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前男友麻烦套路下ABO腹黑君王冷如冰

作者:苏靖辰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不知道在这黑屋子里关了多少个小时,无瑕的感觉,除了疼就是饿,开始只是肚子咕噜咕噜叫,接着就是泛酸水,现在一想到吃的,胃里就像被人掏空了似的难受,难道自己这次要被饿死?无瑕抽了抽嘴角,索性整个人一动不动的摊在地毯上,臆想着自己再一次死去。

就在无瑕了无生意的时候,门忽然开了,一道刺眼的白光,让无瑕睁不开眼睛,只是依稀看在那一团白光里,站着一个隐隐绰绰黑色的影子,身姿非凡,莲藕鞥呆着朦胧恍惚的光与影。

“你就是被东国赞为‘一枝春雪冻梅花,琼瑶池中玉芙蓉’的蓉郡主?”来人一字一字沉声吐出。这个声音很好听,至少是要比公主尖锐的声音好听多了。

可是不知道为何,他说出这番话来,让无瑕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至于为什么打寒战,无瑕也不明白。

还没等她明白过来,已经有一双钳子一般的手捏住了无瑕的下颌,将她从地毯上拎了起来,让她和自己漆黑的不见底的眸子对视,开口,声音冷淡得像是没有任何感情,:“你最好不要和本王耍花招,要不然……”

男子忽然不说话了,一扭头。

无瑕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个丫鬟已经瘫软在门边。

按常理推断,这个丫鬟应该是那个公主的侍女,难道是一见这个自称为“本王”的男人,就被吓晕过去了?

“来人!”

“在。”

“这个下人,本王不希望有生之年再看见她。”

“是!”

“不!”

就在男人的侍从依照主人的吩咐,处理这个看守自己的侍女的时候,无瑕竟然脱口而出为她求情,大约是现代人的思维在作祟,一个人的生命是最可贵的,不论贵贱,都不能随意被剥夺的。

“等一下!”那个男人眸子一暗,嘴角噙着冷冷的倔意:“先拉下去,关起来。”

无瑕松了口气,她原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么好说话。

可是看见男人眼角浮现出来的诡异的笑容,无瑕刚刚放下去的心,又悬了起来:“你、你……”饶是一向在谈判桌前横扫一片的无瑕,面对这样一个不正常的男人,也一时语塞。

“你就是这么无理的称呼自己夫主的么?”男人将无瑕的脸拉得更近了,火热的气息喷到无瑕冰凉的脸上,让她不得不偏过头去,避开他冷的要冻死人的眼神。

“看着本王!”男人皱起了眉头,他的声音,像是毒蛇游动,不悦地加重了手上的力气,将无瑕的脸再次拧了过来:“本王是你的夫主!”

“胡说!我不知道你是谁!”无瑕也来了火气,在现代事事不顺心,重新活过来,老天爷还是不让自己好过,先是公主然后是这个王,人人都与自己为难,到底自己招谁惹谁了?

“本王是谁?!”男人似乎被无瑕的这句话噎着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冷笑着松了手:“好,你好好看看本王是谁!这次记住了!”按着无瑕的双肩,让她好看清楚自己是谁。

无瑕被迫看着他的脸,岩石般雕刻的脸庞,深邃的眼窝,直挺的鼻子,浓黑的剑眉,紧抿着的薄唇,如果没有左脸颊的那一道若有若无的刀伤,倒还真可以称得上是现代的硬汉型男,可惜啊可惜,上天不但会就嫉妒美女,一样会嫉妒帅哥。

想到这里,无瑕心情忽然平衡了一点点,竟然不自觉的微微点了点头。

“你看清楚了,站在你面前的是货真价值的北川王!”北川王不解,双眸泛着细碎的光,目光极是锐利的盯着无瑕,让她进一步确认。

“是。”无瑕立马收敛了那一闪而过的笑,他就是公主口中,自己千万都不能去找的北川王,可是,现在并不是自己去找的他,而是他找到自己。

“你笑什么?”即便是一瞬间,还是被敏锐的北川王抓住了:“你还笑得出来?”

既然生杀予夺的北川王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无瑕要是再笑就是自找死路了,她只能低下头来沉默。

这段时间无瑕汤水未尽,原本就生的芊芊弱弱的身体,现在在北川王的手中,弯曲的就像是一根在风雨中摇摆的芦苇,只是这根芦苇太白了,白得有些灼伤了北川王的眼睛,也触动了他最脆弱的那根神经。

突地,没有征兆地松了手。

无瑕一下子失去了重心,再一次跌在地上。还好地上厚厚的龙凤呈祥的地毯,她才没有新伤添旧伤。

“给你一盏茶的时间,梳妆好,到前厅来。”北川王转过身去不愿看无瑕,快速大步地朝那个光亮的门口走去,最后在那个光亮的门口略微顿了顿,补上一句话:“如果你不想看到翠微的尸体的话!”

翠微?

翠微是谁?是之前被拉走的那个公主的侍女吗?

他竟然用一个和自己不相干的人的生命威胁自己,这是一个王的智商吗?无瑕抽了抽嘴角,下一刻就后悔了,因为自己的确为这个侍女求过请。

北川王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一个小厮派了个丫头过来帮自己梳洗打扮。

“郡主……你瘦了,要是九王爷知道,一定会心疼不已的。”那个丫头一进来就扑在无瑕的面前,声音里带着哭腔。

这就是那个将自己从死神那里拉过来的声音,最初的那个被公主拉出去的丫头。现在终于能看清她了,十三四岁年纪,瘦瘦窄窄的脸颊,显得一双眼睛格外的大。

“你……”无瑕看着已经瘦得只见骨头不见肉的小丫头,心里有些动容,在这个世界里似乎这有这个小丫头对自己是善意的,是真心的关心自己的死活的。

“郡主,郡主放心,翠微死不了的,刚才见过北川王了,他既然还惦着郡主,郡主终究是不怕公主的。”

无瑕看着翠微一张一合的嘴,脑袋里一片迷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翠微是这个小姑娘,既然北川王用她来威胁自己,可见她对自己的重要程度,而她所说的北川王还惦记着自己,难道北川王和这个蓉儿郡主曾经有过一段故事?

翠微见无瑕怔怔的,也没有多说,搀扶起无瑕坐到桌边,推开了窗户,如水的阳光泄了进来,让无瑕有一阵眩晕的感觉,一边用及地宽大水袖子遮住自己的双眼,一边指着窗户示意翠微将窗户关小一点。

翠微略微一滞,立马反应了过来,拉小窗户,顺便将八棱窗户上悬挂的用来挡夏日蚊虫的茜纱放了下来,无瑕这才缓缓的放下袖子,长长地叹了口气,看向檀木桌上的重瓣芙蓉铜镜:

镜中女子尖尖的巴掌脸,一对大眼睛格外醒目,茜纱淡淡的蔷薇色,给苍白的脸,投下了一抹奇异的色彩,让一个快要变成纸片的人生动了起来。

“郡主,下一步准备怎么办?”翠微拿着桃木梳子,一边帮无瑕梳着如丝长发,一边小心翼翼的问着。

怎么办?天知道下一步怎么办?无瑕撇撇嘴,心里道。

翠微见无瑕不说话了,也没有再开口,随意的将无瑕的一头长发盘了个芙蓉髻,用一个白珍珠三叉冠束起来,鬓角簪了一个蓝晶蝴蝶,小巧而不失灵动。

“这样不行!”

听到北川王的声音。

“吧嗒!”翠微手中的梳子,应声掉在了地上。

无瑕和翠微都没有注意到,北川王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走进了房间。

“待会见的是东王使者,你这般素素净净……倒会让人心生疑问,曾经闹得沸沸扬扬的丑闻主角,怎么一下子就转了性子?”北川王冷冷的嘲讽。

这样的语气,让无瑕平白无故的胸口堵了一口气,不管那个蓉儿郡主做过什么,自己确实实实在在,什么都没做过。

“你!”无瑕可以忍受身体上的折磨,却无法忍受人格上的屈辱,明明知道不可为之,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猛的站起身来,与北川王对峙,带着耳畔的明月珠像是在荡秋千一般,在领子上不停的晃动。

“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你母亲现在已经住进了净心庵,你最好不要再刺激她了,所以——你最好还是乖乖的听本王的话,穿上大红的正装喜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跟本王一起去见东王使者。”北川王上前两步,几乎是贴身站在无瑕的面前,无瑕身材本来就娇小,站在北川王的面前,他的影子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得严严实实。

无瑕浑身的气力一下子被抽干净了,跌坐在椅子里,像是一个木头人一般,任由北川王指挥翠微干这干那。最后北川王指名让翠微捧出大红百簇朴莎长裙,无瑕还是忍不住提出了异议:“我只是你的滕妾,即便是在新婚之际,这样的大红也只有公主才能穿,东王使者要是看到我这样穿……”

无瑕的话还没说完,一根冰凉的手指已经封住了无瑕的双唇。

“本王从来不喜欢有人对本王的意见提出异议,现在你为鱼肉我为刀俎,你没有资格!”北川王的手指撤离了无瑕的双唇,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几次打交道,无瑕已经将北川王的心思摸了个大概,双手环抱在胸前,淡淡的对翠微道:“你先下去吧,我有一些话要单独对北川王说。”

无瑕一开口,翠微和北川王都愣住了。

无瑕伸手拂过衣袖上的精致绣花,缓缓道:“难不成北川王害怕?”

北川王的目光紧紧锁在无瑕的身上,嘴角噙起一丝玩味的笑:“本王还没学会害怕!”

翠微担忧的看了无瑕一眼,看到无瑕一个“安心”的眼神,缓缓的退了出去,顺便带上了门。

“好了,你现在有什么要说的,尽管说来!”北川王斜靠在无瑕面前的桌边,玩弄着无瑕垂下来的一缕青丝,一圈一圈绕在指头上。

无瑕其实并没有想好要说什么,她想做的,是从北川王的口中套出更多有关自己身世,一边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怎么反而不说话了?”北川王加重了手上的力气,扯得无瑕的头皮生生作疼:“当日是谁见本王第一面,就偷偷爬上本王床的?声称爱本王爱到死,你到底有多少阴谋诡计?你们东国还想要什么?”

北川王的一连串的提问,将无瑕一下子问住了,她远远没想到自己本尊,贵为郡主的金枝玉叶,竟然会主动爬上这个男人的床?而这个男人原本是应该成为自己姐夫的。这……有点难搞。

延伸阅读

棉艺加盟  http://www.groupfamilyincest.com/pn96.shtml
棉艺床上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

奥世博针织加盟  http://www.groupfamilyincest.com/xiow.shtml
北京奥世博针织厂成立于1986年。由于规模扩大,于2004年5月设立香河生产基地,入

孔明加盟  http://www.groupfamilyincest.com/x00o.shtml
暂无

华邦木业加盟  http://www.groupfamilyincest.com/g77w.shtml
华邦木业依托的生产、销售及管理精英团队,从而为社会贡献精良的实木门、实木复合门等系列

艾斯优客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groupfamilyincest.com/lqv.shtml
艾斯优客汽车美容拥有大批粉丝群,重复消费,赚的多。率先将意大利游艇重量级表面养护技术

珍妮缘加盟  http://www.groupfamilyincest.com/x97q.shtml
珍妮缘床上用品是纯棉四件套、凉席、蚊帐、冰丝席、竹席、羽绒被、羊毛被、布匹等产品生产

春思优品加盟  http://www.groupfamilyincest.com/eua.shtml
春思优品成人用品自助店采用网上商城模式,售货时间全年无休,不需要店员不用开工资,做好

快马家边加盟  http://www.groupfamilyincest.com/gcat.shtml
河北洽润科技有限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致力于社区020服务平台建设及运营的创新型互

玉山高粱酒加盟  http://www.groupfamilyincest.com/s0ak.shtml
厦门祥发贸易公司长期低价批发台湾高粱酒玉山茅台酒玉山原窑六年陈高-金梅映福玉山五粮陈

豪源便利店加盟  http://www.groupfamilyincest.com/u9r5.shtml
豪源连锁便利店,系深圳市豪源贸易有限公司旗下专业便利店连锁品牌,经过多年经营,现已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刘备日记在线阅读第8章

    果然,这世上就没有彻头彻尾的无私之人,所有的人,所行的事,都不过是为了利益而奔波而已,正如天朝的那句古话,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对付虚?罗陌自然没有什么好办法,但是,他却有主意能够解决流魂街经常被虚袭击这个燃眉之急,或者不是解决,最多只能算是缓解。然而纵是如此,罗陌的答复也让山口小次郎异常满意了。所以

  • 超级赘婿抽取异能第4章在线阅读

    下午的课程同样是烹饪实践,请的也是业内知名的星级大厨。这次教授的菜色较为简单,黎川一边烹制自己的菜肴,一边还能给邻桌的同学解答疑问。即便为同学示范解答花费了黎川不少时间,但他还是如上午那样,第一个完成了菜品。成品获得老师认可后,他在同学们羡慕的目光中,再一次提前离开了课堂。既然已经有了近期的目标,他

  • [家教]超级撕逼八卦论坛第6章在线阅读

    “看来你也不是什么都不懂嘛?乖乖的,让大爷解解馋。”男人有些诧异,但随即就放松了下来,在欲望面前,让他们都忽略了宋念的实力。“呵,只要你能比的过我的拳头,给你睡又何妨。”宋念冷笑一声,这人着实惹恼了她。宋念大胆刺激的话语让男人兴奋,他激动地说道:“哈哈哈,那就来试试,老子还没打过女人呢。”“很好,希

  • 网游三国之绝世枭雄之嗯首都就叫妈个叽(2)

    不是智慧而是权力制定了法律。——托马斯霍布斯秦京在空荡荡的茅屋里环顾一周,发现并没有外套之类可以让他遮住上半身的衣物,只好认命的翻身下床,穿着草鞋出门看看。大概好几百米远的距离,正前方有一群鹿在吃草,左边是一片森林,右边是一片宽敞的空地。更远的地方,无论东西南北,都是难以看清东西的迷雾。“所以,朕的

  • 再一次见到明天第七章

    青钰天生有一双上挑的眸子,眼尾尖削,寒光锐利,不过是极淡的一眼,便能让很多人退避三舍。她看着章郢,却见这人漫不经心地移开了目光,不由得略一掠唇角。她声音平静,冷然回怼,“区区参军,本宫与你们谈何私事,有何可谈?”一边的张绅连忙道:“听说公主近来请了平西王府的三公子过来,公子性情顽劣,不知轻重,公主可

  • 故人归在线阅读第1章

    在一片虚空中,两道身影不断的穿梭着,一个身材高大男子指着面前的一个妖异的男子说道:“赢勾,你暗算我?”但是他的脸上没有任何一丝怒意:“你觉得就凭你可以杀死我,想法未免太过天真了吧!”“大家都是僵尸王,不死不灭,更何况,你的实力还略逊我一筹呢!”妖异的男子笑了笑:“我当然是知道的,但如果这样呢?”突然

  • 梦三国之谁与争锋在线阅读第5章

    最后两个四岁小孩儿的决斗,是以碰巧买菜经过的幼稚园老师制止而强行终止的。说起来也怪,从幼稚园到小学,再从小学到现在的国二,观月凌子和爆豪胜己没有哪一次打架是真正有胜负的。不是被老师撞见就是被家长撞见,甚至有一次还直接打着打着碰到了不长眼往他们这边逃窜的敌人。苍天没眼啊。凌子想,要是她和爆豪真真正正地

  • 小谎话精在线阅读第2章

    万龙铖挽起衣袖,露出古藤般健壮的手臂,沉声说道:“万龙铖在此!放马过来!”他声如虎啸,话音在崖壁间回荡,震得人手脚发软,那些党项军士心生畏惧,纷纷退步。戚镇恶心神甫定,见兀那将军脸色惨白,想必已被万龙铖吓破了胆,不禁嗤之以鼻,一震手中的铁杖。万龙铖闻声看向戚镇恶,见这人形销骨立,身穿玄服,想必是位方

  • 紫兰花开人生若只如初见

    阿乐对着售票厅有些无语,这直达帝都的火车票也太贵了吧!只是一个硬座而已,山姆大叔给的钱一小半都要花在买票上。后面的人怒道:“喂!我说前面的,不买你就走开,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一秒钟耽误我好几个帝国币啊!我看是你存心找事,小心我揍你个瓜娃子。”说着展露出自己的肌肉,旁边人一阵附和。“就是就是,不买你在

  • 血绒花在线阅读第8章

    相遇总是短暂的,三个老朋友此时还在互相寒暄着,斜靠在菩提树上的津竹无聊的打着哈欠,心里不断骂着老油条,离那比试已经过去三天了,老实说他也是有些舍不得的,这几日老和尚与他的两位师兄一直在讲着外面的事情,这让一直都生活在室外桃园的津竹,有些惊讶!总之:外面的世界太美了。三人驾驶着飞舟离去,津竹被钰峰,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