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列表
校园小说
  • “大叔,我们为什么要逃啊?”在靥梦怀中颠簸的先知歪着小脑袋,痴痴的问。“你知道个屁!给我闭嘴好吗?”靥梦十分不耐烦,自己拖儿带女的怎么跟那个上忍打。虽然单打独斗也不一定输,但那个上忍显然是来扼杀先知的。杀掉一个人简单,可是要说到保护一个人,那就难上加难了。就在此时,极速奔跑中的靥梦因为跟先知说话,走
  • 崔顺任看着对面慢慢搅动咖啡的女儿,一举一动都带着一种让她惭愧的礼仪的风度,她心里更加的惶急起来。刚起开口,就看见对方将一盘点心放在她的面前。这盘点心很精致,细嫩的糕点上点缀了紫色的果酱,闻起来就让人很有食欲,可是这块点心很小,小到仅占这个盘子的五分之一或更少的部分,一点不像是她这样的普通人家能吃到的
  • 大加陈海盗,是一群专门在海上抢劫其他国船只的犯罪者。随着1991年大加陈内战的爆发,亚丁湾这一带海盗活动更趋频繁,曾多次发生劫持、暴力伤害船员事件。大加陈海盗有四大团伙:卫队、加陈国家海岸志愿军、梅尔卡赫、加陈水兵。2009年12月,大加陈海盗当选为时代周刊2009年年度风云人物。2011年4月11
  • 天边泛起青黛色,空气中裹挟着湿润的水汽铺面而来,冲散了白日里阳光带来灼人的热意。深山里天色暗的早,太阳落山没一会儿,零星坐落着的家户便亮起了灯光,远远的看上去,像是散落在大山深处细碎发亮的星光。温时安坐在小院的矮木凳上,微微弯腰,葱白的手指将最后一只碗从水盆中拿出来,放在水龙头下仔细的冲洗干净残留的
  • 通过小女孩断断续续,前言不搭后语的叙说,慢慢在脑海中整理出了一条模糊的事情线索!大约一周前,本来一切正常的社会中突然涌来一股莫名的焦躁感,所有人心头都有沉重的压抑之感,仿佛是天要塌陷一样,让人心闷难受!人变得焦急,狂躁,甚至不由自主的为了一点点小事开始乱发脾气,打架。就好像一生中所有的脾气都集中到了
  • 宋娴笑笑不语,沈妈妈要是知道她祖母库房放得黄金能堆满整个屋子,以及从她出生到现在,共有十几间铺子,酒楼和庄子,放在她名下,她会不会惊得连嘴都合不拢。当然他们还是很低调的,像吃穿用度一切都是特意往普通百姓的生活水平靠拢。再说,宋老夫人只是用钱财买卖,坐着收钱,并没有亲自跑到铺子里当掌柜。外人自不会知道
  • 夜已深,清欢这梦做得着实有些长,平秋瞧了时辰从御膳房端了吃食进了殿,放下食盒掀开帘子往床帏走去。小喜站在旁边皱着眉,平秋竟从她的瘫脸上瞧出了踌躇的意味,着实不易。坏人还是她来做罢,平秋拉着清欢攥紧的手轻轻摇了摇。“公主,该起了。”小喜是良妃拨来的一个小宫婢,瞧着年纪不大,做事却也稳妥,平秋防了几年,
  • 洛总兵带来的护卫中,有六人是修道之人,虽然没什么太大的能力,却也能使用一些小法术,洛总兵就点了这六人,又叫洛涓、洛倩、洛斌下车,令其余人带着车马就近找地方安置,又对三个子女和六个侍卫说:“此地乃我乡,名洛家镇,镇中多为我族人,有灵根者近半。此间不论俗世富贵,只讲修为高低。”他扫了一眼那六个侍卫,咳嗽
  • 次日。叶牧满脸舒爽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看着身旁已经醒来,满脸羞意的看着自己的汉库克,嘴角扬起一抹笑容来。昨天,他也算破了自己的第一次了。而且还是汉库克这个海贼世界最漂亮的女人。不得不说,非常舒服。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都非常的满足。当然,叶牧也达成了自己的目标。把汉库克给上的更听话了。不过有点蛋疼的
  • 石奕静静的坐在地上,什么都不做,持续了三天的时间,他彻底的绝望了,这种等死的感觉实在是一种最让人难以接受的事情。他曾尝试着寻找玉符的踪迹,但是无论怎样,都没有找到。玉符好像凭空消失了!坐到第三天的时候,石奕重新平静了,他开始思考,这里所发生的一切。既然这个山洞上面记载的是武技,那么就应该是以传授武技
  • 为天祖父点上一根蜡。走了半柱香的功夫,前面带路的蕙兰忽然停住了脚步:“到了。”司徒真正在房中读医书,蕙兰简单说了黛玉误食了药物,怕是和林松一样中毒,让他好生看看。司徒真闻言仔细诊治,黛玉左右无事,索性和他聊起了林虹的事迹,说起这位前辈,沉默闻名的医痴瞬间变身话痨选手。“那可是我们医者最崇拜的人。”小
  • 捧起面前的茶杯,秋寒喝上一口道:“那年我才你这么大,很穷,一路走来,经历过很多的事,所以我明白人在为难时需要帮助的心情,所以我帮你不需要你的回报!你也无须去在意你说过的话。”秋寒看着慕容筱没有打算再继续说下去,这些回忆是美好的,这些抹之不去的回忆,在如今每提及一次,心痛就会加深一分。慕容筱见秋寒不准
  •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对于巫师来说,这句格言就尤其灵验。在罗兰小姐六岁的时候,她远在法国的海琳娜姑婆回英国来探亲,在罗兰庄园小住了几日。海琳娜是罗兰老夫人的丈夫的堂妹,也是现存的与罗兰小姐血缘最近的亲戚。海琳娜姑婆很富有,并且青年丧夫,没有子女,虽然多年以来她娘家的亲戚只剩下了生活在罗兰庄园的这祖孙两人
  • 考核弟子怎能如他所愿,操纵傀儡后肢一蹬,势大力沉,迅疾如风!要是这一下给蹬实了,估计没一时半会儿是爬不起来的。然而李明轩又怎么会被蹬到,侧身一旋,整个人背部几乎快要紧贴地面,傀儡从其面部仅一寸之隔擦过,而紧随其后,他左手在地上用力一拍,右手灵巧的抓住傀儡的后肢关节处猛的一拉,整个人直接窜到傀儡腹部。
  • 2028年10月8日早上4点左右,在宜山市的一栋老旧出租楼楼门口。一个30多岁1米70瘦小的身影,从门里探出头左右看了看,见没人立马背起背包往外走。此人叫费解,对就叫费解。他是个孤儿,刚出生没多久就被人放在孤儿院门前。据说当时院长抱起他的时候,哭得那就个厉害,怎么哄都不行就一直在哭。院长无奈也就不哄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