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列表
古代言情
  • 终于回到了家,父亲沈占青坐着屋子里,手里好像正在编制着一个竹器。母亲张桂芳带着两个风尘仆仆的女儿进屋,他也只是淡淡的抬头瞧了一眼,很是淡漠的开口说了一句。“回来了?”“是的,爹,我和大哥回来了,我们找了好多的山芋呢。”一向沉默寡言的父亲打招呼,身后瘦弱的沈陶赶紧跳了出来,一脸邀功的指了指上的背篓。可
  • 千默走在热闹的人群中,广场大屏幕上放着当红歌手的新歌,甜腻温软的嗓音带着一股安宁的气息,她突然停了脚步,看着前方林荫道旁树下的黑色西装男子。那人打扮的十分得体,修长贴身的西装,并且配备了专业的,墨镜。“你这是不引人注意?”千默撇了眼刚才求拍照的女孩,语气轻讽。对方做了一个耸肩的动作,抬手推了推墨镜,
  • 我挑衅完贝尔摩德就先溜了,以免遭到贝尔摩德这个女人愤怒中的暴打。我仔细查看了一下我的衣服和*露的皮肤上有没有血迹,在发现我滴血不沾之后我就相当满意地扯平了裙子的褶皱。然而我站在公寓楼下的时候,悲伤地发现我并没有带钥匙。因为我换上的裙子并没有口袋。而波本身为一个黑帮成员,怎么可能跟普通人一样在外面放自
  • 自家小天使弟弟泉奈奈如此聪慧,斑是非常骄傲的,但聪明过头也是让身为兄长的斑略头疼,在此之前,除了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的开眼方式,宇智波斑从来不会隐瞒泉奈任何事情,就算是和柱间之间的羁绊,斑也没有隐瞒欺骗泉奈的意思,但现在,这个轮回眼的开眼方式实在是让他难以启齿啊!!!想到梦里两人做过的羞羞的事情,还没有
  • 开学在即,离尹柔和鹤志明回去的日子也近了。过完生日这件重要的事儿后,还有几天的时间,尹柔正在看旅游景点,寻思着要带俩儿子出去玩。鹤橙看着外面烈日骄阳,懒洋洋的:“妈妈,要不等你和爸爸下次回来再去吧,外面很热的。”鹤志明不喜欢跑来跑去,特别赞同小儿子的话,连连点头:“是啊,你看这外面这么大太阳,你擦了
  • 瞬间,林天的神情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出鞘的长刀更被他紧紧的握在手里。很快,林天便发现,楼道里被他斩杀的丧尸尸体尽数消失不见,这让他意识到楼道里恐怕依旧更加恐怖的存在。……来回往返数次,林天终于有惊无险的将装满物资的几只背包悉数运回了家里。时间早已是下午,将一切安置妥当后,林天就开始动手烧水了。虽然已
  • “张子笙,小心。”西门燕一把将张子笙推走,只见一把匕首凭空出现,西门燕还来不及提剑来挡,便被刺中要害,“张子笙,我不能再陪着你了……”遂慢慢闭上了眼睛。“不!”男子伤心欲绝地抱着怀中女子……“西门燕,西门燕……”张子笙睁开了眼,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背后衣衫竟已湿透,“还好是梦,我还是太弱了……”“主
  • “我一个人过日子想干嘛干嘛,找他们来干什么?让男人去死吧!”路过男性清洁用具区听见导购员正卖力推销刮胡刀,让朱桂花想起了昨天晚上牛宝六把她撵出去之前的最后一句话。如今男人在宝六的眼里就是一根刺已经深深扎进皮肉,就算□□伤口还会隐隐做痛,有一点是她不懂的,既然宝六觉得男人一无是处为什么还老叨念着让她赶
  • 翌日路游游拎着一个逛街的手提袋,里面只装了两件临时穿的衣服,就这么干脆利落地离开了顾燕鸣的别墅。她现在有钱了,等安顿好,肯定是全部买新的,彻底和这两桩任务划清界限。路游游打了辆出租车,抵达S大,先让系统和往常一样帮她抹掉监控,改变容貌,换成路鹿的样子,然后再从容地走进宿舍。一人分饰两角路游游已经玩得
  • 第九章砸招牌(2)太宰治现在有点懵,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就变成了已经出师的弟子,这真是个意料之内又意料之外的结果。现在一比一扯平。他坑了谷咕说他医术高明,谷咕说他已经出师,大家的处境谁也不比谁好,一条绳子上的蚂蚱。得做些什么来挽救下局势,让接下来的场面不至于很被动。他抬起头,脸上挂好了公式化的笑容,看
  • 第二排的位置上坐着一个温文尔雅的青年,大概三十岁左右,下巴有些微微露出的胡茬,透露出大叔的成熟风范,身上穿着考究的西装,面庞帅气,眼角的余光,瞧见秦沐雪居然对陈天有说有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可恶的女人,小爷这几天对你这么上心,你看都不多看我一眼,对这个穷小子却这么关心,尼玛,凭什么,这一刻,朱劲空感
  • “肖恩你们四个一会跟着教练学会骑马就行了。先把马骑好,然后再其他……”彼得-杰克逊看着眼前四个有些矮小的家伙说道。“是的,导演先生,我们一定会好好练习的。”肖恩作为这四个霍比特人里面最重要的说道,因为他扮演的是山姆。“好了先生们,女士们,还有我们的小英雄们,我们要下船了,今天我们的任务还很重,等我们
  • “儿子都要走了,还这么凶!”沈母瞪了沈父一眼,帮沈易扬理了理衣服,温柔的说道,“扬扬,到帝都打个电话回来,下车后别乱走,爷爷会派人来接你的。”“知道了,妈。”沈易扬朝着爸妈挥手,“那我先走了。”上车后,沈易扬将书包放到头顶的置物板上,坐下来听歌,他看着窗外白色的建筑和来往的人群,眼中满是惆怅。旁边座
  • “葛斯*贝凯,十四岁,单身未婚,现在的梦想是加入海军,然后成为一名优秀的海军维护大海正义!”听到贝凯的自我介绍,鼯鼠和蓝山嘴角一阵抽搐,说自己理想没错,可你前面加个单身未婚是什么鬼!无视了贝凯玩笑似的话,鼯鼠也是shen出友好的右手和贝凯握在一起。几秒钟后,两人分开,相视一笑,在蓝山的带领下朝狄古斯
  • “我们先回三清观?”“无悔哥哥,为什么啊?”“如果你被我欺骗了,被你发现后,会去那里追我?”“应该是去你最可能去的地方吧。”“我现在最可能去的地方就是灵机宗,如果你们不想和牛小剑遇到一起的话,就听我的没错。”“你到底干了什么事?”吕星星忍不住插上一句。“刚刚骗了他一颗灵石。”达无悔拿出那块灵石递给七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