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长生之都市逍遥神在线阅读第2节

作者:爱修缘的胭脂 来源:飞卢小说网

走出宫门的步子,红叶每一步都很谨慎很小心,身旁的萧雪柔却是一脸轻松,蹦蹦跳跳宛如一只逃回了森林的兔子。

红叶羡慕地看着雪柔,雪柔是宫里最得宠的公主。

她出生高贵,生母是大庆高等士族,加之她性格单纯天真,所以宫里不管是嫔妃还是宫人,没有不喜欢她的。哪怕她犯了再大的错,所有人都会主动帮她找原因,什么不熟练呀,孩子心性呀,不小心呀……

她只要对别人露出那双楚楚可怜的大眼睛,人们会原谅她所有的过错。

所以雪柔什么规矩都不怕,连私自出宫都敢。

听说最近集市上来了一群胡人,她们卖着各种的奇珍异宝,雪柔听那些宫人说得神乎其神,格外好奇,偏要拉着红叶出来陪她。

对于违反宫规,红叶是极不愿也不敢的,但仍是被雪柔拉着跑到宫外。

听说宫外有能从口里喷出火的卖艺人,听说街道上有很多漂亮的首饰,听说舞馆中有长着金色头发和碧玉眼睛的胡姬跳舞。

她只比雪柔大几个月,跟雪柔一样,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女子,这个年纪的人,谁不是孩子心性呢?谁不是对宫外的世界充满好奇呢?

夜市开始,人头攒动,雪柔拉着红叶,逆着人流来到最热闹的集市。

雪柔一看到糖葫芦,便黏在摊子上走不开,她一口气买了十个,回头再找红叶,却发现红叶正守在一个卖桃花酥的摊子边。

她咬着糖葫芦问:“我记得你不喜欢吃桃花酥的。”

萧红叶红着脸,低下头说:“父王喜欢吃桃花酥,我想买一些回去。”

以前母亲还在的时候,曾经告诉她,父王最是喜欢吃桃花酥,母亲那么喜欢父王,对父王所有的喜好都记得清楚。

母亲总是……那般疯狂、真挚地爱着。

为了能够让父王记起她,她等在父王必经的路旁一个时辰,只为了一次偶遇,每天晚上都化着妆等到夜深了,宫里嫔妃都笑话她。

那些出身高贵的女子说她为了争宠姿态太过于难看。

她的一颗真心就在父王的遗忘和他人的嘲讽中消磨殆尽,即使到她死前,父王也没有来宫里看她一眼,她就在遗憾中咽气。

母亲那么痴心,到最后也没有说怨气的话,只是告诫自己,不要轻易爱上一个人。

也许母亲心里还是会怪父王的吧?

红叶明明知道父王绝对不可能吃宫外的食物,可是看到桃花酥,心里记忆就像炊烟一样忽然弥漫开来,格外难过。

雪柔拍着她的手臂,笑道:“你真孝顺,父王肯定会嘉奖你的孝心。”

红叶勉强地笑了笑。

父王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记得。开始的时候,她还为父王的忽视而伤心难过,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他的女儿,他不该连抱都不愿意抱她一下,后来母亲死后,她慢慢懂事,了解了以前宫里的故事,也就不怪他了。

他本来就极度厌恶母亲,又怎么会喜欢她生的孩子?

一个卖红绳的小贩忽然路过,见红叶和雪柔是正值妙龄的姑娘,便向她们吆喝道:“两位姑娘这么漂亮,一定有很多公子追求,我这红绳撒过月老祠祭坛上的圣水,若是送给心上人,包你们白头偕老。”

白头偕老?会有人爱她吗?她总是这样问自己。

在这个看重身份门第的时代里,即使贵为王孙贵胄,他们的婚姻也不过是家族待价而沽的商品罢了,别人娶公主,是娶公主背后的权势。

除了公主的称谓,她什么也没有。

到了适婚年纪的公主,世家大族的主母进宫也会给她们带东西,与她们的母妃关系密切。可她得到的只有一双双势力和嘲讽的眼神。

每到这时候,她也觉得自己像一只老鼠,想要缩进自己的地洞里去。

她有值得别人喜欢的地方吗?会有人不在乎她的身份地位,抛却所有的名利束缚,用一颗真挚的心,去爱她这个人吗?

如果有,她也愿意用自己全部的心去爱他。

不知为何,那个挺拔的背影,那双清澈的眼睛忽然清晰明亮的浮现在眼前,不知不觉之间,她的心狂跳不已,脸都红到耳根。

她喜欢那个人,可是,他会喜欢她吗……

雪柔见她一直愣着,噗嗤一声笑出来:“四姐,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被拆穿了心事,红叶脸红到耳根:“不许胡说!”

“你脸都红了,我来猜猜……”雪柔的眼睛古灵精怪地转呀转,忽然一拍脑袋:“我知道了,是不是今天救你的大黎使臣?”

红叶羞红了脸:“不许胡说,都让你不要胡说了。”

雪柔最是了解红叶的性子,若自己猜错了,红叶那样怕惹麻烦又自尊心强的性子,早就开始生气着急了,那她定是猜对了。

雪柔无心打趣道:“那你不嫌弃他们黎国是蛮夷之邦吗?”

这句话忽然像根针,忽然刺到了她的痛处。

对庶族的傲慢和偏见是烙印在瑞国士族骨子里的东西,即使连雪柔这样天真无邪的人,心里依旧在意着,更别说其它人了。

红叶就是在众位姐妹的鄙视排挤中长大的,又岂会去瞧不起别人?

她有些愤愤不平地回道:“我看他比那些世家公子都要好。”

两人正说着,有敲锣的声音响起,这是马上要散集的信号,两人准备离开,拎着自己的收获,赶紧向王宫的方向跑去了……

冰凉的地板上,高高的佛像在月光的阴影下显得可怖,红叶低着头跪在佛像前,不用想也知道,她这次是闯下大祸了。

回宫的时候,两人正好遇见了萧蓝玉送姑姑出宫门,出宫的事情就这样暴露了。

公主私自出宫是天大的丑闻,王后娘娘大怒,但鉴于雪柔的母妃徐贵妃关系,王后娘娘也不敢将两人罚得太重,只是让她们去佛堂跪着。

佛堂的门开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响起——

“雪柔,怎么还跪着?”瑞王慈祥的笑着将雪柔从垫子上拉起来,笑嘻嘻地捏了捏她雪白的脸颊,让她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这是自今年除夕晚宴以来,红叶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亲。

父王并没有像对雪柔那样将她拉起来,只是一言不发地盯着她,她早就料到这样的光景了,所以更能劝自己接受。

不难受?不紧张?都是假的……

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她的伤心能够让父王重视她吗?

“你教唆雪柔离宫,是该好好罚,就在这里跪着吧。”那个声音十分冷漠,丝毫没有方才与雪柔说话的半分温情。

险些让她以为,这个声音与方才不是同一个人。

父亲甚至没有问过事情经过,就这样一厢情愿的笃定是自己教唆雪柔,在一开始,他的偏心就让他的判断预设了立场。

雪柔什么都是对的,她什么都是错的……

这一刻,她心里生出一丝对雪柔的厌恶,雪柔没有对她做出任何坏事,可是她的存在却衬托得她的人生格外可悲。

雪柔是个心肠极好的姑娘,见红叶还跪着,自己便不愿意坐着惹得红叶尴尬。她拉着父王的手撒娇道:“父王,是我拉着四皇姐出宫的,她很听话,也劝我不要违反宫规,您就饶了她吧。”

“行了行了,不要替她求情。”瑞王和蔼的眉目肉眼可见地冷了下来。

“雪柔,你生性纯良,不要学她,也不必对她太好,有些人,你越是待她好,她越是记恨你。”他似乎在语重心长劝诫雪柔,却是斜着眼看着红叶,像在警告她。

在父王心里,她原来是这副面目可憎的形象。

红叶被那寒冷的声音吓得哆嗦,低着头,不敢直视父王的目光。

父王对雪柔有多温柔,就对自己有多威严,可能在父王心里,自己生而有罪,不管自己再怎么努力证明,也只是徒劳。

还有什么比被自己的父亲当做恶人更让人失望的呢?

“父王,你误会四皇姐了!”耳边传来了雪柔焦急的声音,她赶紧从红叶手中拿出桃花酥,解释道:“父王你看,这是红叶姐姐特地买回来的桃花酥。”

“根歪的花是扶不正的!”

……根歪的花是扶不正的……

这是母亲在重病卧床神志不清的时候常常念叨的话,话音刚落,桃花酥就被打落在地板上,重得能够击碎红叶的心脏。

“四皇姐,那我先走了?”父王临走时让雪柔赶紧回房睡觉,雪柔小心翼翼地低着头:“再不回宫,我母妃该骂我了。”

“回去吧,别让你母妃担心。”她装作无所谓挤出一个笑。挺直自己的腰板,对着佛像跪得笔直,将雪柔的脚步声抛在耳后。

待到雪柔走后,她忽然双手捂面,禁不住即刻哭出来。

她也被罚了,却没有人再为她担心,这一刻,她多希望母亲还在。父王对她,什么吩咐都没有,甚至连责骂都没有……

直到第二天辰时,王后娘娘见到雪柔,这才想起红叶还跪着,大发慈悲让她回宫。

跪了一晚上,她的膝盖痛得厉害,她素来不受宠,赏赐比不得其它公主,宫人对她的服侍不大上心,也没有过来接她。

佛堂离她的宫里还有很长的距离,她只能走一段歇一段。

终于到了华林园,她必经的路上此时正挤满了人,正是桃花烂漫的时节,太子萧协正带领着各国使臣在华林园赏花。

皇宫女眷在非正式场合出现是不合身份的,红叶低着头想快些走开,希望不被任何人注意到,谁知心急打乱脚步,“嘣”一声踩到石子,直接倒在了人堆里。额头被磕得闷痛,手臂也划破了几道血丝。

人群瞬间暂停赏花,纷纷侧目向她看过来。

太子萧协见是她,厌恶地吼道:“昨日有失体统还不够,今日又来丢脸。”

红叶道歉地向人群道歉,想要站起来,膝盖却承不住力。

皇宫的八卦总是传得很快,已经有人在背后小声议论起她来。没有人愿意过来帮她一把,大家心里都明镜似的清楚,她是没有利用价值的公主,士族内部礼法森严,谁若是帮了她传出闲话,说不定就要将她嫁与自己。

娶一个没有任何母族势力的公主,这与他们而言是不划算的。

众位士族公子们心里明镜似的,为了做善事平白搭上自己的一生,这可做不得。

红叶无助地抬起头,感觉自己像个被扔到马路上的垃圾,谁都要远远的躲开,有没有人过来扶她一把,有没有人来救救她。

求求你们,帮帮我,有没有人来帮帮我?

她心里呐喊着。

忽然,一道阴影落在她身上,她抬头,看到了帮助自己的手。

“姑娘,你没事吧?”昨日赛场上的那个人走到她身边。

他的眼睛灿如星辰,桃花灼灼,杨柳依依,琼楼玉宇,金碧辉煌,再美的景致都沦为背景。恍然间整个世界只有一个他。

那苦难之际唯一向她伸手的他。

“没事,没事。”她没想过自己还能再遇见他,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

如果没有她的孤苦无依;

如果没有他的好心相助;

如果不是上天戏弄般的阴差阳错;

往后余生,她是不是就不会生出执念,不会陷入那场一厢情愿的爱情,不会一步步走向与母亲同样的悲剧,不会走进那场死局?

延伸阅读

客服专员  http://www.gshfyyz.com/nmqm.shtml
1.接待网站来访客户咨询(网络平台来自各大电商旅游平台),利用网络解答客户问题,通过

厦门医院代表(肿瘤产品)  http://www.gshfyyz.com/60d5q.shtml
1.负责产品在目标医院内的推广,制定市场计划并确保完成任务;2.积极主动学习产品知识

钣金折弯工  http://www.gshfyyz.com/69rsz.shtml
熟练数控折弯机技能,能看懂图纸操作调节设备操作,待遇面议

财务经理(南昌)  http://www.gshfyyz.com/tc21.shtml
工作职责1、负责预算编制、审核、监督实施工作,协助公司制定目标;2、负责收入跟踪、确

银行信控专员/13薪  http://www.gshfyyz.com/r4rq.shtml
技能要求:客服专员,电话客服,销售专员,电话销售,催收客服,催收专员岗位职责:1、以

数据标注专家  http://www.gshfyyz.com/a693.shtml
岗位职责:1、配合各项目组进行图像、视觉数据规则解读,在充分理解与沟通基础上,确定数

自动化机械工程师  http://www.gshfyyz.com/7hgl.shtml
1、教育背景:本科及以上学历,机械设计相关专业。3、3~5年以上非标自动化设备的设计

急招现场施工技术员(包吃包住+五险一金)  http://www.gshfyyz.com/61a3m.shtml
1、熟悉暖通相关专业施工图,协助项目经理做好施工队伍现场管理;2、编制施工进度计划,

汽车灯具工程师  http://www.gshfyyz.com/6vg1x.shtml
1.负责前后组合灯的设计开发及验证工作;2.负责灯具法规符合性分析校核,基于整车定位

硬件测试工程师  http://www.gshfyyz.com/yufl.shtml
岗位职责1、能负责产品系统功能测试,临床验证。2、根据产品功能编写测试计划,测试用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帝国时代:无限暴兵之**资料(5)

    晚上到了星海别墅区,林逸风拒绝了李漫诗的邀请,和王亮亮等人聚到另一栋别墅楼,星海九号楼房,与李漫诗的八号楼算是邻居,至于为什么会这么巧,那就得问正在学习流氓之术的王亮亮了。对于白天的事,他们都没有提起,李漫诗本来就知道林逸风的身份,所以对这些倒是见怪不怪,但是夏薇就不同了,对于这个未来充当假男友家伙

  • 柱与横滨的兼容性之 暗黑魔术师

    经过这次的战斗可以看出双方基本是都有损失,不过丛林哥布林损失的是生命,而人界军这边则是土地,所以说,现在那些被丛林哥布林追着打的就是那些个强大的整合骑士吗?还真是不堪一击呢!暗黑魔法术师首席站在高地上看着下面的一幕幕不由感叹,给了她一种好像整合骑士好像很弱的感觉。“立即集结暗黑魔法师进行区域打击,等

  • 海贼王之我是艾斯他姐在线阅读第九节

    在轮番带着五位监管者跑了不知道多少次操场以后,艾米丽忽然觉得,比起以前的畏手畏脚,她更喜欢现在这种彻底放飞自我的感觉。好吧,人在顺遂日子过久了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地膨胀,艾米丽也不能免俗,对自己的遛人技巧充满自信的她,忘了这世界上有一句话叫做: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Emmm……还有一句话叫做:出来

  • 网游:我只有被动技能之意外(4)

    “师父起床了。”又是路九州日常喊师父起床的日子。“不嘛,再睡一会。”陆黎将自己的脑袋往被子里面塞了塞,继续睡觉。“师父,起床,练剑。”路九州无奈地扯扯被角。“嗯嗯。”陆黎将被角从路九州的手里抢了回去。“师父,吃饭了!”路九州使出了必杀技——吃饭!“好呀好呀,吃什么?烧鸡还是红烧肉?”果不其然,陆黎一

  • 对望准凶兽 伤亡惨重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这运气,唉……”林轻尘暗道。“准备迎战!”蛮天即时下达指令,在蛮天的号令下,惊慌失措的众人立马冷静下来,纷纷拿起武器,随时准备冲上去。看着众人的模样,林轻尘无言。这里毕竟是网游,自己是一个玩家,现实里从来没有像这些人一样经历过生死危机。可以说,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真正经历过这

  • 命师证道在线阅读他生气了

    卓秦风的助理卓越见此状况,匆忙忙跑过来,帮卓秦风找眼镜,“咔呲”一声,卓越低头一看,不偏不倚,一脚踩在卓秦风的眼镜之上。原本卓秦风已经看见了眼镜好好的躺在不远处,岂料卓越飞奔过来,卓秦风来不及叫停,他已经将乖乖躺在地上的眼镜彻底粉碎。卓秦风恶狠狠地看着助理卓越,没脑子的东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卓越连

  • 桃花几度染眉妆第三章在线阅读

    清晨,薄薄的白雾为万物笼罩一层轻纱。经过侍女一番梳妆打扮,一位身着黑底白服的小公子走出皇殿大门。刘辩刚要去向母妃告别,便看见十常侍张让在一群太监的拥护下来到身前,见他行礼问好后,便说道:辩皇子,皇上让你不要去向何贵人请礼了,让你现在就走;噢,这样吗?辩皇子不要担忧,皇上也是怕何贵人放心不下,毕竟皇子

  • 我被骗去结婚了在线阅读第二章

    吃完了最后一口泡面,还喝了几口“汤”,肚子总算是不再咕咕叫了。江欢直起身来,一头钻进那个狭窄的卫生间,之前的那个江欢在太阳底下走了一天,不仅皮肤暴晒得通红,浑身还都是汗,饿肚子的时候还不觉得,吃饱了江欢就觉得浑身难受。虽然记忆里模糊的影响让她做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可是真进去的时候,江欢还是被这个小得要

  • 创世之爱情该是什么样的?(9)

    当天晚上,金俊秀给小柒打了电话,说是因为接下了班要去接智孝出院,所以晚上可能会回来得很晚,让小柒自己去买些什么东西吃,或是自己做也行。挂掉电话,小柒表示很无语,自己又不是小孩子,金俊秀还早晚各一个电话叮嘱吃饭睡觉出门,这是关心过甚?还是把爱情中的情分了一半放在亲情中来了?可这□□*纯粹的关心,小柒也

  • 陛下息怒,将军她面瘫在线阅读第10节

    孟老夫子对苏青一向放心,尤其苏青最近开了窍,进步神速,孟老夫子对她更多了几分看重。当时起了流言,孟老夫子一方面喝止众人,另一方面其实也该找苏青谈谈,开解一二。但是学生的心理问题,尤其是这种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家务事,外人实在不好开解。尤其苏青还是个女孩子,孟老夫子虽然年纪大了,但该避嫌还是要避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