况恐怕不是钱能解决的,你得被扣十二分了吧!”司机:“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