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所有人都是主角,只有我是反派在线阅读第3节

作者:茶古 来源:晋江文学城

“啊,师妹!”刚被扶起来的那个人不知怎么了,突然浑身抽搐起来,眼看要撑不住直接见天道了,刚才说话的少年快速将一个药丸塞进她口中,逼她咽下。

那“师妹”不再抽搐,直接脑袋一歪,又晕了过去。

几人着急,最先说话的剑修对一人一猫拱手道:“其实剑阁还未结束,姑娘可以前去一试,在下师妹情况危急,便先行一步,祝姑娘拜师顺利。”

少年独自兴奋:“来剑阁好,剑阁正缺个小师妹!”

“等等。”桃染没听到少年的话,只叫住他们,道:“这姑娘眼神灰暗,印堂发黑,一看就是被千幻附体了,药石不可医,回昆仑路途遥远,即便御剑,一时半刻也寻不到医者,那她可就危险了。”

“千幻?!”几人惊呼出声,显然十分惊讶。

桃染顿了顿,不明白他们为何如此反应。千幻曾是仙魔大战中魔族的一种邪灵,炼制者可将它附在修为低的修者身上,以此控制他人意志。这邪灵恶毒,炼制成本不高,曾被魔族大量炼制,但也因为他们只能控制一些灵力低下或意志不坚定的修者,所以不成气候。

虽然不知这位女修为何会中招,但他们难道都看不出来吗?

尔尔见状,揪了揪桃染的衣服,低声道:“喂,你注意一点,现在可是一百年后了!”

桃染:“……”不好意思,真没注意。

几人愣了一瞬,那少年道:“那你可知如何能救她?”

另一青衣弟子道:“师兄,你别听她的,千幻只是一个传说而已,谁知道她是不是胡说,若是因此耽误了遥遥的病情可如何是好!”

那被称为大师兄的剑修却没有理他,他神色郑重起来,道:“在下是昆仑剑阁大弟子逸书,这位是我们宫主的亲传弟子叶遥遥,还请姑娘施手相救,若是能救下她,姑娘自可随我们一同入昆仑。”

还是剑阁的?不知是哪个师兄弟的弟子,教的还不错。

“喵?”女主?

“把她放在地上。”桃染没注意到尔尔,盘腿在她身后坐下,又对逸书道,“我灵力不够,一会儿那只千幻出来可能没有余力管它,你看住了。”

见逸书点头,桃染先点了叶遥遥几个穴位,开始施法。这个法术消耗的灵力气其实不多,只是较为复杂,又耗费心神,当初她和师兄弟们也是学了好久才学会的。

刚才不相信桃染的那个弟子抱臂守在了叶遥遥身旁,那眼都不眨的样子像是怕桃染把人给救死似的。但随着桃染手掌变换结印,他们也越来越惊讶。

这莫非是个高人?结印手法精妙,灵力也像计算好了一样,没有浪费一丝一毫,要知道,往常他们只有在长老身上才能看到这种情况。

很快就有一团黑气从叶遥遥头顶钻了出来,并十分灵性的环顾四周,发觉情况不妙后立即想要逃跑,但逸书早已守在一旁,哪能让他跑掉?便立即拔剑,以剑气束缚住千幻,那千幻挣扎无果,竟然好似越变越大……

桃染:“小心,他要自爆!”

几人都是修士,听到这话下意识就飞身后退,只是到底没有阻止千幻自爆。

桃染一拍脑门,叹道:“我怎么忘了,这些家伙最爱来这些阴的。”

“不怪姑娘,都怪这千幻太狡猾了。”逸书一边示意师弟接住叶遥遥,一边扶桃染起身,并示意身旁弟子递给她一颗丹药,“多谢姑娘搭救,还请姑娘随我入昆仑,想必姑娘的心愿也可以达成。这是一枚小还丹,可帮助姑娘恢复体力。”

“多谢。”桃染没有矫情,直接服下了。她现在才真切感受到这个身体有多虚,不过废了一点力气,就累的不行了。

剩下的人也跟着道谢,连那刚才那个出言不逊的家伙都拱了拱手:“方才是在下唐突了,只是在下护师妹心切,还望姑娘理解。。”

哼,还没弄清楚情况就先出言不逊,肯定不是剑阁的弟子,桃染心里吐槽,面上却回以微笑,在遇到俞烨之后,她决定给自己艹一个岁月静好的弱女子人设,和以前的性子完全相反,想必不会有人认为来。

叶遥遥醒了,身子还有些虚弱,在听到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柔柔弱弱的对桃染行了一礼,道:“多谢姑娘搭救。”

“师妹,你可觉得哪里不适?”青衣弟子上前扶住叶遥遥,一脸紧张。

“多谢师兄牵挂,遥遥没有什么不适的。”叶遥遥本身长得就是柔弱型姑娘,现在刚醒,脸色还很苍白,又是一副被风都能吹倒的模样,就更加惹人怜惜了。

桃染不禁纳闷,按说这玩意应该没有后遗症啊,怎么这姑娘一副要倒不倒的样子?桃染会一点医术,本着好人做到底的原则,她主动问道:“姑娘在这之前是否有什么病史?”

叶遥遥道:“没有呀。”

青衣弟子比她还紧张:“怎么了,可是这千幻有什么副作用?”

桃染摆手,笑笑道:“没有,我只是好奇而已。”

桃染一笑,那性子跳脱的少年都看呆了:“哇,你真的好美啊,简直是我见过最好看的人了!”

桃染被夸,又笑起来:“是吗?你真有眼光。”

少年道一拍大腿:“声音也好听,你来做我师妹吧!”

另一人道:“逸尤,你们那里寻常人可受不了,你别害了人家!”

逸书逸尤,他也是剑阁的?不过她这身份敏感,为免被人认出来,还是不要去剑阁了。

逸书作为大弟子,问的就比较有用:“遥遥,你可还记得千幻是如何上你身的吗?”

叶遥遥一脸茫然:“不记得了。”

“罢了,等回去再说吧。”

——

昆仑山很大,包含诸多山峰,他们最后去的,是主峰玉珠峰,今日的比试已经结束,他们到时,正好赶上各个阁的阁主和长老在大青鸾殿外选拔弟子。

过了考验的弟子们各个白衣束冠,远远望去,一片青春盎然。前面几个阁主长老分坐在周围,最中间是术阁阁主,同样也是昆仑玉宫的宫主郑胥,其余位置大多都坐满了,只有他左手边的位置空着。

器阁阁主是个胡子花白的老头,见那位置空着,问道:“剑尊怎么还没来?”

此时代剑尊选拔弟子的是剑阁的剑灵寒之,他不爱说话,且这话也答不上来,所以只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

阵阁阁主见状,接了这个话茬:“你又不是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小师妹的祭日,他不一定来了,方才选拔弟子都是寒之来替的,现在拜师大典也没准了。”

另一长老脸上端着矜持,以袖子掩面,低声道:“剑阁小师妹都去世那么久了,至今不知她是入魔还是被千幻附体自尽,但我听说,剑尊至今都未放弃寻找凶手。”

“不说这个,你可知道他如今修为几何了?”阵阁阁主同他低语,“当初仙魔大战后他失去踪迹,回来时剑阁几乎不剩几个幸存者,不知他有什么奇遇,竟然可以以一己之力血洗魔域秋阑山,彻底断了深渊魔族死灰复燃的可能。那时他的修为已是深不可测,如今更加难以猜测了。”

这长老脸上隐隐透着崇拜:“这些年来还未见他对谁出过手,具体修为谁也不晓得。但他那时一战成名,被人称一声剑尊,算是公认的修真界第一人,也算是给了别的门派一个威慑,剑阁虽然不剩几人,但也无人敢轻视。”

“不说他,他的几个亲传弟子也个个变态,那实力几乎是修真界年轻一辈中最为强劲的了。”阵阁阁主说着,又叹了口气,“咱们跟剑阁的剑修比试,同级别的几乎都被吊打,我现在都快忘了正常的剑修是什么样的了。”

“咳,师弟,宫主在看着你呢。”

“嗨呀,开始了吗?”

因为桃染要拜师,所以便被直接领到了大殿外,方便让长老们看看她的资质,也好还了这个情。

郑胥看上去是个儒雅大叔,比桃染印象里要稳重许多,他脾气不错,也颇有手腕,只是修炼修的一般。当初他作为和她同辈的弟子,虽然早已熟悉宫中事物,但到底年轻,压不住人,还是她爹桃辰时常帮衬,才稳固了地位的。

郑胥已经收到了逸书的传音,知道这姑娘救了自己的亲传弟子,于情于理也要见一见,若是天资好,找个长老收了就是,若是天资不好,收做外门弟子也是一样的。

郑胥远远看去,见桃染生的极为貌美,肤如凝脂,朱唇不点自红,看上去甚至有些柔弱,像个玉人一般。但他自然比几个弟子看的深,看得出她根骨极佳,是个可塑之才,便多了三分满意,对她招手道:“多谢姑娘救我弟子,你叫什么名字?”

“拜见宫主,我叫陶然。”

什么?!

桃染清楚的看到郑胥顿了顿,脸上的沉痛一闪而逝,而其他阁主长老,也都因为这这两个字齐齐看向了她。

“陶制器皿的陶,然后的然,怎么了吗?”桃染一片天真的问,眼睛扫过在场长老,看着他们或沉痛或惊讶的神色,寻找破绽。

虚廖虽不在此,但只要是是勾结虚廖长老谋害剑阁的,总会有马脚露出来,她发誓,一定要让这些人血债血偿!

“你的名字,与我们认识的一个人很像。”郑胥恢复之前的模样,声音更加温和了,“你的条件我都知道了,资质也很不错,你可想好要入哪一阁了?”

这就是让她随便挑的意思了。

底下的弟子出现一阵骚动,他们都是经历层层选拔才被定下的天之骄子,这个新来的漂亮姑娘是什么身份,竟然能直接入选?

“来剑阁吧,我正好缺个弟子。”

延伸阅读

七流写手[星际]之占卜少女,两人交手  http://www.wo1m.cn/p898.shtml
“夏瑜宁,你是不是......”“”喜欢上鹿晗了......”听到这话,夏瑜宁一愣。

末影时代在线阅读班导许雅婷  http://www.wo1m.cn/bod6.shtml
这一日,终极一班依旧十分地闹腾,暖男离尘不时地和几个**学开着玩笑;吴炽焰和过去五人

女主别过来(快穿)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wo1m.cn/ak4h.shtml
“元霸?元霸你可还活着?”朦胧之中,一声声欢呼在脑海中不断响起。瘦弱少年缓缓睁开眼睛

[FGO]Chaldea Cafe之我是哥谭本地人(2)  http://www.wo1m.cn/bfoj.shtml
“哈德森,哈德森?”数学老师南希的声音在唐恩的耳边想起。大量的记忆涌入唐恩的脑海。他

偶像练习生burn up在线阅读秦朝的旅行 终到蘑菇屋  http://www.wo1m.cn/anyr.shtml
皮了一下,秦朝开始认真介绍起自己道:“我并不是**圈的人,至于我是做什么的,说好听点

武侠之终极卧底系统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wo1m.cn/nxq0.shtml
走在古香古色的街道上,看着粗布叫卖的摊贩们,和各色古装打扮的人来人往,慕楚楚感觉自己

火影之求道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wo1m.cn/bpcs.shtml
“看来你身上的秘密还真是不少啊,放心吧,我会把你身上的秘密都挖掘出来在送你去死的。”

本超模被反攻了在线阅读第三把钥匙(求收藏啊)  http://www.wo1m.cn/spxa.shtml
看见豪迈的表情一脸疑惑,杜琴问道:“有什么不对吗?”豪迈摇头,道:“没什么?”在豪迈

年代文里当学霸[系统]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wo1m.cn/xozj.shtml
“锐锐……”乐锐感到星尘从后面抱住了他,然后星尘从后面递过来一件白衬衫。“锐锐,书上

十二星座攻略(快穿)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wo1m.cn/shd8.shtml
老头刚巧和程慕坐一班船去晋卿岛,程慕没有做声自觉地跟着老头,“知道我为什么跟你说这些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人民教师在大唐在线阅读第十章

    在零叁和贝尔小姐说话的时候,女仆们推着餐车走进了房间,在贝尔小姐的提议下,两人决定先吃完饭再继续讨论。放下一大堆疑问,零叁满怀期待的吃了第一顿异世界的午餐。感想是很好吃。煎肉的肉质细嫩无比,沙拉的蔬菜异常鲜脆,连水果都是多汁味美,甜却不腻。在所有食物中,最让零叁在意的是一道叫做咔咔咔多的料理。它的味

  • 毒妇从良手札在线阅读第七章

    碧雾中,林阳仿佛走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上。也不知走了多久。这时,前方忽然传来一道悠长的声音:“寻龙问气,乾坤无极!”紧接着,碧雾也渐渐消散;一个血红色的祭台,随之出现在林阳的视野里。祭台之上,四道若隐若现的虚影,正被一张光网笼罩着。而光网之上,正有一名白须老者凌空而立。“你乃何人,竟能闯进本君的九宫困龙

  • 光瞳在线阅读第三节

    而作为这一切罪魁祸首的陆离显然是不可能看到如此奇景的。“时空扭转,星辰变化,这到底是什么建筑引发出来的变故?”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看着如此混乱的天象幽幽长叹道。这位老人就是号称最强建筑师的神之祭坛建筑师天祭!同时也是建筑联盟的大长老。“大人,您能看出引发这场变故的建筑是什么等级的建筑吗?”龙巢建筑师劳

  • 暗恋事小在线阅读第七章

    凌小雨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和柳离见面也是第一次,凌小雨当然不可能认识他:“柳先生,我们的确不认识!”柳离听了一头露水,心中想道,不认识你来找我干什么!不过,柳离可不会把这话说出来,混在商业圈这么多年,什么话可以说,什么话不可以说,他自然拿捏的很准。“那你来找我是?”柳离望着凌小雨淡淡说道。看着柳离一幅

  • 暗杀之祈愿在线阅读第六章

    “叮!任务二,逃出沧河市!”伴随着系统的电子音,陈凡小心翼翼的推开泥土,从洞口爬了出来。在他刚爬出洞口的刹那,一道淡漠的声音陡然在他耳畔响起。“别动!”“谁?”陈凡迅速回眸扫视了一眼,四周只有一棵棵枝叶繁茂的大树,并没有看到任何身影。“警察,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耳畔继续传来了声音,陈凡这时已经听清

  • 征战异界在线阅读第四章

    门铃声响了起来,打断了我们不愉快的谈话。法兰柯伊面色灰败的站了起来,急急忙忙的说:「一定是他们来了!我忘了说,警方的人来了。甄儿,快整理一下!」甄儿立即坐上轮椅,熟练的把一条白色毯子将鱼尾巴严密的包了起来。法兰柯伊迟疑了一下,又说:「丁维先生,请慎重考虑,至少等身体完全康复再……」我冷哼了一声不置可

  • 风雪行动在线阅读第7节

    “傻逼!”牧云风给出的答案,简单干脆。这人脑子真的有病,不仅强行让人认错,还一言不合就上擂台。且不说牧云风自己,修为还不到合魂境一段,就算他有八段的实力,也不会傻到话都没说两句,就傻乎乎地,陪一个陌生人上擂台。甚至,牧云风都没搞明白,这货到底想干什么?他说*上男人的尊严,又是什么意思?“敢骂我?你找

  • 逆天魔记在线阅读第9节

    宇凡听到宇南水这么说兴奋的道:“父亲,那我们现在就叫上悦悦去吧!”宇南水看着宇凡道:“凡凡,不急拍卖行是到中午才开始的,现在还早着呢?”宇凡一听有点失落,不过还是道:“那好吧,父亲那我先过去了。”宇南水点了点头道:“去吧。”说完宇凡扭头走向自己的屋子。……这个时候洪家大厅当中,洪大明高坐主座,下方坐

  • 赛尔号之天守联盟在线阅读第一章

    疾风急促而单调的声音回荡在山谷间,一朵朵白云游荡在半山腰上缓缓溃散,坐落在山脚下的小镇若隐若现。松竹镇,方圆百里内唯一的小镇,因小镇后面山坡上竹林和松树林而得名。虽是大秦帝国最偏僻的地方,亦因背靠落日山脉中的几种颇为珍贵的产出,比起一般的城镇更兴旺一些。镇子的西面有座破落的院子,与周围其他相比却显得

  • 向往的生活:咸鱼偶像在线阅读第7节

    到了商场之后,朝雾对烛台切说:“你要在我家住的话,顺便把你要用的生活用品也买一下吧?”她摸着下巴,“我还是第一次跟男人一起住……”烛台切面色无奈地说道:“虽然你说的是事实,但是为什么我觉得听起来有点不对劲?”他也摸了摸下巴,“确实要买日用品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你突然这么一提,我也不知道要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