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火影——被晓带大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日思夜想 来源:晋江文学城

曲彤见兰宁挂断电话后,脸色就很黑,小心翼翼地问她:“兰宁姐,怎么了?”

刚才听她说什么老师和交稿,应该是工作上的问题吧?

兰宁把手机塞回包里,一脸绝望地看着她:“我可能不能出去吃饭了,要不你一个人去吧。”

这下换曲彤一脸绝望:“为什么?”

“我要加班……”还是没有加班费的那种加班。

曲彤听她说要加班,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有些失望地又回了屋里:“哦,那我就不出去了吧,我吃泡面好了。”

“抱歉抱歉。”兰宁套上鞋子,对曲彤做了个道歉的手势,“下周我请你去糖心蜜意吃甜品。”

“真的吗?”听到“糖心蜜意”四个字,曲彤一下子起死回生了,“我超喜欢吃那里的甜品!她刚开业的时候我就去过哦,还在那里照过相呢!下周我要穿一条新的小裙子去!”

“……嗯,好。”兰宁听曲彤说过她有发一些Lolita私影在微博上,好像还挺有名气的,不过她倒是没怎么关注,“那我就先走了,你记得吃晚饭。”

急匆匆从家里出来,兰宁坐地铁去了言儒语那个高级公寓。可是按了半天门铃,里面的人始终没反应。

……呵呵。

她冷笑着摸出手机,给言儒语拨去一个电话。这次对方没有再把她的号码当成骚扰电话无视,没响几声就接了起来:“什么事?”

“你还问我什么事?你打电话叫我过来,你不在家是几个意思?”

电话那头的人顿了顿,才道:“你已经到了?没想到你见我还挺积极的。”

“…………”兰宁不想跟他抬杠,“你在哪儿?”

“超市,冰箱里没什么菜了。”

兰宁滴的一声挂断电话,憋着一口气找了过去。言儒语真的在悠闲地逛超市。

“老师。”她皮笑肉不笑地走过去跟他打招呼。言儒语推着一个购物车,淡然地瞥了她一眼:“嗯。”

兰宁:“……”

不兰宁他一定不是故意整你的,你要相信人心没有那么坏!

这样说服自己后,她对言儒语笑了笑:“老师,你今天一定写了很多稿子吧,都累得没法做晚饭了。”

言儒语认真地思考片刻,回答她:“大概有个几百字吧。”

兰宁:“……”

她可以骂脏话吗?

“你的表情好像是很嫌弃这几百个字?”言儒语侧头看了她一眼,推着购物车拐了一个弯,“那我回去就把那几百个字删掉吧。”

兰宁:“……”

你还敢再贱点吗!

她忍无可忍地想爆个粗口,言儒语却又接着问道:“不过话说回来,你来见我还特地打扮了一下?”

“…………呵呵,我只是本来打算出去吃饭逛街的。”她特地加重了“吃饭逛街”这几个字的读音。

“吃饭逛街?”仿佛听到了什么很值得让人吃惊的事一般,言儒语眸光微讶地看着她,“你去日本旅游都是一个人,你应该没有男朋友。”

你应该没有男朋友等于你就是一条单身狗。

兰宁:“……”

呵呵,说得好像他不是单身狗一样。

“老师,不是只有男朋友可以陪你吃饭逛街的,你平时是不是都没有社交?”兰宁按捺住心里奔腾的神兽,平和地笑着说。

言儒语顺手挑了几个番茄,放进购物车里:“我也很想有社交,不过有人催命一样催着我写稿。”

兰宁:“……”

那你写了吗!

她趁他不注意,拿了个看上去就很没有味道的番茄,扔进他的购物车,然后和迎面而来的邻居阿姨打了个照面。

对没错,就是她第一天去幸心老师家时,遇到的那个邻居阿姨。

邻居阿姨看到他们,愣了下神,然后眉开眼笑地说:“言先生,和女朋友来逛超市啊?”

她说着朝他们的购物车看了一眼,把兰宁刚刚扔进去的番茄又挑了出来:“番茄不能这么选的,你看这个,一看就没什么味道。”

兰宁:“……”

谢谢你啊阿姨。

等邻居阿姨推着购物车走远后,兰宁才发现她竟然又没有解释她和言先生根本不是男女朋友!

“那个番茄不是我挑的。”走在她旁边的言儒语突然开口说。

兰宁:“……”

人真的是一点坏事都不能做。

排队结完账以后,言儒语非常不客气地把所有东西都塞到了兰宁手里。兰宁提着两个购物袋,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老师,你一个大男人也好意思让我帮你提东西?我都替你脸红。”

言儒语毫不在意地瞥了她一眼:“第一,我说过了,我今天写稿写得很累,没力气提重物;第二,这点东西对你来说完全没压力。”

……你还说了你今天只写了几百个字你忘了吗!你是有多娇弱!兰宁深吸一口气,讥讽地看着他:“你凭什么就觉得我提这个东西没压力?”

言儒语道:“在山上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你的身体素质比很多女性甚至某些男性都要好。你在遇到我以前应该已经在山上走了很久,但你到最后还有体力跟上我的速度。我猜你平时应该经常去健身房锻炼,并且从你手臂的肌肉线条判断,你的手臂力量不错,你应该是特意锻炼过,比如打沙包之类的。”

兰宁:“……”

虽然她打沙包不是为了锻炼手臂力量,而是单纯地发泄压力,但从结果上来说,他推测的都是对的。

不过……

“你是怎么看到我手臂的线条的?”她穿的这么厚他还能看见肌肉线条?他是有透视眼?

“你在我家的时候,是脱了外套的,上次你穿的无袖连衣裙里是一件白色的蕾丝打底衫,勉强能看出线条。”

兰宁:“……”

“……所以呢?我注重锻炼身体,并不是为了帮你提东西。”

言儒语侧过头来,对上她的视线:“你不是喜欢锻炼吗?提东西也是一项锻炼。而且不要说提东西,我认为你制服几个流氓都不成问题。”

兰宁:“……”

“呵呵,老师,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只是比较注重锻炼而已,并不是学过格斗。”

“不要这么妄自菲薄,你要相信大力出奇迹。”

兰宁:“……”

那你猜我能不能徒手把你捏死呢?

她一边平缓着内心的怒气,一边跟着言儒语往出口走。似乎是感觉到她的情绪,言儒语有些愉悦地笑了笑:“提点东西而已,不要这么生气,而且我还特地买了你喜欢吃的花椰菜。”

兰宁扯了下嘴角:“谁告诉你我喜欢吃花椰菜的?又是你的推理?”

言儒语轻轻挑了下眉梢,和她走出了超市:“人在给自己取名字的时候,通常会选用自己喜欢的或是对自己来说有特殊意义的东西。比如十九哉,他开始写杂志稿的时候是十九岁,并且他的名字里有个‘哉’,所以给自己取名十九哉;再比如云轻,她特别喜欢‘云淡风轻近午天’这首诗所描绘的意境,所以从诗中取了两个字组成笔名;还有木白,他是把自己的姓氏拆分后组成的笔名。像花椰菜这么简单直白的名字,我只能认为是你喜欢吃花椰菜。”

兰宁听完了他一大段的分析,突然翘起嘴角笑了笑:“你分析得很有道理,不过我叫花椰菜是因为我接手这个Q时,它就叫花椰菜,而我懒得改。”

通常来说,换人接手编辑号时,编辑名也应该跟着改的,但“花椰菜”本来就不是个编辑名,而是在她来之前,苹果整理这个号时闹着玩敲上去的。她给兰宁说了让她重新取个名字,但兰宁一直没改。

兰宁说完这番话后心里十分舒爽,她非常期待并且面带微笑地等着看幸心老师被打脸。没想到言儒语只是微微愣了下,然后淡然地感叹了一句:“真是有趣。女人果然不能用逻辑来解释。”

…………就这样?

兰宁觉得心里好失落。

她啧了一声,问他:“那你呢,给自己取名‘幸心’,是有什么深意?”

言儒语略带嘲讽地笑了一声:“你身为催我稿子的编辑,居然连这点功课都没做过?”

言儒语接受过不少的书面访谈,其中当然包括“为什么要取这个笔名”此类的问题。兰宁自然看到过,只是她不是很懂:“你说的那个什么‘有幸之心’,我完全GET不到你的点好吗。”

“有幸之心很难理解吗?”

兰宁学着他不屑的样子挑了挑眉梢。

言儒语回过头去,眼里的笑意稍纵即逝:“你看过《山海经》吗?”

兰宁眨了眨眼,故意问道:“哪个版本的?”

言儒语微微垂下眼眸,低笑一声道:“《山海经》里记载了一种兽,名为狌狌,它们知道过去却不能预测未来,并且十分贪心。因为它们喜欢酒和草鞋,土人就将酒和草鞋摆在路上,诱惑它们。起初狌狌不会上当,因为它们走过去就能知道是谁放的这些,以及那些人的目的,但反复几次后,它们还是会忍不住喝得大醉,最后被土人捕捉。”

《山海经》兰宁曾经在大学的图书馆里看过,但现在还是被言儒语的描述吸引了。她仰头看着他,出声问道:“所以幸心是狌狌的谐音?”

言儒语很淡地笑了笑:“你不觉得狌狌跟人很像吗,因为贪心,明知道有些事是不能做的,但最后还是会禁不住诱惑。”他说到这里侧头看着兰宁,漆黑眸子里掩藏的情绪,似乎谁也看不透,“杀意也是一种诱惑。”

兰宁在这一瞬间背后猛然窜起的寒意连她自己都解释不了。她拢了拢身上的外套,看着他道:“老师,大晚上的别吓人好吗。”

言儒语勾了下嘴角,眼神里那点情绪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我说的是我笔下的那些角色。”他像在回忆什么,用很缓慢地语气对兰宁问道,“你还记得赵越吗?”

赵越,《扮演者》中的女主角。她是一个知名的女演员,对工作要求十分严苛,这种严苛主要体现在她每次扮演一个角色,都要亲身去体验一下这个角色的生活。如果她要塑造一个医生,她会真的到医院里去体验医生的生活;如果她要塑造老师,她也会去学校里体验老师的生活;如果她只是一名普通工人,她也会去工厂体验工人的生活。媒体都说,国内再找不出比赵越更敬业的演员了。后来她接了一部刑侦片,那个角色在电影里杀了人。

“赵越比谁都了解自己的怪癖,但她还是接了《逐风》这部电影,你觉得是为什么?”

兰宁愣住了,不仅是因为他这个问题,还因为他没有用“敬业”,而是用了“怪癖”这个词。

赵越这种偏执的坚持,确实算得上是怪癖了。

“赵越被逮捕的时候,吴漾在她的书房里发现了《献给亲爱的你》的剧本,这个细节你注意到了吗?”

兰宁用力地回想了一下,尴尬地笑着道:“好像是有这么件事。”

然后她又触发了言儒语的“蔑视之笑”:“《献给亲爱的你》也是一部罪案题材的电影,我在我另一个短篇小说里提到过。”

“……你是说,赵越之前拒绝过一次这种题材的电影,但是当《逐风》找上她的时候,她却没有再拒绝?”

她是不是该把这本小说再看一遍?

“这就是我说的,杀意是一种诱惑。”言儒语说着看向兰宁,目光又有点捉摸不透,“你有没有某个瞬间,恨不得某个人死?”

兰宁微微皱着眉头,沉默了一阵,看着他道:“每次你拖稿的时候,我都恨不得弄死你。”

延伸阅读

春归梦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sochiptech.cn/gw6i.shtml
“这枚就当是我送你的,若以后我有事要找你帮忙,你可不能推脱”玥潇笑着把东西塞进雁云怀

九叔:兽血沸腾废掉刘博  http://www.sochiptech.cn/ykqg.shtml
九星秘术,一星第六重,破!无比强大的气势从朱晨浩身上爆发而出,伴随着九星秘术的开启,

武侠之降临万界不安  http://www.sochiptech.cn/g3ai.shtml
“谢谢光临,欢迎下次再来……”一名糕点店的男收银员用着标准流水线生产的笑容送走当班的

不战家族国度穿越欢乐颂  http://www.sochiptech.cn/sy7n.shtml
这是哪?风逸免强从地上爬了起来,抬头四望,只见一条长长的街道,两旁矗立着无数的确高楼

我才不怕你呢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sochiptech.cn/b1bq.shtml
将军抬轿,帝王作陪。说得,便是一代花魁——郎君治鸟。这位花魁,本名不可考,却一生荣耀

bts太过甜蜜[JIN]之截然不同的歌喉(求收藏)(6)  http://www.sochiptech.cn/x77w.shtml
时间,来到六点半。空空伊的直播间内,虽然还没有开播,却已经是人声鼎沸——在最后的最后

看我绝技在线阅读兄弟  http://www.sochiptech.cn/uufo.shtml
“上官皓!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我现在这股力量我自己还无法随意掌控,我真的害怕失手,一

大妖行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sochiptech.cn/6vu7.shtml
2012年2月14日早晨八点。十天的封闭式苦练到此为止,其实说是封闭还不如说是根本就

最强杀道系统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sochiptech.cn/sc76.shtml
每天清晨,余岚都会被赶到村口的树下去感受气脉的流动,之后陆陆续续的大伯教会了他几套基

系统与都市成长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sochiptech.cn/uwmm.shtml
“我想回家。”每次李茂入睡前脑海里都会出现这么一句话。前世的家庭虽然不富裕,但是很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文豪野犬]双黑观察日记在线阅读第五章

    时间:2000年6月27日晚上00:00星期一地点:苏夜家楼下当夜晚12点的钟声敲响的时候,龙三和影二在苏夜家楼下悄无声息的出现了,而苏夜此时从他的卧室窗户上,跳了下来,左右张望了一下,看到了龙三和影二。苏夜让他们两个注意周围,别到时候忽然出现一辆车,把自己暴漏出来,索性的是,这大晚上的没有人看见,

  • (火影)参商炒作的一天

    今天的天气很不错,眼光明媚的,拍出来的照片质量应该很不错,刘若言转头看了看那边渐渐走远的silin,忽然想着silin选这天来拍是不是提前把天气预报都查好,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做事很严谨,很不好惹的样子。简书拿着两杯奶茶走了过来并拍了拍刘若言的肩膀道:“看什么呢?”说着便递给刘若言一杯奶茶。“哦,没

  • (圣斗士同人)八角韶华在线阅读第7章

    山中无甲子,转眼之间又是八年过去了,这年是至元八年(华夏历2276年)。慧果把师傅的本事学了个大半。了凡看他也学的差不多了,就决定带他去长长见识,看看别家武学是个什么样子。于是老和尚就把慧果叫来说:“徒儿,我看你已经学了我大半的本事了,要再有长进,非得出去长长见识才行。总是待在庙里,也难以发现自己的

  • 养母难为之第五章

    听得这话,小狐狸倒是收齐了一副假正经的模样,反向将腿搭拉到桌上,笑道:“老师说笑了,部族之中人口众多,四象卫之中人才鬼才数不胜数,小狐狸就算自视再高,在您眼中只怕也只是个玩弄心计的少年。我这次相来族城,本意倒只想在老师您这里讨口安稳饭吃,您这架势可把我吓唬的不轻。老人听得小狐狸表态,抬了抬眉角,倒也

  • 楚门界之回忆录3——相似的两个人(10)

    英语老师罚站的“暴行”不仅让S有了调侃我身高的机会,也有了让我获得S第一次不算夸奖的夸奖的回忆。读后续写是英语高考改革的新题型,那天英语老师让我们被罚站的人用汉语将故事后续说出来,文章内容大致是一个人意外成为了犯罪嫌疑人,讲完就可以坐下。S在我后面和G小声讨论(他俩都站着):“最后他们一块去了天堂。

  • 悲歌当泣在线阅读第6节

    向学堂口的护卫出示了我二人的路引,顺利进到院中,我对竹意眨眨眼,她也对我扯了扯嘴角,我们没想到这么简单就混了进来。分得一间房间,虽我们在藏华阁的房间无法相比,但却比客栈不知好上多少,竹意前前后后检查了房间的各个角落和窗户走向,静静的坐下来画出了一张屋内外格局图,她总是这样细心的人。我拿起抹布上上下下

  • 凉州烽火录在线阅读第8节

    “又是你......”伊洛舞有些无奈的说道,他身边的一个西装大领的男子则是一脸鼻孔朝天的指着林风问道:“你认识这个j家伙?”林风眉头微皱,因为他看到那个男的对自己满是不屑,而且那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也是让人看着极为反感。当然,更可恶的是,这小比居然打断自己泡妞?这是十恶不赦啊!林风当即不乐意了,不过还

  • 三国之我自逍遥第3章在线阅读

    钟离下了飞机,本以为会有司机会来接,没想到还有一个人也跟着来了。她的外公,苏明苏老先生。准确的说,是苏清的父亲。她小时候见过苏老先生几次,记忆中是一个慈祥渊博和善的老人,丝毫没有老一辈那种固执专横的习惯,后来长大了听身边的人讲,才知道他是国家级非常有名的国学大师,祖爷爷还曾任职过国内顶尖大学的校长,

  • 启禀摄政王之侯爷要翻身在线阅读组装

    安乐到是悠闲飘来飘去,她知道这附近没有结构体让我连接,而我将会成为她的猎物。突然她咒骂道:“老娘好不容易才找到的猎物,知道了知道了,咱们下次再会。”最后一句话是对我说的,然后她就飘走了。不对,升格者一旦盯上猎物不可能就这么放过,**里罗兰为了得到神威一路阻碍灰鸦小队,就是为了得到神威,但安乐为什么突

  • 法亚传说在线阅读香克斯展信安好

    “你要是不想当哥哥的话,我当哥哥也可以。”在对方因为震惊哑口许久后,路飞给出了自认为合理的退让,这份体贴让艾斯回神,当然最先反应过来的依旧是拳头,它亲吻路飞脑门的动静向来利落:“做什么白日梦,年纪小老老实实当弟弟就好!”这就是默认兄弟身份的意思了,路飞嘿嘿两声,虽然又被打,却还是感觉幸福,正了正被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