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万界大逃亡之点绛唇·其八(8)

作者:骑着毛驴去蹦迪 来源:飞卢小说网

我既已答应护送你去观翠山,便不会食言。

这是叶长遥与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亦是叶长遥对于他的承诺。

但现下叶长遥竟是已被俞阳杀了么?

俞阳纵然有些功夫底子,但仅仅是一介凡人,如何能杀得了叶长遥?

他正这般想着,发紧的心脏稍稍松了些,小二哥的声音却又突地刺伤了耳蜗:“你夫君据闻尸身不全,你定要做好心理准备。”

尸身不全……

那俞阳莫不是被凶手利用了,借由凶手之力才令叶长遥尸身不全的罢?

不管是否出自本意,他已嫁予叶长遥了,叶长遥倘若身死,他便是叶长遥的寡妇。

他直觉得眼前迷蒙一片,扶着墙面,低低地吸了几口气,才颤声问道:“我夫君的尸身在何处?”

小二哥答道:“已被送去义庄了。”

云奏问了义庄在何处,其后顾不上向小二哥致谢,便匆匆地赶去了义庄。

义庄在城外,他走到半路已然气喘吁吁了。

他不敢停留,待抵达义庄,他力不能支地倒在了地上。

仵作恰巧从里头出来,将他扶起后,错觉得自己是扶了一只鬼,不然为何此人面色会白成这副模样?较送来义庄的死尸都要白上几分。

”叶……叶……”云奏登时恨极了自己这副孱弱的身体,居然连叶长遥的姓名都说不全。

仵作并不识得名动方圆百里的美人,听云奏吐出“叶”字,这才反应过来,被自己扶着的应当便是叶长遥的男妻。

“你还是勿要看为好。”仵作劝了一句,但云奏却是不领情,下一瞬,他便被云奏推开了。

云奏踉跄着冲进了义庄,将盖于尸身上的草席掀了,一连掀了五具尸身,其中都没有叶长遥。

第六具尸身竟然是那林小姐的尸身,尸身已生出尸斑了,但却丝毫不影响林小姐的美貌,反而添了些异样的美感。

云奏心中满是自责,仔细地将草席为林小姐盖上了,而后又去掀第七张草席。

不知为何,他下意识地觉得这第七张草席底下便是他的夫君叶长遥。

霎时,他全身上下的筋脉都绷紧了,宛若被挑起的琴弦。

他的手指微微发颤着,下定了决心,才将这第七张草席掀了开来。

他重重地阖了阖双眼,方才睁开来,他的双眼果然看见了叶长遥的尸身。

正如小二哥所言,尸身不全,碎成了十数块,已呈暗红色的血液裹住了断口,头颅甚至被劈成了两半。

其上亦如林小姐般长出了尸斑,叶长遥莫不是在他离开之后不久被杀的罢?当时的脚步声便是来自那杀人凶手俞阳?

他跪下身去,将叶长遥的两块头颅拼在一处,随即抱于怀中,用指尖蹭了蹭叶长遥的眉眼,方才低声道:“我定会为你报仇。”

他又去问立于一旁的仵作:“他是何时被杀的?”

仵作答道:“大抵是戌时前后。”

戌时前后。

那便当真是自己离开后不久。

自己那时正在客栈用晚膳罢,还想着应当带些吃食予叶长遥。

“我不但害死了林小姐,亦害死了叶长遥……”他抱起叶长遥的头颅,不顾身体状况,使出身法来,不过须臾,便到了县衙。

县衙虽有衙役把守,于他却是如入无人之地,衣袂一震,所有衙役便尽数倒地了。

他一手怀抱着叶长遥的头颅,一手扣住了一衙役的咽喉,紧接着,厉声问道:“俞阳现下人在何处?”

衙役怕死,惊恐地道:“公子现下就在书房里头。”

云奏松开了衙役的咽喉,径直闯入了书房去。

俞阳正在欣赏自己为林小姐画的画像,乍然见得怀抱叶长遥头颅的云奏,小心翼翼地将画像卷了起来,放入画筒,才笑道:“叶长遥死有余辜,你难不成要为叶长遥复仇?”

云奏不答,反是质问道:“你是如何杀了叶长遥的?叶长遥怎地会轻易地死于你手?”

俞阳诱哄道:“你们新婚不久,叶长遥便气得你离家出走,去住了客栈,后又不忠于你,这口气,你能咽得下么?那叶长遥可恨至极,我杀了他,是为我与林小姐,更是为你,如今他已为轻薄林小姐,背叛你付出了代价,你难道不该抚掌称快么?云公子,你且快些将这叶长遥的头颅放下罢,免得污了你的手……”

话未说完,他的咽喉早已被洞穿了,他瞪大了双眼,却见云奏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云奏施施然地将五根手指一一抽了出来,又用丝帕擦拭干净,才转身离开了。

被云奏击倒在地的衙役的其中之一堪堪起身,奔至书房,迎面撞上了从书房出来的云奏,云奏走出几步,被云奏挡住了的俞阳当即暴露了出来。

俞阳歪着脖子,流了一地的血,已然断气了。

云奏杀了人,不便再滞留此地,出了县衙,并未再回客栈,而是出城去了。

出城十里后,他喉头一甜,吐出了一口血来。

又勉强行了一里,他终是猝然倒在了荒野当中。

他不停地咳嗽着,却用仅余的气力牢牢地怀抱住了叶长遥的头颅。

咳了没多久,他又咳出了血来。

这血竟是一时半刻止不住,染红了他的下颌、脖颈、锁骨、心口,继而染红了叶长遥的头颅。

叶长遥原就阴鸷,头颅又被劈作了两半,被鲜血一染,直如要张口食人似的。

他顿觉得自己会死在此处,但没有气力动弹。

“死便死了罢……夫君,我这便去寻你了,你可是在奈何桥等我?夫君……”他缓缓地阖上了双眼,但抱着叶长遥头颅的手却并未放松分毫。

猝不及防间,叶长遥的头颅竟是被甚么活物抢走了,他怀中一空,睁开双眼来,却见得一温文尔雅的中年人将头颅掷在了地上,两块头颅便各自滚落了开去。

他未及反应,身体已在中年人怀中了。

中年人怜惜地用衣袂将沾于他身上的血液拭去了,方才赞叹道:“世间竟有此等美人,嫁予叶长遥当真是浪费了,叶长遥生得那般丑陋你是如何忍下来的?相较男子,我虽更爱女子,不过你姿容无双,我极是想尝上一尝,只可惜,我下手晚了些,纵容那叶长遥毁了你的处子之身。”

“便是你杀了林小姐,又怂恿俞阳杀了我夫君?”云奏全身无力,但冷笑与言语的气力还是有的。

中年人笑着答道:“我一早便知你离家去住了客栈,是你与叶长遥故意设计,只为引我出来,我哪里会上当,便顺势设计了叶长遥,至于杀叶长遥么?容易得很,予俞阳一把剑,再暂借些道行予俞阳便可,那叶长遥心慈手软,舍不得对俞阳下狠手,俞阳却是一心为心爱之人复仇,手下如何会留情?”

所谓的一把剑显然并非寻常之物,云奏又咳出了些血来:“将尸身弃于叶家门口十丈开外的难不成亦是你?”

“便是我,我中意你已久,自是要想法子得到你,我丢弃尸身便是为了引起叶长遥的注意。”中年人迷恋地轻揉着云奏的唇瓣,将云奏咳出来的鲜血均匀地涂抹在了云奏的唇上,使得云奏瞧来仿若涂了嫣红唇脂。

云奏拨开中年人的手,挣扎着从中年人怀中出来了,才嗤笑:“你用这等下作手段便是因为你敌不过叶长遥,须得借俞阳之手罢?”

中年人面生不悦,不过很快这不悦便褪去了。

云奏明白中年人被自己戳中了软肋,又问道:“你何以剥了尸身的面皮?尸身究竟是何人?你是否玷污了林小姐的清白……”

“你的问题未免太多了些罢?当真是一点**也无,竟是个木头美人。”中年人打断了云奏的问话,旋即一揽云奏的腰身,“待你成为了我的人,我再容你慢慢问罢。”

说罢,他的指尖已覆在了云奏的腰带上,轻轻一挑,那雪青色的腰带即刻委地了,襟口随之敞开,露出了苍白却诱人的肌理。

云奏屏息凝神着,将三成多的道行运转于周身,而后蓄力于左掌。

在中年人即将扯下他的亵裤之时,他的左掌已拍在了中年人的心口。

中年人心口吃痛,几乎同时,后心陡然一凉。

延伸阅读

冒盛冒菜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64t1.shtml
冒盛冒菜加盟冒盛冒菜源于麻辣烫发源地四川成都,其味型中感悟出成都人火热的情怀,执着而

嘉旺材料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ainl.shtml
嘉旺材料公司主营:弹簧钢、铜合金、铝合金、钛合金、铁镍合金、易车铁、冷拉钢、白钢刀、

舒爱馨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n1h4.shtml
舒爱馨床上用品是高标准、高起点的现代化家纺企业,以家用纺织品为主的多元化产业的大型企

快马仕健身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oms.shtml
K-EMSSTUDIO快马仕健康管理是北京鑫韩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连锁品牌,创始人

创尔特热水器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66g1.shtml
创尔特热水器隶属于广东长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创尔特一直致力于打造国内低碳厨卫第一

伊施戴尔珠宝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utg9.shtml
伊施戴尔珠宝,永恒从这里开始。伊施戴尔(Estyle)专业从事珠宝设计、制造和销售。

皇家珠宝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ufbr.shtml
**珠宝是北京美福祺恩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是中国花丝镶嵌首饰专业家,亦为生产规

爱语文一对一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67n8.shtml
爱语文一对一隶属于北京易思语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在国内,以语文单科教学为主,并且自

Speatak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nd1w.shtml
Speatak手表经销批发的机械表、石英表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真龙珠宝加盟  http://www.wwweb-works.com/g8xb.shtml
本公司主营翡翠、玛瑙以及其他材质的玉料产品,品类全、样式多,自产自销成本低,本公司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凤帝九倾第1章在线阅读

    唐宵卉这几日没去上班,她百无聊赖地在一家常去的咖啡馆里翻看着一本随手拿来的书。她在一家经营不甚好的咖啡馆里工作,而这家咖啡馆又突然莫名其妙地转手了,明天她要重新去上班。十一月,北京的天气越来越冷了,她很怀疑今天咖啡馆里是不是没开空调,她将脱下来挂在椅背上的外套重新穿上,肚子里传来微微的疼痛感觉,想是

  • 无良王爷狂傲妃第3章在线阅读

    方细水赶着上课,快步走到了前面。郑逐流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色套装,不近不远的跟在方细水的后面。有一只灵跟在自己后面,还是一只可怕的灵,方细水总觉得心里有些瘆得慌。她放慢了步子,身后的人也放慢了步子。方细水转了转眼珠,忽的一下回过头,蹦到郑逐流面前,瞪大了眼睛:“你跟着我干嘛,我告诉你晚上的时候我可不怕你

  • 和前任复合后我爆红 [参赛作品]之第二章

    一场好戏就这么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其他人也失去兴致,食堂又恢复吵闹。等谢穆之跟曲软软相继走了,庄文才敢端着早就点好的午餐过来找槿染。左右打量两眼,见没那么多人关注这里了,庄文一脸钦佩的小声道,“卧槽兄弟,你是真的刚呀!撬谢少的墙角就算了,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刚刚他离得有点远,看不太真切,只瞧见曲软

  • 易医在星际第八章

    弗朗西斯在此之前从来没见过麦考夫的幼弟——夏洛克福尔摩斯,却听过他常常抱怨自己的弟弟有多么多么中二和不服管教。今天这么一见,夏洛克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欠揍。“您好,弗朗西斯公主殿下,菲利普女士。”作为探长雷斯垂德当然认得弗朗西斯和扎拉,他觉得简直头都要大了,作为皇室成员扯进了连环谋杀案,可想而知这会继约

  • 我!只是一个说相声的第一章在线阅读

    泰山之巅凌晨两点。“尼玛!太坑爹了!以后谁再跟我说半夜登山等日出很浪漫哥跟他拼了!”一个微胖的青年穿着厚厚的军大衣一边擦着鼻涕一边小声的嘟囔道,一条线般的眼睛贼溜溜的快速的四下瞅了瞅,看到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就随意将手里的纸巾扔到了地上,然后双手合十闭目低声忏悔道:“罪过罪过!额米头发!神爱世人,亲爱的

  • 末世女配之驯兽师之危机四伏(3)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接通电话传来黄毛的声音:“豪哥在哪呢?”一个冷冷的声音回道:“你在非光路等着,人到了我给你打电话,”说罢挂断电话…………苏慧回到家默默地回到自己的卧室,苏母在跟苏父小声交谈苏母道:“苏慧这丫头是不是谈恋爱了?为什么不请人进来坐坐?都到家门口了”苏父道:“你又不是不知道苏慧的性格

  • 快穿之轮回百世之山海长右倚青木(1)

    2016年十一月一号天朗气清。前往云南昆明的飞机上一名俊美的男子神色复杂的看着坐在他旁边的白衣女子。“老板娘,你是不是会预言?”昨天他接到两个电话,一个是负责那项考古项目的老教授打来的,说是这次的项目就不用他出马了,将他调到了一个月后一个更大的项目,但这次该给的钱还是会给他让他安心在家或出去散散心旅

  • 乌托邦第九章在线阅读

    “荣纯君很厉害呢~”泽村刚刚投完小春和降谷就凑了过来,降谷配合的点了点头。“哇哈哈~”泽村叉腰表示得意,这段时间的训练还是很有效的虽然将军不让自己和御幸他们做蹲捕训练但是每天为了控制自己直球的轨道可是做了很多投球练习的——这个是只有监督他们才知道的事情,泽村的直球是刻意训练过的如果不控制路线的话会因

  • 忘川笔记在线阅读序

    一.木台上响起了悲壮的歌声:“总说人间无畏,高歌勿忘喜悲。”“英雄的血与泪,才有神州之巍。”这是一段唱词的末尾,说书人总是喜欢以这种看起来恢弘的歌词作为一场戏曲之后的余味。唱罢过后席间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而在这个热络的氛围中,一个青衣小厮拖着褐色木盘从帘子后面走出,躬腰赔笑按照座次收取“润喉费”,

  • 撩了男主还想跑?(穿书)维护

    有人去探朱大龙的鼻息,有人去空旷处大声向四周喊话传播消息。程苏一个同族的大哥刚将朱大龙背上背,方小娥就赶过来了。她没有哭,可脸上斑驳的泪痕很明显。一番折腾,帮忙的众人都累的不行,略略安慰了方小娥几句,没再多话了,喘着粗气互相搀扶着下山去。程苏也很累,她这身体这两天经历的事情比常规干活的队员们多多了,