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过分偏爱在线阅读彼岸花开血雨飞

作者:今烛 来源:晋江文学城

正坐在后院大石上遐思的风廉见天空中突然掉下来三个人,吓了一跳,心中很是不爽。再见这三人穿着夜行衣,戴着面罩,不像什么好人。于是露出一副很天真的表情,问道:“你们是鸟人吗,怎么没有翅膀?怪不得会从天上掉下来?”

其中一名身材魁梧到极点的男子恶狠狠地问道:“小屁孩,你知道死字怎么写吗?”

风廉摇摇头,说道:“我们村都是文盲,要不您教教我怎么写?”

魁梧男子刚要举起手中的灵器,被同行的女子拦住。她看着风廉,问道:“小朋友,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风廉点头道:“知道呀。”

女子满是诱惑的声音说道:“那你告诉姐姐这是什么地方?”

风廉心中暗笑,对自己使用魅惑术?真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梦洁天生的魅惑术对他都没有用,更何况这个女子是后天修炼的魅惑术。

魅惑术是灵魂攻击,也就是魂力攻击的一种。但是对风廉都无效,因为他识海中的那道黑影就是所有灵魂攻击的克星。

不过风廉还是装出一副傻呵呵的样子,说道:“这地方是……你们的的葬身之地。”

三人没想到得到风廉这样的回答,反应过来要痛下杀手,风廉已经闪到出数米远。

“送你们一件礼物。”风廉将一块拳头大小的黑钢岩用力向那个女子额头丢去。

那女子轻哼一声,对于她们这种高级修者来说,别说一块石头,就是一件中阶的爆炸性灵器丢过来。都能被她们的灵气护罩给反弹回去。

女子想必是要给风廉吃点苦头,顺便震慑她一下。可是剧情却没有按她设想的那样发展。“嘣”的一声闷响,石块砸到她额头上,将她砸得头眼昏花。额头快速冒出一个大包。

“这是什么鬼地方,我的灵力哪去了?心法都运转不顺畅。”女子大喊,以掩饰自己的窘态。她本想将石块反弹回去,教训一下风廉,结果灵力没有释放出来。

更让她惊讶的是风廉的力量大得离谱。即使没有灵力护罩,以她身体的强悍程度,怎么可能被一块石头砸得头眼昏花,额头开花。

风廉装模作样地在他们面前学着村里祭司的动作跳大脚,口中念念有词,“九天之上的游魂呀,回归吧,这里有适合你们的宿主,我助你们夺舍他们的灵魂和肉体……”

他悄悄捏碎两枚丹药,不同药性的丹药粉末一交织在一起,立即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在傍晚日光的照射下,把他衬托得像是被封印数百万年的魔神重见天日一般。

那三人一瞬间也看得愣了,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

风廉抛出几块晶石,又喊道:“我用世间最珍贵的晶石接引你们回归……”

晶石落在那三人不远处,瞬间数十道无形的丝线从地底射出,像是有意识一样,朝着灵气波动的位置射去。

如果在外界,他们只会把风廉当成一个傻子看待。但是刚一落地,灵力消散,又被一介凡人砸破了脑门。对于未知的东西,很容易让人产生恐惧感。这和级别再高也怕菜刀是一个道理。

此时又被无形的丝线捆住手脚,加上风廉装神弄鬼装得那么惟妙惟肖,更让他们惊慌。都忘了其实这些丝线也就是陷阱法阵的丝线,根本没什么特殊。要说特殊,也就是在陌村这种特殊的地方,丝线更加坚韧。

风廉趁机又向他们砸了十几块石头,看着他们一个个皮青脸肿,头破血流。很得意地拍手道:“我的礼物,几位还算喜欢吗?”

那女子恶狠狠地说道:“有本事你过来杀了我。”

风廉露出一口白牙,笑嘻嘻地说道:“不需要我这种天之骄子动手,一会那些天外游魂回过来夺舍你们。”

说完他又后退了数米,盘坐在地。他可不傻,这几人现在没适应陌村的环境,一旦适应,能把他揍成猪头。

先玩弄他们一番再说,反正这是后院,几位师尊很快就到。

风廉一坐在地上,立即悄悄将几块晶石放入屁股下面的阵眼中。顿时,一股股幽香的黑烟在那三人脚下升起。

“迷魂烟,小心!”那魁梧大汉喊道。

其他两人赶紧屏住呼吸。可是在陌村这地方,他们心法运转都不顺畅,不呼吸的话,要被自己给憋死。

风廉见他们慢慢变得神志不清,起身小心翼翼地靠近他们。

“孩子小心!”躲在暗处观察的吴韵突然提醒道。

风廉也预感到了危险,身子一扭,避过射向心口的灵气剑,但是手臂被划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那几人刚落地,孟鹰等人已经到了。见风廉自己能应付,所以没有露面,这是给他锻炼自己的绝佳机会。

风廉快速后撤,看清攻击自己的是那个一直沉默不语的精瘦男子。左手拾起石块就往他脸上招呼。

可是没有效果,他们已经基本适应了新环境。护罩祭出,将石块反弹向风廉,幸好吴韵出手,不然风廉非把自己砸成猪头不可。

“轰!”一声闷响,一白一黄两道光芒向四周飞散。

刀疤冲出来,一拳轰向那名精瘦男子。精瘦男子反应也极快,挥拳迎向刀疤。

刀疤倒飞了两米,而那精瘦男子的手臂传来骨骼断裂的声音。

“说,你们是谁派来的?”刀疤捏揉着有些发红的拳头问道。

“我们鸿岚阁做事,需要向你们解释吗?”那女子冷哼道。

仁剑手中的长剑闪过一道橙光,划过女子的颈脖,留下了一条细细的血线。

刀疤讥笑道:“鸿岚阁?呵呵,鸿岚阁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更不会让他们的门人这么来送死。说,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否则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说我说……”那魁梧男子深吸一口气。却没说下去,好像被什么卡住了喉咙。

趁着众人注意力在魁梧男子身上,女子突然捏碎两件灵器。耀目的白光像利刃一样刺向众人的双眼。接着一波波魂力向外扩散,让大家的神识都无法外放。

数秒后,众人才恢复过来,可是那三人已经跑出数百米远。不过被孟鹰和马伟两人拦住了。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陌村这边的人却不敢进攻,因为他们三人手中都握着大师二品的爆炸性灵器。就一件足于把山头削去一半,造成的泥石流能把小院给毁了。而那三人更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可以毁了眼前这些人的家园,但是毁不了这些人。结果就是他们被虐死。

付诗拉着梦洁走过来,给风廉包扎伤口。之后,她拿出一把古琴和一只骨笛,分别交给风廉和梦洁,说道:“今天让那几人见识一下什么叫杀人无形。你们演奏那首‘无声之乐’吧。”

风廉伸手想要拿骨笛,被梦洁抢过去。梦洁对他吐了吐舌头,说道:“每次我都要弹琴,烦死了,到哥哥你弹琴了。”

风廉气得不行,他最烦的就是弹琴和跳舞。偏偏这两样梦洁每次都推给他做。

无奈之下,风廉只能把古琴放到腿上。

梦洁将骨笛放在唇边,突然想起家人就要远离,吉凶难测。但愿大家能平平安安……

她吹响了第一个音符,却不是“无声之乐”。而是和风廉在雨林历练时,两人坐在树顶上,赏林涛,看云海,沐日光,听万物鸣叫的声音,风廉随口哼出的曲子。

第一个乐音响起之后,梦洁的思绪像是被一根无形的丝线牵引着。她像是无意识地演奏,但是每一个音符都在她的识海中留下深深的印记。

风廉闭上双眼,轻抚琴弦。原本主旋律是骨笛演奏,琴音一起,变成了风廉为主导。幽怨中带着无尽向往的乐音从风廉的指尖溢出,像一只只黑色的精灵在树叶间跳跃、在流水上舞蹈、在浮云中行走、在星空里歌唱……

风廉仿佛走入一条悬空的长河中,向着星光点点的彼岸走去。近在咫尺的彼岸他却是可望不可即,怎么也走不到对面。

付诗听呆了,在她眼中五音不全,没有一点艺术细胞的风廉居然能弹出这么一首曲子。那乐音像是天蚕丝织成的布条,滑过她的肌肤,进入了她的心里。又轻飘飘地向着天宇飞去,像是带走了她的一些深藏的心事,又像什么都没有带走……

听到乐音的所有人,都被带人了一个奇妙的意境中。那里很平和,很安详。像是一个丢失已久的梦。

风廉也是第一次吹奏这首乐曲,整个身心都沉浸在乐曲的意境中。他看到了从未谋面的面容模糊的父亲出现在自己的婚礼上。见到了梦洁模糊的身影端着一碗芳香四溢的汤药从黑暗中走来。看到了母亲站在一座高大宏伟的山门前衣袂飘飘……

他看到了许多人许多事,虽然只是那么一瞬间,却是如此的清晰,如此的真实,如此的刻骨铭心……

他唯独没有看到他自己。

那三人也被乐音给带入奇异的意境中。因为心境不同,他们看到的不是安静祥和,而是充满血腥,残暴的画面。那里血肉横飞,断臂残肢满地都是。有人痛哭,有人哀嚎……

“师尊,我演奏完了,师尊……对不起,我突然想演奏这首曲子……”

风廉的情绪进入快,出来也快。看着付诗久久不语,以为她不满意,有些紧张。

付诗不会像刀疤和仁剑的惩罚方式。她惩罚风廉的方式很简单,就是不让他接着上丘山的课,而让他和梦洁去学刺绣。那可真比要他的小命还要痛苦。

“啊……”付诗回过神来,很快恢复了平静,问道,“你演奏的是什么曲子?”

“彼岸花开。”风廉哪知道是什么曲子,只是刚才他见到的场景似幻似真。就像彼岸的景物一样,似花非花,似雾非雾,看不真切。

“彼岸花开叹芳年,花开彼岸恨孤眠。真是好名字呀,以后你要多练习这首《彼岸花开》……”付诗没有说下去,因为她看到刚才那三人的尸体恐怖之极。

白森森的骨架上,只有少许的筋肉连着。他们居然在《彼岸花开》意境中,互相撕扯对方。最后让彼此都成了这幅恐怖的模样。

付诗见不得这么血腥的画面,捂住嘴,没让自己吐出来。刀疤赶紧使出功法,将那几具尸体和地上的血肉掩埋。

“刚才他吹奏的什么曲子?”仁剑跃到付诗身边,给她活络气血,顺便问道。

“风廉自己说叫彼岸花开。”好一会,付诗才恢复正常,伸手轻轻捋了捋风廉有些凌乱的发丝答道。

“不是的。那应该是一首很古老的乐曲。名字叫安魂曲。是古时修为及其强大的祭祀给大能者送行的挽歌。不过我也没听过安魂曲,但是根据记载,安魂曲的意境应该就是刚才曲子里呈现的意境。”丘山想了一会说道。

“这小子天天和我们在一起,他什么时候偷学了这么一首曲子,我们怎么不知道。”刀疤叫道。

吴韵既高兴,又担心地说道:“这两孩子,经常给我们一些意想不到的惊喜。”

孟鹰突然说道:“订婚仪式明天举行,大家都去准备一下。”

说完他拉着梦洁的手,对吴韵说道:“姐,你和风廉也过来。”

延伸阅读

小白兔干洗加盟  http://www.cityclubofmacon.com/6ug1.shtml
小白兔干洗隶属于深圳小白兔专业干洗有限公司,于1993年在深圳成立,注册资本1100

福琪达加盟  http://www.cityclubofmacon.com/pcsd.shtml
福琪达工艺品生产服装辅料,编织饰品,鞋材的厂家,设手工部,机编部,电脑特种绣,扭绳机

Yesgo加盟  http://www.cityclubofmacon.com/pveb.shtml
Yesgo小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小饰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

鸿密加盟  http://www.cityclubofmacon.com/a2lw.shtml
西安鸿密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从事红外线定位灯、激光定位仪、镭射标线器的研发、生产、销售。

格美净水器加盟  http://www.cityclubofmacon.com/shv8.shtml
格美净水器是由合肥格美电器有限公司研发生产的新一代净水器,是中国净水行业影响力的企业

百叶加盟  http://www.cityclubofmacon.com/xkl6.shtml
百叶文具是文具生产厂家,生产:蜡笔、水彩笔、香味水笔、记号笔、白板笔。产品规格齐全,

太太洗衣加盟  http://www.cityclubofmacon.com/gg6k.shtml
公司成立于2002年8月,洗衣厂现位于重庆九龙坡区建桥工业园旁,是重庆市洗染行业协会

格琳斯创意作文加盟  http://www.cityclubofmacon.com/ub1p.shtml
格琳斯创意作文是格伦教育携手华语教学出版社重磅推出的大语文教育品牌,由中国人民大学文

衔农公社智能便利店加盟  http://www.cityclubofmacon.com/qi5.shtml
变化在每个行业中都有体现,就像是无处不在的便利店,也在发生着变化。衔农公社智能便利店

南昌特源加盟  http://www.cityclubofmacon.com/g631.shtml
公司简介:特源电池修复,主要部件进口美国摩托罗拉芯片,核心技术,产品质量及修复效果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诱拐行不行之第九章

    01.其实卖药郎的办法很简单,甚至可以说是漏洞百出。就如他自己所说那般,直接进去,以除妖师的身份进入。虽然里头已经有一人,但架不住心里虚的慌的人并不在意多请一些人来帮忙,更何况,对方并不缺钱。卖药郎用了点儿手段,让里面那个做大头的阴阳师没法子阻挠到他,顺利的进入了城主府,并且,让城主府的人心甘情愿的

  • 大人请息怒之室友

    顾南倾玩着手机,等到顾建昌敲门时,才起身应了一声。“南南,该吃饭了!”顾南倾点点头。原主的恩怨她不想参与,对于江蕙,想以前一样冷淡着挺好。等顾南倾出来后,江蕙已经平静了,温和的询问着她身体怎么样,顾南倾应和着回答了几句。江蕙也是做个面子工程,心里并不怎么关心顾南倾。吃完晚饭。顾南倾习惯的放下碗筷,起

  • 监受自盗若相依的“坏事”

    明月高悬,时间已经是夜里了。若相依回到了若府,他没有回自己房间而是朝着仓库跑去。其中有一个角落里堆放着若枫以前批的旧折子,处理的折子经过尚书整理后再上报丞相。可也有一些被压下来的,各种各样的理由被搁置甚至不予理睬,所有的那些都堆放在这里,这里折子是见不得光的地方。若相依来到这个下人也不会光顾的地方,

  • 洪荒之重生大道三万年在线阅读第四章

    天无绝人之路。慌忙之中叶鸾儿找到了正门出口,门口有侍卫把守,从高墙上跃出去不知有几分把握。“追!”“在那里!”情急之下叶鸾儿只能借助旁边的大树跃出去,依旧被几个轻功极好的侍卫追了上来。勉强跃过墙外,她的体力有些不支,好在到了大街上,人来人往多了几分逃脱机会。为今之计,只能是拜托林清洺帮忙,但愿这只狐

  • 深海空间第5章在线阅读

    丫鬟见伍一买了瓶雪花膏,好奇地拿在手里左看右看,“没想到咱这小地方,也有这洋玩意卖了。这下子好了,往后不用再托大小姐从省城往回带了。”她这么一说,伍一就明白了,原来顾兰芝原先用的雪花膏和口红,都是托周家的大小姐从外面带回来的。她想了想,说:“也是,她大老远的回趟家,不光要带着行李,每次回来还要带这么

  • 全京城都盼着我们和离(重生)第一章

    第一章张希很是无奈的睁开了眼睛,很好,连看都看不清了,耳边有人说着什么,也听得不是很清楚,张希真心的希望自己不要再次醒来。张希病了有一段日子了,可以说根本就是在熬日子,家里条件也不怎么好,下面还有一个妹妹,所以也就没在医院浪费钱,而是让父母接回了家,每天打些营养液什么的,熬着吧。直到七八天后,张希才

  • 最强师傅系统在线阅读第1章

    李天走的那夜,冷风乍起,席卷了漫天遍地的回忆,学生寝室16号楼前的那片草坪一夜荒凉。豆大的雨滴开始往下砸。铜铜起身关窗,发现雅茹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黄色小熊图案的台灯散发着淡淡的光,映着牛皮记事本上的几行蝇头小楷。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不计较前世的因果,今世的尘埃,后世的轮回。IWillbewaitin

  • 我们要挺住第6章在线阅读

    许安然僵在了门口,顾南蓓的手还没脱离门把手,几秒钟后,捏住许安然的手腕,将她往身后拉了拉。一副护着她的意思。她用一种近乎冷冽地语气说:“俞总什么意思?”这短发女人是给许安然发了99+的未读短信的俞谨凌,也就是她的顶头上司,精灵集团艺术部的总监。俞谨凌靠着墙,盯了顾南蓓一分钟,又看看站在她身后的许安然

  • 师父每天都在被追杀第4章在线阅读

    也因此,两个人在警校里面,就一直在争,甚至就连离开警校,张离也跑过来继续分个高低。而现在张离所做的,便是仔细观察白天在别墅中收到的各种线索。脚印,指纹,血样,打斗痕迹。就在他大致推断出案情的经过的时候,电话声响起,那两个在方岳在守门的年轻刑警将自己所见所闻的一切都一五一十的跟张离汇报了出来。张离闻言

  • 节操丧失记在线阅读第7节

    :“啊,好舒服喔。”余沐风慢慢的睁开了双眼,伸了伸懒腰,喃喃道:好久都没睡的这么舒服了。等等这是哪?余沐风环顾四周,茫茫的一片灰蒙,忽然一声悠扬的钟声响起,回荡在这灰蒙的世界。余沐风左右两侧各出现了一个柱子,柱子上燃烧着黑色的火焰。望着妖异的黑焰,余沐风忍不住好奇想走过去摸一下。四周再次传来悠扬的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