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玄幻三国之无双雷神之前传二 去处留处

作者:大概来卖萌 来源:飞卢小说网

陈锌睁开眼又忍不住闭上,枕头和被子都是很干净的味道。如果不是躺在床上,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累。

昨晚吃完面的时候觉得精神饱满,然后陆大哥说了些什么“可以上路了”之类,之后自己记忆空白,只记得被搀扶到一座大屋前时已是一身疲惫,陆大哥告诉府上杂役……对方便应着声……

不对啊,怪怪的,我昨晚告诉陆大哥我的名字了吗?陆大哥他……

陆大哥其实比自己矮,摘下兜帽后,刺猬一样的短发遮盖的头皮在自己视线之下。不过加上身上的胸甲和肩甲,有些看不出身材,大约只能说身手矫健,大约是说书人嘴里的燕青或者武松之类?不过他行事精干,倒应是更像武松了,还有自店家至府中诸人毕恭毕敬的态度,功曹陆大哥大概是三十岁上下经验丰富的捕快一类吧,结果,人家给他找了个住处过夜,他自己竟只是知道他的名字。

不过自己昨晚太累,该不会就是因为人家用什么妖法吸了他的魂魄吧!突然间知道自己的血肉似乎对增强他者法力有奇效,难免会让人变得疑神疑鬼。而且现在回想应门的那位杂役,总觉得联想起的是一张狗的脸。

咚咚咚,房门轻叩,一个笑吟吟地白衣少女走进来。

少女十五六岁的活泼,本来也不需要粉黛修饰。跳着脚儿来到床边,可惜陈锌现在还没见到天鹅在湖面拨水或者白孔雀轻轻跃上枝头,不然就会有更多词汇形容少女的灵动曼妙。她放下一摞新衣服,留下一个甜甜的微笑。

三个月后的某一天开始,每一天陈锌都会想起那天早上少女的微笑,每天,为自己当时的木讷笨拙后悔,为自己三个月的愚蠢后悔。就是这个微笑,普通的白茉莉摇身一变,成了人心头白色的山茶花。

少女听完陈锌的询问,先是水汪汪的大眼睛溢满哀怨,“公子,昨晚的事你全不记得了吗?”突如其来的发问,半是嗔怪半是幽怨,合在一起反倒是最单纯的撒娇。见陈锌不知所措,背转过头身整理桌上瓷瓶里的那支杏花,双肩却轻轻抽动,似乎是受了莫大委屈。

“姑娘你别——”

“没关系的,我不在意,昨晚我吸了公子那么多阳气,今早当然更要安心侍奉公子了,不然今晚吸不够——”转过来的突然成了一头白色的雪狐脸“啊哈哈哈哈。”

这本来可以做成夜晚讲的恐怖故事,结果一切氛围倒被少女自己的笑声打破,这时她又恢复了十五岁的模样,扶着小桌子笑得如白海棠花枝乱颤。陈锌向来以为,什么银铃般的笑声只是陈词滥调,现在才知道其实是自己见识浅薄。

“哎这种**都能把你吓得交出来,你真蠢死了啊,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哪个不长眼的他者敢在会馆里吸人,不待功曹出手……哈哈,哎,师叔没跟你讲这些吗?”

“宁宁你又作弄人了。”大约走廊里,传来与陈锌年龄相仿的少年之音。

“我才没有,子服哥哥你诬陷我!”

“你要不是作弄人了,才不会笑这么开心的吧”,少年也是东陆的长发束发,一身长袍的打扮,不像昨晚陆大哥头发短得像在寺庙里剃的。少年进屋,眼睛却粘在宁宁身上,“我妹妹喜欢开人玩笑,你别介意。”不过少年的语气分明是在说,“我妹妹并没有恶意,你要是在意的话未免太小肚鸡肠了,大不了我赔礼道歉”。

陈锌本来也没什么怨气,这时只好打个圆场,原来此处叫萤窗馆,这对是师兄妹,分别叫王子服与白宁。

陈锌又问道,昨晚的陆大哥身在何处。

“你说师叔啊”,直率的宁宁先开了口,半句话后却突然掩住嘴吃吃一笑,偷眼看了看身边的王子服,“他不住这边,而且他平日里为功曹的事忙得很呢”。

“会馆的宗旨就是调和各方,所以所有他者、不论是半兽、半妖还是精怪、术士,只要无恶意,均可在会馆居住,当然,常久居住的话也需要为会馆跑腿做事。所以绝不会有他者敢在会馆里放肆,宁宁她的玩笑只是玩笑而已。”王子服说话时,颇有老气横秋之感。

于是两人离开,待陈锌自行穿衣洗漱,把头发重新整齐束好。陈锌翻弄着衣物,倒是一叠东陆风格的书生打扮,陈锌穿上身,大小合适。转头看见屋角橱子上镶着面镜子,忍不住连连转身。父亲曾向他描述过许多神秘之物,幼时听来如同胡言乱语般令人神往,年龄稍大些时,他就真的把那些话当成胡言乱语,反正父亲经常语无伦次。待父亲失踪后才知道,原来只是自己见识太浅。

这时陈锌才想起来,父亲也是常年这种打扮,只不过那是一件镶白边的青色褂子,父亲曾经穿成这样去教书,后来那件衣服被泥灰染得看不清本色。陈锌自己哑然失笑,已经有六七年还是七八年了?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怀念父亲了。

这时敲门声响起,小心谨慎的年老仆从应声入门,拿来早餐。大小盘碟摆满桌子,全装着素食。陈锌看老仆默声退出,却总觉得自己在人家一个鼻子两只眼睛里看出了老鼠长相。

其实至此,所谓会馆之下不害人一说也只是王子服自说自话而已。

这时门外又有人轻声叩门,看来是要见本馆馆长了。

陈锌长舒一口气,无论自己怎样回忆昨晚脖子上寒冷的刀光和黑暗里野兽的喘息,都忍不住继续回忆点着昏黄油灯的小面馆、填饱肚子的面汤和奉承口舌的豆干,第一次看见陆大哥,有种见到家人的亲切感。所以就相信陆大哥说的会馆内不是狩猎范围吧。

或者说,见到自己家走失多年的猫,突然坐在家门口,脸上伤疤纵横,它愤怒地扑过来,你却忍不住想挠挠它的肚子。陈锌就这样想着这个“大猫”的比喻穿过一道道长廊,这就是看见老虎之前一炷香内的事情。

——————————————————————————————

陈锌不是没听过说书,只是没想到有一天会发现自己一脚踩进说书人的写作大纲。其实李家村人骂起人来用的词丰富多变,陈锌只是从未想过,比喻句也许可以是写实。村里老人常年所荆西恶鬼的故事,但荆西毕竟,远在山之后百里之外,远的像一个世界之外。本地人形容外乡人,又从来不需要什么华丽辞藻。

再说,村里老人也说过山里那条大蛇的故事。

好吧,山里大蛇是真的,所以大概荆西恶鬼妖兽也该是真的。再说刚才宁宁那个化形?其实刚才忘记问了呢,宁宁是狐妖变**形,还是人类突然装出狐狸脸?

还有最重要的,如果传说里那些妖兽是真的,那么神话里的仙人也该是真的,神通广大的僧人道士菩萨真君就都是真的。陆大哥说自己是为“名天讳人者”做事,想来就是那些神仙们了。

陈锌理智世界完全崩塌的一瞬间,突然只是想笑。一个月来一直以为自己是不容于人家的异类,原来另有一整个世界接纳自己。他者?这就是他者的意思?并不是单纯的形容菩萨妖精而是概括一句“似人非人”?

如果刚才看见美少女变出狐狸脸会吓得惊声尖叫,现在看见亭子里端坐着喝茶的道士居然长着老虎头、用巨大的虎爪握着小小的紫砂茶杯,陈锌只感觉好笑,尤其是笑话自己一直以来的目光短浅。我居然一直以为李家村和四面高山就是整个世界,原来我活在山间的小村子里,就像青蛙枯坐井底。

“哈,你这个表情不错啊”,老虎放下茶杯,“之前大部分东陆人都直接尿了。”

“如果不介意的话——”只是一眨眼瞬间,亭子里坐着的是一位真正的道士,除了满脸络腮胡子像是插图书上的张飞,“其实时间久了,还是觉得人手那东西方便”。虎道长招呼陈锌坐下,又吩咐仆人再换一壶新茶,举手投足分明之是寻常的五十几岁乡绅。

“贫道姓胡,正是此萤窗馆代馆长,还是只叫我胡道长就好了。”

陈锌仔细打量,这位馆长脸上有些年代久远的细小伤疤,既有爪痕也有刀伤,只是馆长那部大胡子太过引人注目,之前实在让人移不开眼。这部胡子蓬勃在风中,倒像是自己修炼成精了,与其说是馆长脸上长着一部胡子,倒不如说是馆长的胡子下长着一张脸。

此时馆长招呼仆人沏茶上点心,倒像是寻常长辈接待登门拜访的故友之子。所以刚才那一出戏?其实是测试我呢。道长自己说的是“人手方便”,完全没必要用虎爪子喝茶。就像是刚才的宁宁一样,她看出了我很迷糊才故意吓人,王子服多半是同谋了,也许还在打*。但是这些人并不讨厌。这句话冷静地出现在脑子里,冷静到让陈锌本人惊讶。你们东陆人编了多少妖怪的恶行,就不该责怪它们说你们愚昧。陆大哥将你这个“上无片瓦遮身,下无立锥之地”的穷小子带回家,你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宁宁的测试,你失败了呢,别再砸锅第二次。

“阿陆说……你是为什么会被村子赶出来?”这是又有仆人呈上来一个红绸盖着的托盘,胡道长一个眼色,仆人双手放在桌上,胡道长却不着急掀开红绸。

“大约三个月前,我家附近有蛇怪作乱,接连叼走了本村五六人。”陈锌顿了顿,直到昨晚,自己关于蛇的记忆模糊的像是抓不住浓雾里的身影,现在倒好,一束光照进密林,至少让人安心起来。“我提议,然后自己背了一大筐浸满蜂蜜和酒的米糕,找到了蛇洞附近。”

“哦,那蛇大概多大?”

“在村子里看见的时候,简直有两人合抱那么粗,但其实洞口只容一人入内。”陈锌想了想,又补了一句,“那蛇原本是暗褐色,发起进攻前会变成橙黄色”

“哈,还真是巴修。”胡道长完全像是自说自话般插了一句。

“我等蛇吃饱后,在洞口前休息时,把蛇头剁了下来,拿回村子了。然后……”

然后陈锌又进入了迷雾般的记忆空白。

“我记得的后来的事情,是村里人都说我触犯神明,还说我用了妖邪之力,后来……所以一个月后,我就离开家了”

“哦,我不借助法器看不出你是何种他者,反正不是精怪或半兽了,只是半妖、或者只是会术法的人类。不过你就这么走了,你家其他人呢?”

陈锌这时自己也忘了,就在昨晚,陆大哥说过他是半妖,不知为何只隐隐记得自己体质特殊那句话,“我父母都不在了,那里只是我住的地方,不是我家了。”陈锌终于说出了这句话,才发觉“只是”这个词有多大的魔力,三个月来这个念头像蠕虫一样爬在他肚子内壁挠着他的心,后来却猛然安静下来,原来是做了个茧。现在他张开口,一只漂亮的小蝴蝶向他挥手告别,融化在朝阳中。

胡道长又微微一笑,几乎看不见杀气,“这年头,已经很难找到什么世外桃源,只给他者居住了。其实你要还是想继续当人——”

陈锌话音未落,桌上的红绸子下传出“嘟嘟嘟”的阵响,胡道长伸手过去,像是安抚发牢骚的幼猫一样轻轻抚摸着。胡道长嘴唇翕动着,满脸欲言又止,终于开口,“你就是一定要来西陵吗?”

“我家中一份留书,是我娘说,如果无处可去,就去西陵城地山宫,那张纸的后半部分缺了,所有我也不知是要寻人还是寻物。不过昨天我在城内问了很多人,都说没听过什么地山宫的事,哦,还有这个。”

陈锌找出一片桃符,胡道长一看就变了脸色,沉默许久挑出了妥善的措辞,“地山宫,十二年前倒塌了。不过按这个符的交涉,你可以永远住在这里。”

延伸阅读

上海芭美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travistours.com/gdx5.shtml
芭美乐公司主打项目有:祛疤痕项目(用纯中药产品,治疗各类疤痕)祛妊娠纹项目(纯中药祛

橙子加盟  http://www.travistours.com/pzwu.shtml
橙子毛绒玩具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LongMan国际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travistours.com/uvol.shtml
LongMan国际少儿英语隶属于关键词国际教育集团,现已发展成国内知名的高端少儿英语

牟家巷小郡肝串串香加盟  http://www.travistours.com/6vya.shtml
小郡肝串串香加盟牟家巷,串串香是现在中式快餐里面比较常见的一个种类,那么如果选择一家

全家福健身器材加盟  http://www.travistours.com/s6ld.shtml
郑州“全家福”健身器材有限公司始建于1994年11月1日。组建之初,公司决策层以“代

丁丁龙虾加盟  http://www.travistours.com/b7um.shtml
丁丁龙虾采集各地龙虾风味之特色以大自然野生清水、龙虾、高山名贵中草药、啤酒等为原料烹

德尔玛护肤品加盟  http://www.travistours.com/png5.shtml
德尔玛护肤品根据顾客需要提供各种配方。DERMATECH德尔玛一直不断研究和开发新技

源莱机械设备加盟  http://www.travistours.com/dpu0.shtml
源莱机械设备是一家专门从事水处理设备的一家公司,致力于环保设备的开发、研制、生产、销

酷豆丁加盟  http://www.travistours.com/n8a3.shtml
酷豆丁婴儿床总部经销批发的袜子、打底裤、袜子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

让你懒便利店加盟  http://www.travistours.com/uh0u.shtml
让你懒便利店管理有限公司于2015年从台湾漫步走进大陆,他带来了在台湾13年的辉煌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废物女婿在线阅读第十节

    秦谨率先走了上去,急急地辩解道:“三妹妹,是这贱婢引诱我。今日用了你的名义,将我约到了这里。”秦韵好整以暇的看着玉画蓦然变色的脸,微微蹙眉,担忧的看着秦谨:“那这丫鬟实在是太胆大妄为了!若是真有意,来求了我便是。我定然不会拦着她去二哥哥院子里的。可眼下这般情景,实在是太过分了。玉画!”玉画躲在黑暗里

  • 海贼之无限升级杀机(2)

    屋外却始终未曾听见响动,然而忽然砰声大作,却是一群黑衣人破门窗而入,直奔我们三人所在木床而来.我眼疾脚快地连忙躲到师父身后,各种抓被子蒙头,如今倒是连埋怨师父的气力都没了,只窝在被子里瑟瑟发抖.耳畔厮杀声响成一片,刀剑入肉声,肉身相撞相搏之声,刀剑叮咚落地之声.我往里再挪挪恰好碰到那昏睡童子的手,恐

  • 星际斗兽场肇事司机

    我心中一动,那地方就跟个灯塔似的矗立在后山,好像在给我指引方向。我一步一个脚印的朝着灯光亮起的地方走了过去,走了有一两个小时,累得我气喘吁吁的,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我抬头看了那灯光亮起的地方一眼,那是个修车厂,一辆辆的汽车像怪兽一样蛰伏在黑暗中,我心里莫名生出了几分恐惧,但想起我爸,还是打起了精神往里

  • 我自逍遥[网游]之葫芦(7)

    东江国,一座满是参天古树的小山上,三声悠悠的钟声打破了山林的寂静。受到惊吓的小鸟,扑腾着翅膀,飞出树林,落在了溪流边的草地上。上山的小路上,三个小青年正满头大汗的向山上奔去。最前面的是个身材偏瘦的青年。青年身着一身灰色长衫,一头黝黑的长发在奔跑中,随风扬起。略显稚气的脸上,嘴巴时而鼓起,大口的喘息着

  • 网游之最终决战在线阅读第8节

    来吧!最喜欢你万岁!以不服输的勇气来享受当下吧最喜欢你万岁!——《爱してるばんざーい!》μs+开始训练吧+小车正穿行在山脉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上。木之濑真弓静静地望着窗外,发现每当车子即将行驶到无路的关头,路边都会出现……一望无际的大海。日光照在海面上,白云看起来非常轻柔又惬意漂浮着,天空和海面的蓝色

  • 穿回来后他把豪门霸喵rua秃了在线阅读第9节

    陈寒之当然能感受到章知稚的反常,难道是昨天晚上受了刺激?也好,早点放弃痴想,明白他们是不可能的,对谁都好。两人坐在同一辆车上,全程都很安静,谁也没说话。这样到老宅肯定是不行的。陈寒之看章知稚一脸淡淡的模样,因为太反常,所以介意她一会见到周雪晴也这样,让周雪晴起疑心,担心他们就不好了,在快到老宅的时候

  • 佛系替身日常[重生]第八章在线阅读

    “高振动粒子切割刀”是一把以高频震动的粒子形成的小刀,能够在分子层面上切断物体,单以锋锐度来说它甚至可以用于切割钻石。这种武器原本是人型机甲近身格斗时用的武器,虽然锋锐无匹的特性在近身格斗中大占上风,但由于其制作成本太过于昂贵,而且极难维护保养,所以早就在某一场国会的军事成本预算会议上被提议停止使用

  • 海贼王之杀手奶爸在线阅读第九章

    “别过来!这是我的!”齐帜护着怀里的桂花糕对周围数十人叫嚷。那群人不为所动,歪着脑袋向前一步。“你们干什么?!”隔得老远俞茕就开始大喊。为首那人看到俞茕,嗤笑一声。“哎哟,还自动送上门了!”数十人一阵哄笑,纷纷转向俞茕。俞茕在他们跟前停住,望及齐帜尚无大碍后眼神示意他先躲起来。确认齐帜离得够远躲到一

  • 我心里住着怪物看病

    “你这臭小子!”季爸爸拍了下季理的后脑勺,“不会说话就别说话。”他还是第一次如此“胆大包天”打孩子。真的应了那一句——打在儿身痛在爹心。而季理,摸着后脑勺,不敢置信,自家老爸居然打自己!还为了一个外人!还真花了力气打的!太过分了!李纳看班主任和校董都在为自己撑腰,渐渐不再害怕。他思考了一番,大着胆子

  • 女装后嫁进豪门[穿书]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四章。舍南舍北皆春水。看见幼妹眼中满满的亮光,叶孤城抚在剑上的手微微一顿,随即对叶且歌道:“想学?”他的神态太过轻松随意,仿若叶且歌只是一个要糖葫芦的小姑娘,而这一招让无数江湖高手折腰的天外飞仙,只是稻草墩上最漂亮的那串糖葫芦。叶且歌本能的摇了摇头,随即,她猛地顿住自己摇头的动作,眼神精亮:“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